州島風光依舊美好,觀光客依舊絡繹不絕,朴正洙依舊為了工作而前來,不同於第一次,這次金鐘雲也同行了,帶著與他交往兩年的銀幕女朋友─文根英,就在自己面前親蜜的牽手,刺得朴正洙眼睛生生發疼。

 

 

「正洙哥……」李東海輕聲的呼喚,才把朴正洙遊走的靈魂叫了回來。

 

「怎麼了?」朴正洙望向一旁滿臉寫著歉意的李東海。

 

「我不知道鐘雲哥會帶他女朋友來……

 

「沒關係,他跟誰來都不重要。」朴正洙淺淺的莞爾道:「反正我們是來工作的!」語罷,朴正洙拎著自己的行李,走進飯店大廳,為所有人辦入住事宜。

 

李東海凝視著正洙站在櫃台前單薄的背影,眉頭攢緊,內心湧起無比的愧疚感。

 

「你到底在打什麼如意算盤?」李赫宰忽然出現在東海身邊,語氣像偵探般質問。

 

「我……」東海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

 

「東海,我以為你會替正洙哥推掉這份工作。」晟敏滿臉凝重,朝東海徐徐走來說道。

 

「我只是想要讓正洙哥跟鐘雲哥單獨見個面……」東海宛如做錯事情的孩子般,重重的低下頭反省。「怎麼知道鐘雲哥讓他女朋友來當MV的女主角……

 

「正洙哥的事情,我們外人是不好插手的。」晟敏了解東海的期望,當初朴正洙跟金鐘雲分手時,自己也多希望他們倆能破鏡重圓,但兩個年頭過去了,兩個人沒有任何交集與見面,喜歡的那份心情,也許早已過了保存期限。

 

「正洙哥不是常常跟我們說要公私分明嗎?別把自己的感情帶到工作上。」赫宰吐了口氣,無奈的拍了拍東海的肩頭。

 

「可是……」東海原本想反駁,但看見金鐘雲跟女友親膩的摟摟抱抱,所有話語全梗在喉嚨,這些事情都是他始料未及,金鐘雲的冷漠及朴正洙的沉著。

 

朴正洙朝李東海等人迎面走了過來道:「入住完了,這是房間鑰匙。」一面將鑰匙遞給東海、晟敏及赫宰,一面說道:「剩下的鑰匙幫我分下去,告訴大家一個小時後要集合布置拍攝現場。」語罷,朴正洙便提著自己的行李,兀自的離開。

 

東海只能愣愣的目送朴正洙離去,低頭望著手掌上的鑰匙,攢起眉頭,嘆了好長一口氣。

 

飯店的單人房很空曠,軟綿的大床可媲美雙人床的大小,乾濕分離的浴室還有著適合泡澡的浴缸,浴缸旁是斗大的落地窗收盡濟州島海岸的美景,要不是這次所有費用都由金鐘雲的經紀公司一手包下,朴正洙怎麼捨得住在這麼高級的飯店,只為了兩天拍攝的音樂錄影帶。

 

朴正洙隨意將行李丟至床上,不想一個人待在房間,打算先去吹吹海風讓自己更清醒些,在去音樂錄影帶拍攝地點勘查。

 

朴正洙前腳剛抵達隸屬飯店的高爾夫球場,不遠處即看見熟悉的一男一女背影站在觀海視角的最佳位置,朴正洙不禁苦笑,老天怎愛拿他開玩笑,如果命中注定的緣分是強迫他跟金鐘雲非見面不可,那為什麼偏偏要讓他看見如此痛徹心扉的畫面?

 

朴正洙愣愣的望著金鐘雲的背影,自然沒察覺到身後有人逼近,突然耳邊傳來低沉帶點磁性的聲音:「呦~正洙哥!」語畢還不忘吹口氣。

 

朴正洙立馬回了神,摀住敏感的耳朵,愕然的張大雙眼瞪著一臉若無其事的曹圭賢:「你、你、你做什麼?」

 

看著朴正洙刷紅的臉蛋,曹圭賢更是得意的笑了:「叫正洙哥回神啊!」

 

「這是哪門子的叫法?」

 

無視朴正洙的不滿,曹圭賢循著正洙的視線探過去:「正洙哥在看什麼?」

 

說時遲那時快,朴正洙單手遮住曹圭賢的雙眼,強行將他拖走,一邊解釋:「沒什麼,只是想看海而已。」

 

「只是看海而已,為什麼不給我看?」曹圭賢走得有點踉蹌,要不是朴正洙另一隻手環住他的腰,他還可能會跌倒。

 

轉身離開的朴正洙,自然不知道在他離去時,金鐘雲也回過頭望著他漸遠的背影消失在彼端。

 

 

#      #      #

 

 

金鐘雲這次專輯改變以往的風格,撇除視覺系造型的叛逆形象,主打歌不同以往的搖滾曲風,而是以抒情柔和的曲調,唱出分手後的男女朋友,男生無法挽回心愛女子,悲痛傷心的失戀歌曲。

 

朴正洙單手托著下巴,聚精會神盯著眼前的小螢幕,其他人不禁各個屏住氣息,導演散發出來的氣場實在有些可怕。

 

金鐘雲從遠方快速駛著敞篷車而來,開到女主角身旁緊急剎車,帥氣的走下車,甩上車門,女主角眼角餘光明明看見,仍故作忽視。

 

金鐘雲一個箭步衝上前,捉住女主角的手,女生因受到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感到驚嚇,回頭瞪向金鐘雲,卻對上金鐘雲面無表情的俊臉。

 

朴正洙嘆了一口氣,大聲喊:「卡!重來!」

 

金鐘雲輕輕的放下文根英的手腕,這一幕已經不知道被朴正洙喊卡幾次,金鐘雲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因為NG次數過多,金鐘雲顯得有點不耐煩,甚至不願意轉身面對身後的朴正洙。

 

「鐘雲哥,沒事吧?」文根英瞧見金鐘雲臉色有些不好看,關心的問。

 

金鐘雲勉強給文根英一個溫柔的微笑道:「嗯,沒事。」

 

「這次導演比較嚴格,沒關係的,鐘雲哥畢竟本來就不是演員,別太在意。」

 

「嗯。」

 

當金鐘雲做好心理準備要重新再來一次,身後傳來朴正洙的聲音:「現在我有事情想先請教藝聲先生。」

 

金鐘雲收起不悅的神情,這才迫不得已轉過身瞅著朴正洙:「什麼事?」

 

「這幾次藝聲先生的表現出乎我意料的不好,與女主角對望時應該更加含情脈脈,眼神要散發出『妳別走』的強烈情緒,而不是面無表情。」

 

「好,我知道了。」

 

「請問藝聲先生,你有過失戀的經驗嗎?如果有會更好入戲。」

 

金鐘雲愣了半晌,冷靜簡潔的回答:「沒有。」

 

朴正洙輕輕的笑了一聲說道:「是嗎?那讓我來告訴你好了。」

 

金鐘雲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得看著朴正洙。

 

「睡不著覺,吃不下飯是基本,從沒想過會跟愛過的人變為陌生人,跟別人也不能表露太多,怕那個人知道後會罵自己,所以只能獨自一個人哭,因為已經沒有人會來替自己抹掉眼淚。」朴正洙臉上沒有任何情緒,甚至看起來格外平靜,但講起話來卻十分鏗鏘有力,狠狠敲擊著金鐘雲的心,也不禁讓其他工作人員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只能不斷告訴自己,『我們結束了,我們分手了』,總想起以前相愛過的記憶,,但越是那樣,越難抹掉那些回憶,日子又會一天天的過去。分開的確痛苦,可真正心痛的是,那個人好像從來沒想過我,好像只有我這樣難受痛苦,而那個人早已忘了我,只感覺到幸福。真的只剩想死的心,又不能死,因為怕自己死了,會永遠見不到那個人。」

 

金鐘雲面不改色的聽著朴正洙的話,但緊緊握住的拳頭似乎在隱忍什麼,壓抑著不為人知的情緒。

 

「這樣你懂了嗎?」朴正洙冷冷的看向金鐘雲,金鐘雲不回答,只用強烈的眼神狠狠的來回掃過朴正洙。

 

「先這樣,休息二十分鐘,等等繼續拍。」朴正洙拍了拍手,化解這緊繃的氛圍。

 

一聽見朴正洙喊出休息,金鐘雲飛也似的掉頭就走,連朴正洙一眼都不想再看見,跟在後頭的文根英不明所以,只是愣愣的追上快步離去的金鐘雲。

 

李東海蹲下身,似乎十分自責,李赫宰耐心的安慰,而李晟敏遞了一杯飲料哄東海開心,要他別多想,正洙哥只是對工作要求高一點,想要拍出好畫面才會這樣。

 

曹圭賢目送朴正洙漸遠的背影,原本想追上去的念頭,於看見朴正洙似乎在抹淚的模樣而打消,現在朴正洙脆弱的樣子,應該是不想被任何人看到,包括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