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正洙愣愣的盯著眼前白色信封用黑字寫著斗大的“辭呈”二字,徐徐的抬起頭,眼前是哭得梨花帶雨的攝影助理─尹雅英,面對女人眼淚本身就很沒轍的朴正洙,更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情況。

 

 

「雅英,這個是……」朴正洙唯唯諾諾的問,怎知他一開口,尹雅英哭得更加悽慘,旁人若不知,還以為這老闆在欺負員工。

 

「對不起,正洙哥!對不起!對不起!」

 

「我沒有要妳道歉,我只想問現在是怎麼回事?」朴正洙急得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趕緊安撫尹雅英不平穩的情緒。

 

「因為我那天用了你的電腦,不小心將藝聲的音源流洩出去,結果藝聲跑來怪正洙哥,對不起!正洙哥!」尹雅英仍是哭哭啼啼的說道。

 

「那件事情,妳就別放在心上了,沒事的。」朴正洙給尹雅英一個溫柔的笑靨,卻讓她更加自責,眼淚掉得更兇。

 

「不行明明是我的錯,居然害到正洙哥,不能讓正洙哥扛下所有責任,所以我才作出這個決定……」尹雅英一面哽咽的抹淚,一面說道。

 

其實朴正洙真的很想告訴她,當領導的人,為居前方不僅是要帶領大家,也是要保護大家,這一點誤會對朴正洙來說,都只是家常便飯,偏偏這件事卻跟金鐘雲有關,朴正洙更覺得肩膀上的擔子更沉了。

 

「雅英,真的沒關係,妳別這麼自責。」朴正洙還是好聲好氣的安慰。

 

「正洙哥,拜託,你收下我的辭呈吧!這樣我良心才不會受到那麼嚴厲的苛責……」尹雅英抽抽噎噎的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朴正洙覺得在這麼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伸手拿起尹雅英的辭呈。

 

「這段日子,謝謝正洙哥的照顧。」尹雅英深深的行了九十度的大禮。

 

「我把這收下了,妳就好好回去休息吧!」

 

「是我知道了……」尹雅英抿緊下唇,語帶哽咽的答應。

 

「下星期記得還要回來上班啊!花一個星期反省,夠久了吧?」朴正洙淺淺的笑了,仿若天使般純真善良的笑容。

 

朴正洙話一落,尹雅英喜極而泣,不斷向朴正洙道謝:「正洙哥,謝謝你!謝謝你!」

 

「那快去休息吧!」

 

尹雅英離開前仍再三道謝,朴正洙不忘提醒她還要記得回來上班,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看著尹雅英離去的身影,朴正洙淡然的微笑。

 

沒一會兒,李東海再次魯莽的衝進朴正洙的辦公室,驚慌失措的神情寫滿他臉上,朴正洙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便被李東海拽出辦公室,直接推進會議室。

 

會議室瀰漫著詭譎的氛圍,裏頭只有李晟敏、李赫宰跟曹圭賢,三個人看起來不像開會,表情甚至一個比一個凝重,朴正洙不禁吞了吞口水。

 

「怎麼了?」開口詢問的是被這四個人弄得一頭霧水的朴正洙。

 

「哥,你看一下。」李赫宰擰了擰眉頭,手指著晟敏面前的電腦螢幕。

 

晟敏為了方便朴正洙觀看,將螢幕轉了個方向,直直面對著朴正洙。

 

朴正洙認真的閱讀螢幕顯示的網頁文字,方讀了第一行,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聞斗大的標題“藝聲新專輯歌曲剽竊音樂系大學生創作”,朴正洙遮住自己張開的大嘴,這消息仿佛晴天霹靂。

 

朴正洙瞭解自身作品被傳出剽竊,是多麼傷害一個創作者的自尊心,不管消息是真是假,皆會在大眾的眼裡留下永不抹滅失敗者的烙印,因此,一蹶不振的人也不為少數。

 

「正洙哥這該怎麼辦?」李東海窺視著朴正洙的表情,看起來十分冷靜,但臉頰沁出的汗水卻成了強烈對比。

 

「我也不知道……」朴正洙口氣裡遮掩不住慌張。

 

不僅新專輯音源被外洩,甚至連歌曲也被傳出剽竊,這一連串帶來的傷害,金鐘雲一個人要怎麼撐住,思及此,朴正洙再也無法定下心來。

 

曹圭賢扳過朴正洙面前的電腦,滑鼠點了網頁上的音樂連結,開始聽著遭新聞抹黑剽竊的歌曲,不知為何覺得這歌的旋律特別熟悉,眉頭不自覺的湊近。

 

「圭賢,怎麼了?」察覺圭賢的不對勁,晟敏探頭過來問。

 

「晟敏哥,我一直覺得這首歌好耳熟。」圭賢揚起頭,盯著晟敏說道。

 

「耳熟?是聽過原曲嗎?」

 

「可能吧……

 

當曹圭賢正想跟朴正洙講這件事時,才赫然發現朴正洙早已不在會議室裡了。

 

 

#      #      #

 

 

金鐘雲手指頭一一按壓著黑白琴鍵,單音旋律從巨大的黑色鋼琴中流洩而出,沒幾下金鐘雲的動作嘎然停止,只聽見眾多琴鍵一次敲擊的聲響,金鐘雲整個人趴在琴上。

 

這是上天給自己的懲罰嗎?懲罰自己利用別人遺忘感情;懲罰不肯誠實面對自己真正的心,給身邊的人太多太多傷害,如今要自己一次還清嗎?

 

許久,金鐘雲才緩緩的起身,赫然發現門口站了一個很熟悉的人影。

 

金鐘雲乾眨了眨眼,確定了好幾次才肯定自己沒看錯,趕緊做好表情控管,面無表情問:「你怎麼進來的?」

 

「請韓庚讓我進來的。」朴正洙表情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出乎金鐘雲意料的沉著與冷靜。

 

金鐘雲皺了皺眉頭,繼續問:「那你怎麼來了?」

 

「我……」頓時間,朴正洙不知道該如何說明,他是擔心金鐘雲,但要站在什麼立場,音源洩漏早就被誤會成自己,唯一勉強的交集是他拍攝金鐘雲的音樂錄影帶,僅此而已,這些卻不能構成合理的解釋。

 

金鐘雲面色愈發愈沉,朴正洙看得更加不知所措,他害怕下一秒金鐘雲驅趕自己,既然找不到任何理由,只好實話實說:「因為我擔心你……

 

「擔心我?」金鐘雲的表情沒有朴正洙想像的那麼難看,至少真的是困惑。

 

「我看到新聞了所以擔心你……

 

「是嗎?」金鐘雲笑得十分慘澹,沒了先前如刺蝟般的警惕及冷酷。

 

「你還好吧?」

 

「你會看不起我嗎?」

 

「你真的是剽竊嗎?」朴正洙小心翼翼的問道。

 

金鐘雲無奈的笑了一聲說:「如果我說不是,你會相信嗎?」

 

「我相信你對音樂的熱忱。」朴正洙信誓旦旦,十分堅毅的說道,露出他暖心的甜美微笑。

 

金鐘雲很久沒看見朴正洙這樣對自己笑了,心頭一時收緊,趕緊撇過頭,傻愣愣的盯著黑白相間的琴鍵。

 

「所以你沒事吧?」朴正洙試探性的詢問。

 

見金鐘雲無動於衷,朴正洙正想移動腳步之際,忽然傳來金鐘雲的聲音:「正洙……

 

這一喊,讓朴正洙整個人完全亂了心緒,他已經好久沒聽見金鐘雲如此喊過自己的名字,甚至這麼一喊,讓朴正洙有股想哭的衝動,但他吸了吸鼻子,強迫淚水往肚子裡吞,他不能在有金鐘雲的地方展現自己的柔弱,更不能讓他知道,自己還深深愛戀著他。

 

朴正洙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逃避了兩年的感情,以為距離跟時間是最佳的良藥,偏偏重新與金鐘雲再次見面,壓抑已久的情感瞬間爆發,他也試著愛上女人,試著忘記一切,但心中總有一塊角落,始終惦記著金鐘雲。

 

那些情緒跟英雲分手後,是截然不同,英雲他能淡忘,但金鐘雲三個字卻狠狠的烙印在他心上,想抹也抹不掉。

 

朴正洙重新順好氣,整理好情緒,故作鎮定的回答:「怎麼了?」

 

「別走……」其實簡短的二字,裡面似乎包含了很多涵義,但朴正洙聽不出來,更不敢擅自妄想,傻傻的當作金鐘雲只是要求自己現在別離開。

 

「嗯……」朴正洙還是應允,找了金鐘雲身後的位置席地而坐。

 

金鐘雲不再多話,手指靈活的遊走於琴鍵上,清新舒服的旋律,如流水般順暢,輕閉著眼都能感受到雨水輕打於樹葉上譜出扣人心弦的歌曲,朴正洙最懷念又最愛的那首─Kiss The Rain

 

朴正洙突然很慶幸自己位於金鐘雲的死角,因為他看不到現在淚流滿面的自己。

 

回憶有時如一把銳利的劍,深深刻畫於心板上,告訴你甜蜜開心之餘,不忘時時刻刻提醒你現實的殘酷。

 

有些失去是注定,有些緣份是永遠不會有結果。

 

鐘雲,我們也是如此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