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正洙豎起耳朵認真聆聽電腦內播放的歌曲,帶點淡淡悲傷的旋律與歌詞字裡行間唱出分手後的痛苦,跟金鐘雲專輯收錄的歌曲一模一樣,但歌曲這沉穩迷人的嗓音,朴正洙分辨得出來,不是金鐘雲的聲音,卻很熟悉。

 

 

朴正洙拿起桌上裝著CD的空盒子仔細盱衡了好幾遍,沒有任何封面與裝飾,單純就是個透明放置光碟的盒子。

 

用滑鼠關閉了音樂播放程式,朴正洙困惑的盯著眼前的曹圭賢,這張光碟就是曹圭賢交給自己,他沒多說什麼,一進辦公室直接遞到朴正洙桌上,說了句“聽聽看”後再也沒講話,安安靜靜得望著朴正洙的反應。

 

「怎麼突然給我聽這個?」

 

「因為我這邊有原曲。」

 

「果真是剽竊嗎?」朴正洙還是不可置信,擰緊眉,盼望曹圭賢給自己一個否定的答案。

 

但曹圭賢的回答卻讓朴正洙失望,更加告知他現實的真相:「是啊!」

 

朴正洙嘆了一口氣,繼續詢問:「你這張光碟哪來的?」

 

「我自己的。」曹圭賢的回答沒有任何高低起伏。

 

「裡面的歌曲跟這次藝聲新專輯的歌曲完全一樣難道那個音樂系大學生是你?」說不吃驚是騙人的,雖然朴正洙早就知道曹圭賢音樂的才華十分洋溢,表現十分亮眼,因為新聞的“音樂系大學生”讓他沒猜想過,這首歌曲的原創者就是曹圭賢。

 

「是啊,這是我大學畢業那年的作品。」曹圭賢顯得十分淡然,沒有作品遭到盜竊原創者該有的憤怒與不滿。

 

「那你的作品怎麼會流到藝聲手裡?」

 

「我把這曲子送給朋友,沒想到他居然做出這種事?」曹圭賢無奈的吐口氣。

 

藝聲最新專輯裏頭以自身創作歌曲居多,但仍是有幾首是向其他作曲家邀歌,那麼極小的機率偏偏讓金鐘雲中獎了,剛好挑到拿著曹圭賢創作歌曲四處賣人的作曲家,給他一個可以大炒新聞又敲藝人一筆竹槓的機會。

 

「正洙哥,我要去找他,你要一起去嗎?」

 

「等一下,你為什麼要幫藝聲?」朴正洙百思不得其解,曹圭賢跟金鐘雲完全沒有交集,為什麼他願意幫助藝聲?

 

 

因為我不想再看見正洙哥為了他擔心難過……

 

 

曹圭賢平淡的笑了笑,抹去腦袋中一閃而過的想法,用讓人較信服的說法告訴朴正洙:「畢竟我是歌曲的原創者,這樣擅自被盜用,當然很不高興,想親自去問他,了解一下情況。」

 

「怕你亂來,我跟你去!」朴正洙站起身,離開辦公桌,走往沙發,順手拿起掛於沙發上的外套說道。

 

「我又不會把對方給吃了!」曹圭賢覺得無奈又好笑。

 

「不管,我就是要跟你去。」

 

比起憤怒,朴正洙感受不太到曹圭賢極度不高興的心情,或者說比起生氣更多是悲傷,雖然畢竟自己作品被盜用,論誰都會有一絲不愉快,怕曹圭賢一衝動會做了蠢事,朴正洙覺得自己還是跟著他去會比較好。

 

曹圭賢望著朴正洙穿著外套的身影,心情有些五味雜陳。

 

 

#      #      #

 

 

曹圭賢帶著朴正洙來到人聲鼎沸的鬧區,拐過無數個小巷弄,朴正洙被搞得失去方向感,只能愣愣的跟在曹圭賢屁股後頭,最後走進一個十分不起眼的錄音室。

 

錄音室內除了一名埋頭作曲的女人,再也沒有其他人,簡陋的設備讓朴正洙這個音樂門外漢一看就知道,女人似乎察覺身後有人走進來,轉過椅子面對門口,視線一對上曹圭賢的瞬間,先是詫異的瞪大,沒多久便嫣然一笑。

 

「圭賢,好久不見。」女子訕訕的笑了,久違的問候。

 

「妳還有臉面對我?鄭秀英。」曹圭賢冷冷的回應。

 

「你是指哪件事?」鄭秀英單手托著臉,雙腿交疊,笑得更燦爛的問。

 

「妳還跟我裝傻?」曹圭賢口氣明顯差了,勉強從牙縫中擠出這句話。

 

這時朴正洙才完完全全感受到曹圭賢壓抑已久的怒氣,默默的伸手握住曹圭賢的手腕,即使知道曹圭賢不可能動手打女人,但還是確保一點比較安全。

 

鄭秀英瞇起眼瞅著朴正洙捉住圭賢的手,抬起眼簾仔細打量了一下朴正洙,戲謔的笑著說:「你的興趣還是沒變,這次的對象還挺美的。」

 

「呀,妳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曹圭賢最終還是壓不下憤怒,大聲吼了出去。

 

見狀,朴正洙更是加重手的力道,手腕傳來些許的疼痛使曹圭賢清醒了不少,他完全沒料想到鄭秀英會提到朴正洙,讓他不小心失去的方寸,望見朴正洙憂心忡忡的臉孔,曹圭賢才猛然發現自己忘記一開始來這裡的目的。

 

曹圭賢靜下心來,再次沉穩冷靜的說道:「我不是要來跟妳吵這個,沒經過我同意就擅自拿我作的曲子四處賣人,妳做為創作者的初心在哪?」

 

「初心?你想笑掉我的大牙嗎?」鄭秀英扯了一個完全不符合她秀氣面容的難看笑容。「都沒錢養活自己,哪來閒情逸致談論初心?」

 

曹圭賢扳了一張臉,沒有任何表情,但四周散發出的氣場,讓朴正洙知道他內心燃燒著一股冰冷的火焰,不自覺緊緊勾住曹圭賢的手。

 

「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創作天才,好嗎?」鄭秀英的臉孔逐漸扭曲,紅著眼睛憤恨的說道。「我已經江郎才盡,為了養活自己只能偷竊你的歌,我只需要錢,其他什麼都不需要。反正,你歌都給我了,要怎麼用都是我的自由吧?」

 

「這歌是當初畢業送給妳的禮物,我們的友情只有建立在金錢上面嗎?」曹圭賢蹙眉,淡然的說道。

 

「為了生活,我必須不擇手段,給了那麼多歌手,剛好藝聲那個倒楣鬼愛上你的歌,讓我賺了不少錢。」鄭秀英想起口袋進帳的錢,臉頓時和悅了不少。「曹圭賢,我們畢業也幾個年頭過了,在社會的洗禮下也該知道現實的殘酷,只有錢是誠實的,我們早就過了那個談談夢想,做白日夢的年紀了。」

 

「妳變了……」曹圭賢緩緩吐出這句話,眼神裡流露出些許哀傷,更帶著一絲憐憫。

 

「是啊,我變了,是環境逼我改變。」鄭秀英沒了先前氣勢凌人的怒氣,只是轉過椅子背對著曹圭賢跟朴正洙。

 

曹圭賢也回過身準備離開,朴正洙立刻回過神,跟上曹圭賢快速離去的腳步。

 

當曹圭賢推開門之際,鄭秀英突然出聲,帶了一絲哽咽道:「圭賢人無時無刻都在改變……

 

曹圭賢沒給予回應,逕自的推開門離去,朴正洙不知道該去安慰她,還是追上曹圭賢,躊躇了一會兒,才努力追趕圭賢的背影。

 

「圭賢,走慢點,我跟不上。」朴正洙依舊小跑步跟在曹圭賢身後,聽見朴正洙氣喘吁吁的聲音,曹圭賢才慢了步伐,最後停下。

 

「正洙哥,對不起,好像沒有什麼收穫。」曹圭賢這時才轉過身來,臉上沒了平日常有的嘻皮笑臉,而是十分嚴肅的說道。

 

「不,她說那首曲子給了很多歌手,我們只要找到其他歌手出來作證,他們也收到一樣的歌曲,然後只要你肯授權給藝聲,我相信事情一定可以解決的。」

 

「哥……」曹圭賢這聲喚得很輕柔。

 

「怎麼了?」朴正洙抬起頭仰望比自己高出一小截的曹圭賢。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事?」

 

「為什麼你要這麼積極的幫藝聲?」

 

朴正洙愣了愣,似乎預料到曹圭賢會這麼問,他露出招牌的梨渦淺笑說道:「因為覺得很愧疚吧?把他的音源洩漏出去的確是我不對,所以才想要補償他吧!」

 

聰明如曹圭賢,他怎麼會沒看出來,每次朴正洙談及金鐘雲,縱使口氣是平穩冷淡,但眼中流露出的那絲溫柔帶點愛慕,讓曹圭賢覺得十分不甘心。

 

曹圭賢向前跨了一步,將朴正洙擁進懷裡,頭埋在他的肩窩上,悶悶的說道:「哥,讓我抱一下……

 

「圭賢,沒事的,有我在你身邊。」朴正洙輕輕拍著曹圭賢的背,溫柔的安撫,卻不知道這樣子讓曹圭賢更加心痛,痛的不是被剽竊的歌曲,而是朴正洙早已被偷走的心。

 

曹圭賢稍稍收緊雙臂,這就一刻,他不想讓朴正洙離開自己的身邊,他知道朴正洙永遠不會屬於自己,自己還沒跟對方爭,就輸在起跑點上,偶爾會怨恨上天怎麼不讓他更早與朴正洙相遇。

 

 

即使兩人現在距離十分相近,曹圭賢仍覺得朴正洙站在很遙遠的地方,自己怎麼伸手都觸碰不到。

 

 

世界上最遙遠的愛情,不是兩人相距南北兩端,也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你愛他,他卻不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