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朦朧朧中意識逐漸回到身上,朴正洙緩緩張開眼,長長的睫毛上下搧動了好幾次,模糊的視線總算變得清晰,卻也清楚的看見金鐘雲放大好幾倍的臉龐,他一臉寵溺的盯著自己。

 

 

「醒啦?」金鐘雲唇角勾起淺淺的微笑,寵溺的輕撫著朴正洙的頭髮。

 

「嗯……」還帶了一點起床呆的回應。

 

「還要在睡一會兒嗎?」

 

「不、不用了……」望見金鐘雲結實平坦的胸膛,再看看自己被子底下光溜溜的身體,突然憶起幾個小時前的翻雲覆雨,朴正洙不禁紅了一張小臉蛋。

 

瞧見雙頰泛起些微紅暈的朴正洙,金鐘雲覺得格外可愛,忍不住於朴正洙臉頰上落了一個吻。

 

這時,朴正洙發覺自己不小心把金鐘雲的手臂當作枕頭睡著了,趕緊移開且說:「啊對不起手麻了吧?」

 

金鐘雲立刻制止朴正洙,一手摟住他的腰際,溫柔的說道:「一點都不麻,你別走。」

 

「不會走,只是挪個位置。」

 

「拜託!正洙,不要再離開我了……」金鐘雲將朴正洙拉近,一手緊緊摟著朴正洙纖細的腰,另一手則壓在朴正洙毛茸茸的頭上。

 

「鐘雲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知道……

 

「所以……

 

「我自己桶出來的簍子,我會自己收拾,只要你別離開我,什麼都可以。」金鐘雲溫柔的吻了朴正洙的雙眼,順著完美的鼻樑,最後印在紅潤的唇上。「給我最後一次機會,好不好?」

 

「鐘雲……

 

「相信我,好嗎?」

 

「嗯……」因為金鐘雲的話,朴正洙鼻酸的吸了吸鼻子。

 

他盼望這個日子多久了?自從金鐘雲離開後,朴正洙不敢擅自妄想金鐘雲會回頭,甚至回到自己身邊,如今,金鐘雲確確切切待在自己身旁,還要求自己別離開,讓朴正洙不禁想哭,原來等待的不只有自己,原來被困在那個甜蜜回憶的不只有自己,金鐘雲也是。

 

突然傳來的敲門聲將他們從兩人世界拉回,金鐘雲趕緊應了一聲:「怎麼了?」

 

韓庚隔著門說道:「在中他們從日本回來,說想跟我們喝一杯。」

 

「現在?」

 

「等等吧,他們也才剛回到宿舍,說買了不少酒跟伴手禮要給我們。」

 

「好,知道了。」

 

「那等等來客廳就行了。」語罷便能聽見韓庚跫音漸遠。

 

金鐘雲撥弄一下仍躺在自己手臂上正洙的瀏海,於他的額頭上落了一吻,溫柔的讓朴正洙躺回軟綿綿的枕頭上,自己下床先穿好衣服。

 

「對了,你母親現在還好嗎?」金鐘雲將褲子穿好後,且彎腰收拾散落一地凌亂的衣服且問。

 

「嗯,好多了……」朴正洙窩在被子裡,露出兩顆如小鹿斑比圓黑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盯著金鐘雲一舉一動。「對了,你到底是從哪知道這事?」

 

「我不是說了,誰跟我說都不重要嗎?」金鐘雲抬起頭給朴正洙一個溫暖的笑顏道:「重要的是你現在回到我身邊了。」

 

聞見金鐘雲的話,朴正洙雙頰又緩緩泛上紅暈,還一路紅到耳根去,看得金鐘雲心底格外開心。

 

回過頭,凝視著被自己扯壞的襯衫,上面一整排扣子消失得無影無蹤,金鐘雲苦笑了一聲,從自己櫃子找了一件休閒帽T遞到朴正洙面前。

 

「你又扯壞我的衣服了?」朴正洙這時才起身,接過金鐘雲遞來的衣服,無奈的嘆了口氣問。

 

「對不起……」金鐘雲像做錯事的孩子,低頭反省。

 

「唉唉從以前就這樣……」朴正洙套上金鐘雲遞過來的休閒帽T,口中仍念念有詞。「不要每做一次就壞一件,就算我襯衫再多也不夠穿了……

 

「我再買一件賠你嘛!」

 

「算了吧!」朴正洙不領情的擺擺手,起身走下床找自己的牛仔褲。

 

金鐘雲的帽T很寬鬆,下擺垂到朴正洙白皙的大腿間,金鐘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前朴正洙秀色可餐的模樣,看得金鐘雲心癢難耐。

 

朴正洙走到金鐘雲面前,他手臂上掛著自己的牛仔褲,趕緊搶過那條褲子,準備穿上的時候,雙手被金鐘雲制止,一個使勁又將朴正洙拉回懷裡。

 

「我要穿褲子,放開我!」朴正洙不安份的掙扎。

 

「正洙,你不知道你這樣很誘人嗎?」金鐘雲舔了舔朴正洙的耳廓,一手滑進寬鬆的衣服內接觸細緻滑膩的肌膚,敏感如朴正洙又是一身輕顫。

 

朴正洙明顯感受到金鐘雲再次微揚起的欲望,卻不知道該如何阻止,霎時,急促的敲門聲宛如救星般打斷兩人。

 

「呀,金鐘雲,你好了沒啊?」這個聲音不像韓庚,是字正腔圓的韓國語,雖然不清楚這個人是誰,但朴正洙非常感謝他。

 

可是金鐘雲就不這麼認為,眉毛抽動了一下,耐著性子道:「金在中,我等等就出去了!」

 

「不要等了,快給我出來!!!」又是伴隨著倉促的敲門,可見這位金在中耐性似乎也沒有很好。

 

金鐘雲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於朴正洙臉頰上落一個響吻:「我們改天繼續吧!」

 

金鐘雲以光速穿完衣服,先去客廳解決剛剛礙事的金在中,朴正洙慢條斯理的一面著裝一面觀察金鐘雲偌大的房間。

 

房間每個角落都充斥著金鐘雲的香味,自己就像是被他擁在懷裡般,朴正洙臉上慢慢勾勒出笑容,這時才真真切切感受到,金鐘雲真的回到自己身邊了。

 

 

#      #      #

 

 

金在中渾黑深邃的大眼直直看著正襟危坐的朴正洙,這赤裸裸的眼神盯得朴正洙渾身不自在,最後那雙眼被兩個手掌各自擋住。

 

「啊!!!!!誰啊?」眼前突然一片黑暗,金在中胡亂揮手囂叫。

 

「你看夠了沒?」金鐘雲再一個使力,將金在中往後拉倒,仿佛在格鬥摔角。

 

「小氣鬼,看一下不行嗎?」金在中一面從沙發上坐起一面不滿的嘟噥。

 

「不行!」金鐘雲站起身,拿起自己盛滿酒的杯子,強行於金在中與朴正洙中間的小小空位擠進去,逼得剛坐好的金在中識相的往旁邊挪出足夠的位置。

 

「你們都幾歲了啊?」韓庚無奈得笑了笑。

 

「算了啦,庚哥,你也知道他們倆總愛拌嘴。」金在中身旁的男子笑著說道,可愛的虎牙微微露出頭,笑容十分稚氣又燦爛。

 

「鄭允浩你閉嘴!」金在中忍不住白了一眼身旁的鄭允浩,但鄭允浩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

 

朴正洙一直覺得很尷尬,畢竟在場除了金鐘雲,其他人都不認識,韓庚勉強算熟一些,原本穿好衣服準備離開,經過客廳時卻被金在中叫住,就這麼的被留下。

 

「那個……」朴正洙真心覺得自己十分格格不入,腦中轉了好幾個藉口,好不容易想到一個比較合理的理由,想開口說道。

 

「你就是正洙哥吧?」金在中自然忽略坐在兩人中間的金鐘雲,探顆頭出來,臉上堆滿笑容問。

 

金在中白皙的肌膚搭上紅潤薄唇勾起迷人的微笑,讓朴正洙看傻了好幾秒,眼前這個人真的除了帥氣外,又很美,腦中想離開的想法瞬間忘得一乾二淨,乖巧的回答:「呃是的……

 

「我是金在中。」雖然從練習生時期就知道朴正洙這號人物,但兩人是頭一次見面,應該有的禮節不可少,金在中自我介紹完,順便也介紹起身旁對朴正洙笑得一臉癡呆的鄭允浩:「這位是鄭允浩。」

 

「在中、允浩,你們好……」朴正洙禮貌的伸出手,被金鐘雲一手握住,十指相扣的拉下。

 

看著金鐘雲的反應,金在中突然湧起一股想惡作劇的欲望,唇角一邊緩緩向上勾勒,竊竊笑道:「原來鐘雲哥把你追回來啦!」

 

「呀,金在中!!!!!」聽見金在中的話,金鐘雲的臉立刻刷紅。

 

無視金鐘雲的咆哮,金在中依然故我,繼續說:「想當初每次跟鐘雲哥喝酒,醉了口中總是念著你的名字呢!」

 

「都過去別說了!」金鐘雲用手試圖遮擋住通紅到快滴血的臉蛋,礙於手太小,也沒能遮到什麼。

 

金在中的話題成功引起朴正洙的注意,他忽略金鐘雲兀自跟在中對話:「哦?在中多說一點,我想聽。」

 

「好啊!現在有很多時間能說給你聽。」在中愜意的啜飲了幾口酒,蓄勢待發想繼續多爆幾個金鐘雲不為人知的料。

 

金鐘雲打算直接摀住金在中嘴之際,口袋手機的震動打斷了他的動作,抽出手機望見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名稱,頓了頓幾秒,幸好朴正洙跟在中等人聊了起來,沒心思注意到自己,金鐘雲趕緊起身找了個安靜的角落接起電話。

 

「喂!?」

 

「鐘雲哥,是我。」另一頭傳來輕柔好聽的女聲,金鐘雲當然知道是誰,是他兩年的銀幕女友,文根英。

 

「嗯,怎麼了?」

 

「剛拍戲結束,突然好想聽你聲音……

 

「嗯……

 

「哥,今天過得怎麼樣?」

 

「在中他們從日本結束活動回來,現在在我宿舍喝酒。」

 

「哥也喝了?」在文根英印象中,金鐘雲幾乎不碰酒的,所以她一直以為金鐘雲是不喜歡喝酒。

 

殊不知金鐘雲是怕自己一喝醉,會把內心最深處的話說出來,因此他從不在文根英面前喝酒,寧願私下找金希澈或韓庚陪自己喝。

 

「喝了幾小杯,因為是在中特地從日本帶回來,不喝會被他念。」

 

「是喔感覺哥很開心呢!」文根英咯咯笑了幾聲說道。

 

「怎麼說?」

 

「因為哥的聲音聽起來很有朝氣啊!」

 

平常跟金鐘雲講電話,多半都是文根英分享今天發生的事情,金鐘雲靜靜的聆聽,偶爾給些反應,明明才幾句簡短的對話,文根英卻能從中察覺金鐘雲的情緒。

 

金鐘雲安靜了下來,仔細想想,原來朴正洙回到自己身邊是讓他那麼開心的一件事,所以連自己語氣都遮掩不住那份高興的情緒。

 

遲遲不見金鐘雲接下句話,文根英還以為自己說錯話,欲開口之際,金鐘雲搶先一步出聲了。

 

「根英……

 

「嗯?」

 

「我知道很突然,但有件事情我想趕快跟你說……

 

「什麼事?」金鐘雲聽得出來文根英的聲音充滿著期待,他忍不住吐了口氣,自己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蛋,總是因為自己的私欲而深深傷害一個人。

 

金鐘雲最終還是鼓起勇氣說道:「我們……分手,好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