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聲專輯的剽竊風波,在李孝利的證詞下洗刷了冤屈,還了他一身清白,而專輯如期發售,更因為剽竊事件讓專輯曝光率大增,在死忠粉絲的支持下,銷售率也為之大幅上升,原先想冷凍藝聲的李秀滿,看見如此漂亮的成績,放棄了念頭,讓藝聲照常前往各大電視台的音樂節目進行專輯宣傳。

 

 

專輯發行的這周末正值藝聲回歸歌謠界的重要時刻,眾多粉絲熬夜排隊,就是為了目睹偶像回歸的那瞬間。

 

藝聲休息室外擺放著粉絲送來的應援食物,還有其他藝人祝賀的大大小小花籃,將早已擠得水洩不通的走廊變得更為擁擠。

 

朴正洙滿頭黑線看著休息室外琳瑯滿目的祝賀物品,在低頭看看自己手上的兩杯咖啡,忽然覺得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不打算顧慮那麼多,朴正洙伸手敲了敲休息室的門,至少他假日播出時間來探望這個大明星,金鐘雲也該知足的偷笑了。

 

休息室的門被打開,門縫探出一條細長的鳳眼,當他對上朴正洙的同時,立刻瞪大,大門也馬上被敞開,只見金鐘雲笑得一臉癡呆,跟臉上美好的妝容成了強烈對比。

 

「快進來、快進來!」金鐘雲趕緊將朴正洙請了進來,朴正洙慢悠悠晃了進去,金鐘雲才帶上門,甚至上了鎖。

 

朴正洙看著休息室也堆滿許多禮物,不知為何覺得很煩躁,將手中的兩杯咖啡遞到金鐘雲面前,酸溜溜的說:「對不起吼,我沒有準備那麼豐富的禮物,只有簡陋的兩杯咖啡。」

 

金鐘雲笑笑的接過朴正洙的咖啡,邊將咖啡擺放至角落沙發前的桌上,邊打趣道:「咖啡比花籃實用多了。」

 

朴正洙反倒十分新奇的左右觀望偌大的休息室,好奇的問:「你一個人用這麼大的休息室?」

 

金鐘雲走近朴正洙身後,雙手環著他的腰際:「是啊!很棒吧?」

 

「就給你一個人用,浪費!」

 

「不會啊,還有韓庚哥,現在又多一個人可以用了。」金鐘雲說話時的熱氣全噴到朴正洙敏感的耳際,讓他不禁瑟縮。

 

「你你要做什麼?」朴正洙開始警惕身後那隻即將狼變的大野狼。

 

「我好餓,想吃你。」金鐘雲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別鬧了,這裡是待機室!」

 

「在待機室也別有一番風味不是嗎?」金鐘雲轉過朴正洙的身子,來面對自己,笑得更加陽光燦爛。

 

「你瘋了?這裡搞不好有攝影機!」朴正洙試圖想制止眼前的瘋子。

 

「我檢查過了,這裡沒有隱藏攝影機。」金鐘雲才不顧朴正洙的想法,一把抱起他,讓他坐到梳妝台上。

 

「等等工作人員會進來……」朴正洙雙手抵在金鐘雲胸膛,仍想說服他。

 

「門我鎖著,連庚哥都進不來的。」金鐘雲笑得好不得意。

 

「等等你可是要上台唱歌啊!」

 

「錄影已經結束了,我會在正式上台前結束的。」

 

「明明之前已經給過你了啊,你怎麼還是到處發情?」朴正洙既委屈又無奈。

 

「兩年間的空白,給那麼一次兩次是不夠的,親愛的正洙。」

 

「你這個欲求不滿的色狼!」朴正洙不滿的抱怨。

 

「在你面前才是,你應該檢討自己為什麼讓我這麼想吃掉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事情?讓我對你這麼愛戀。」語罷,金鐘雲不願再聽朴正洙的不滿,直接掠奪住他的唇,在他溫熱的口腔裡用舌頭搗弄翻攪,盡情吸吮他嘴裡的甜蜜。

 

被金鐘雲吻得暈頭轉向的朴正洙,原本抵在金鐘雲胸膛的手禁不起這吻的攻勢而癱軟了下來,金鐘雲趁勢將雙手撐在朴正洙的大腿兩旁,低頭開始動手準備品嘗美味可口的餐點。

 

隔著朴正洙米白色襯衫,品味起胸前若隱若現的櫻點,衣服教口水濡濕後那櫻紅變得更加誘人,另一手也沒閒著,挑逗著另一邊無人關愛的櫻紅。

 

朴正洙閉著雙眼,頭抵在身後的鏡子上,雙手牢牢握住梳妝台邊緣,下唇抿緊,看起來好難受,讓金鐘雲停下動作,無奈的說道:「正洙,你這個樣子好像我在欺負你……

 

「難道不是嗎?」朴正洙從牙縫中勉強擠出這些話語。

 

金鐘雲掰開朴正洙的雙腿,身體卡在兩腿之間,邪魅的笑道:「我這是在疼愛你。」又是一個或輕或重的吻印在唇上。

 

當金鐘雲離開朴正洙嘴唇時,又聽見朴正洙不滿的說:「你也看一下場合啊!」

 

「這代表我隨時隨地都想愛你。」金鐘雲且說且動手解開朴正洙的褲檔,熟稔的握住逐漸揚起的慾望,身下傳來金鐘雲手的溫度,朴正洙忍不住輕呼了一聲,卻又隱忍的咬住下唇。

 

「待機室的隔音很好,你就別忍了……」金鐘雲惡意的套弄被他把玩於手掌上的慾望。「我喜歡聽正洙的聲音……

 

「混啊啊……」朴正洙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簡短的罵了幾字,癱軟的靠著鏡子支撐身體,被情慾渲染而通紅的臉蛋,看起來格外迷人,還是禁不起金鐘雲的玩弄而叫了出來。

 

「但你愛這個混帳。」金鐘雲加快手中套弄速度,最後朴正洙忍不住將黏稠的乳白色液體全流洩於金鐘雲手上,金鐘雲笑笑的看著手中的液體,朴正洙更加羞紅了臉。

 

「別看了!快擦掉!」朴正洙準備往旁邊抽衛生紙,卻教金鐘雲制止。

 

「正洙,聽話,抬起腰。」金鐘雲充滿磁性低沉的聲音於朴正洙耳邊響起,朴正洙像被蠱惑一樣,乖巧的抬起腰更貼近金鐘雲的下腹,而朴正洙的褲子也因此滑落到地上,金鐘雲趁機將沾滿愛液的手指探進朴正洙的後庭。

 

「啊……」感覺到有異物侵入,朴正洙不適的吼了出來。

 

「正洙,你要幫我脫衣服喔!」

 

朴正洙強忍著身後的不舒適,細心的一件一件退去金鐘雲的打歌服,而金鐘雲也慢慢的在探進第二根手指,朴正洙脫衣服的手不禁頓了一下,原以為幫金鐘雲脫衣服能轉移一下注意力的,看樣子是不行的。

 

「鐘雲……」朴正洙知道金鐘雲是為了自己好,但大火逐漸燃起,讓他十分心癢難耐。

 

「正洙,乖,這是為你好。」金鐘雲也耐著性子幫朴正洙作舒張,沁出的汗水濡濕了金鐘雲早已設計好的髮型,最後待三根手指頭完全進入後,金鐘雲才放心的將手抽了出來。

 

但後穴頓時的空虛感讓朴正洙難耐的扭動著腰,金鐘雲自然曉得朴正洙渴望什麼,拿起正洙的雙手攀到自己肩上,靠著梳妝台的支撐,緩緩將自己的碩大送了進去。

 

「你夾這麼緊,要我怎麼動?」金鐘雲開口。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在朴正洙微微放鬆的時候,金鐘雲又立刻退了出來,不滿足的空虛感再次侵襲朴正洙。「鐘雲快進來……

 

「寶貝,我當然知道。」這次金鐘雲狠狠的挺進,像要把朴正洙貫穿似的,承受不了金鐘雲的攻勢,朴正洙只能緊緊抓住金鐘雲的背,白皙的皮膚都清晰可見朴正洙劃過的紅色指甲痕。

 

「啊……!」朴正洙感受著金鐘雲在他體內律動著,嘴裡流洩出零零碎碎的呻吟聲,像在鼓勵金鐘雲似的。

 

金鐘雲翻過朴正洙的身子,讓他兩手撐著梳妝台,朴正洙透過鏡子看見兩人現在的姿勢,格外的害羞,金鐘雲性感的模樣卻牢牢抓住他的目光,但金鐘雲沒給朴正洙太多閒暇時間觀賞,立刻快速抽送著分身。

 

「鐘……」深深探入身內,這樣的刺激讓朴正洙雙手似乎快支撐不住,金鐘雲一手環住正洙的腰,就怕他跌落,不忘細細親吻朴正洙優美曲線的背。

 

「哈……」金鐘雲加快下身的動作,不斷頂向最深處,滿足朴正洙。

 

「啊….…….再快….快一點……」理智早已被席捲而來的快感給淹沒,現在只剩最初的生理渴望。

 

「啊!」在好幾次猛烈的撞擊之後,一股灼熱的液體釋放於朴正洙體內。

 

朴正洙眼角流下激情過後的淚水,事後的餘韻讓他還緩不過神來,金鐘雲倒是又低下頭忙碌了起來,張嘴啃咬朴正洙的鎖骨,留下屬於自己的記號,宣告朴正洙的所有權。

 

「正洙,我愛你。」最後金鐘雲起身溫柔的輕吻著朴正洙的唇,被愛過的朴正洙無力開口回答,溜進金鐘雲嘴裡的小舌代替了回覆。

 

金鐘雲將散過一地的衣物拾起,抽了衛生紙將朴正洙身體擦拭乾淨,在為他穿上褲子,自己也將造型師給的打歌服再次穿了回去,還不忘仔細檢查有沒有弄髒,深怕還給造型師會被她唸上一回。

 

「正洙,下星期日有空嗎?」金鐘雲從梳妝台上抱起朴正洙,溫柔的將他放到柔軟的沙發上,自己一同坐了下來。

 

「怎麼了嗎?」朴正洙慵懶得靠在金鐘雲肩上。

 

「我出道三周年,公司要慶祝,我想邀請你。」金鐘雲寵溺的順了順朴正洙的髮絲說道。

 

「邀請我做什麼?」

 

「那天也是你生日,我沒忘記。」

 

當朴正洙正想開口回話時,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還有韓庚急切的聲音:「呀!臭小子,快開門啊!!!!!」

 

聽見韓庚的聲音,金鐘雲猛然想起門被自己上鎖的事情,趕緊從沙發上彈了起來,跑去開門。

 

「呀,臭小子,叫哥去買吃的,就把哥鎖在門外?」韓庚一邊怒罵一邊走了進來,當他發現朴正洙存在的同時,又奸詐的笑了。

 

「哥你笑得這麼可怕幹嘛?」

 

「沒什麼,你們還真有膽量,在待機室玩。」韓庚笑得一臉三八,這話轟得金鐘雲跟朴正洙通紅了整張臉。

 

朴正洙笑著看金鐘雲跟韓庚拌嘴,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讓,不知道該說感情好還是不好。

 

幸福沒有明天,也沒有昨天,它不懷念過去,也不嚮往未來,它只有現在。想要幸福很簡單,當自己所愛的人待在自己身邊,即是最簡單的幸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