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1699_652926574806901_2059629320_n   

 

當有人問起金力燦像什麼動物?

 

金力燦?不就是一隻狐狸嗎?

如此反問的人倒不少。

 

大多數對於金力燦的印象都是像隻狐狸,不是說他個性狡猾,而是那雙好看渾黑的水汪汪大眼,實在像極了狐狸,魅惑的讓人捨不得移開與他對上的視線。

 

鄭大賢並不如此認為

 

 

他眼中的金力燦根本就只是一隻沒有任何殺傷力的小白兔,撇除溫順這一點有些出入外,怕寂寞這點根本相像的可怕,甚至懷疑金力燦有一種寂寞就會死的病。

 

「我哪有怕寂寞?」金力燦轉過鄭大賢工作室內最引以為傲的符合人體工學的辦公椅,好不委屈的駁斥。

 

「那哥你現在在幹嘛?」鄭大賢黑了一張臉,瞇起眼帶著濃濃鄙視意味的眼神與金力燦互看。

 

「我怕我們大賢會孤單啊!還特地帶了咖啡來問候你耶!」金力燦揚了揚下巴指向工作室另一邊桌上躺著一袋裝買咖啡的袋子。

 

鄭大賢完全不信金力燦那套官腔油膩要死的說法,他朝擺放咖啡的桌子走去,一面攤開袋子查看裡頭的咖啡一面問:「實際上?」

 

「……我不知道要幹嘛,好無聊。」金力燦瞅著鄭大賢將咖啡一杯杯從袋子裡拿出來,整齊擺放到桌上的背影,悶悶不樂地說道。

 

「你看吧!這才是實話吧?」鄭大賢不屑的瞟了一眼身後那個噘高嘴,看起來十分不滿的金力燦。

 

「最近不出國又不知道要做什麼。」金力燦且抱怨且望著鄭大賢手拿一杯咖啡走到他身邊,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下。

 

「好好玩個音樂呢?」鄭大賢覺得金力燦壓根就忘記他本職是個“歌手”。

 

金力燦認真考慮了這個意見五秒鐘,「玩音樂跟我搭嗎?」

 

「不搭。」鄭大賢不經大腦直接回應,確實,比起金力燦跟“流行音樂”,或許金力燦跟“出國遊玩”這種形象還比較搭襯。

 

「呿!你看吧!」那個早已翹得老高的嘴,要翹出一個新高度來表達主人的不開心。

 

「你不玩音樂,又常跑來我工作室幹嘛?」

 

「不知道要做什麼?而且文鐘業又不接我電話。」

 

「所以我是文鐘業的替代品嗎?」鄭大賢覺得頗哭笑不得啊!久久看見這哥是該開心,但從他口中說出的話卻讓鄭大賢感到一陣陣的刺痛。

 

「我才沒這樣說!!!」金力燦極度不滿的抗議,一面想伸手搶走鄭大賢手中那杯美式咖啡,卻被鄭大賢一個機靈舉高了手躲開。

 

「你想幹嘛?那邊都喝一杯了!」鄭大賢不好氣得掃了一眼桌上早已空蕩蕩的一瓶咖啡杯子,順便賞了金力燦一個白眼。

 

「還想喝啊!」金力燦答得十分理直氣壯,一點兒都不感到羞恥。

 

鄭大賢朝擺放三四個咖啡杯的長桌揚揚下巴,「你買了很多杯,自己過去拿。」

 

「誰知道老師不在,只有你的話,我才不會買這麼多咧!」最後為了美式咖啡還是妥協的將屁股離開舒適的辦公椅,金力燦邊碎嘴邊略過那個還高舉著咖啡,就怕自己搶走的鄭大賢。

 

「是、是。」總算讓金力燦離開控台前,鄭大賢回到熟悉的位置,咖啡隨手一擺,開始進入工作模式。

 

金力燦乖巧地坐在沙發上,遠遠的凝望前方鄭大賢的背影,彷彿看見他們隊裡另一個出了名音樂狂的方姓製作人的身影。

 

「……什麼嘛!」金力燦低聲咕噥。「來找你,還把我晾在一邊。」

 

只是鄭大賢進入自己的音樂世界,想當然爾,金力燦的不滿自然沒進到他耳裡。

 

金力燦認命的自己玩玩手機、滑滑SNS、偷拍幾張認真玩音樂男人的背影、遊戲打了幾輪膩後,又回到無所事事的模式,索性,直接一個側身倒在沙發上。

 

雖然他總是看著團員製作音樂的背影,但金力燦還滿喜歡這種時候,寧靜的空間,只有鍵盤敲敲打打的聲音,讓人格外安心。

 

能願意再開始接觸音樂的鄭大賢,對金力燦而言,是樂見其成。

 

所以當鄭大賢捎了個訊息告訴他,他決定在新村來個突擊表演時,金力燦當下回絕掉朋友當天所有的邀約,決定前去幫鄭大賢打氣。

 

因為從打官司以來,鄭大賢進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期,他菸癮加重、酒精飲品也不再拒絕,這兩樣東西是會對歌手來說最重要的嗓子,造成最嚴重的傷害。

 

但金力燦不去過問太多,即便曉得他也不阻止鄭大賢這種半自殺的行為,一來是成年人了,大家都得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二來是迷惘的撞牆期,任誰都會有,尤其鄭大賢還是對自己要求甚高的人,偏偏官司前最後幾場表演,他都得到醫院報到,拖著生病的身軀上台表演,表現自然不如預期。

 

原本應該是快快樂樂的事情,如今卻是沉重的負擔。

 

開始打官司後,算是這幾年間最好的充電時刻,經過好一段時間的心態調整,鄭大賢找回對唱歌的熱忱,願意再次拿起麥克風,站在所有人面前表演,金力燦自然不願錯過。

 

「噯、力燦哥,要不要去吃宵夜?」鄭大賢雙眼聚精會神盯著面前的電腦螢幕,向身後一定不會跟食物拒絕的人提問。

 

良久不見回應,鄭大賢正覺得奇怪,轉過椅子才發現,沙發上的那個人側躺枕著自己的手臂,安穩的睡著了。

 

「連續這幾天都窩在這個沙發上睡覺,這沙發是多有魅力啊?」鄭大賢無奈的笑道,語露一絲寵溺,他雙手撐著椅子兩側起身,徐徐朝金力燦走去。

 

拿起自己隨意丟在沙發上另一端的外套,放輕了動作,悄悄地蓋在那個已經睡到不知道幾層去的金力燦身上,他蹲下身這會兒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觀察金力燦睡著的樣子。

 

因呼吸而上下晃動的肩頭,枕著手臂毫無防備的側臉,因最近沒有活動有些吃太好堆起的臉頰,鄭大賢臉上勾起一抹淺笑,情不自禁向前傾了身子,如蜻蜓點水般落了一個吻於那天真無邪的睡顏上。

 

見金力燦一動也不動,鄭大賢輕輕笑了一聲,隨即站起身,靜靜的凝視著金力燦熟睡的臉孔,腦袋中靈光一閃,他終於想到一個最適合金力燦的動物。

 

「啊、是小狗啦!」語霸,自己得瑟的咯咯竊笑,開心地哼著奇奇怪怪的曲子,轉身回到自己的工作檯前。

 

 

 

──END──

 

 

 

《後記》

 

這篇其實也是去年B.A.P在打官司期間,鄭大賢INS更新照片之後寫的,但當初寫了900+就停了,現在我又挖出來把文章整個補齊。

 

所以文章背景還是停在B.A.P仍在打官司期間,說真的,我已經忘記是金力燦先去工作室的照片先出現?還是鄭大賢去新村突擊表演先發生?

 

不管為何,反正請各位自行合理化(#),我文章就都寫了嘛!對不對~

 

當初在飯心攻略看到鄭大賢說到他低潮的時候,很謝謝成員沒有多問,當下看到是還滿心疼的,雖然跟劉永才都是主唱,但鄭大賢的部分比重較多,他壓力相對一定很大,謝謝你們還是回到螢光幕前,給了我們好的歌曲。

 

原本這文章不曉得該取什麼名稱,Umi說賢燦兩人好像是Soulmate,那就直接當成是Soulmate(?)雖然這篇文章鄭大賢單戀的情節比較重XDD

 

總之,希望文章可以讓大家喜歡,也期望我能把坑一一補齊就好了(雙手合十)

 

   2016.07.18   0119 A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