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節來到季春之末,如雪白的櫻花花瓣經不起風的吹拂,恣意地四處飄散,像是告知學生們新的學年悄然到來,亦是告訴總是一成不變生活的上班族,要迎接新一季的社會新鮮人的季節。

 

車學淵依舊庸庸碌碌的過著每一天,事前準備、開店、關店、記帳、備貨等等,每天依然規律的沒有改變……不,但仔細想想,看似一如既往忙碌的日子,仍有一絲變化。

 

 

車學淵頭輕輕倚靠著大門,遠望門口旁擺放的向日葵花束,長盱一口無聲的氣,總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些什麼,彷彿今天第一個客人如果不是他,就失去一整天工作的衝勁與活力。

 

「已經一個多月了啊……」車學淵獨自呢喃。

 

車學淵來自大田的小表弟,突然從他身後蹦出頭來:「哥,你在幹嘛?」

 

「沒幹嘛,你快去幹活。」

 

「什麼啊?你還在看著那盆花嘆氣喔?」小表弟對於自家表哥每天“例行工作”感到納悶,明明向日葵是個充滿活力朝氣的花朵,為何車學淵自從一個月前開始老是盯著它唉聲嘆氣?

 

「小孩不懂啦!」車學淵擺擺手,要不懂情感為何物的小表弟去一旁照顧其他花朵,別來打擾自己憂傷的情緒。

 

被驅趕的小表弟嘟著嘴,口中念念有詞不滿被趕走,回過身時,腦袋瓜靈光乍現,機靈鬼如他頓時明白,車學淵為什麼像個深宮怨婦的盯著向日葵:「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車學淵慵懶的睨了那個笑得賊頭賊腦的小表弟。

 

「哥是不是喜歡上次那個腳踏車爆胎的客人?」

 

聽聞小表弟的話,車學淵像被一語狠狠戳在心板上,不安的雙肩大震,為了遮掩尷尬,也怕被看出開始發燙的耳根,他趕緊換了個話題:「呀、韓相爀,你是不用開學嗎?」

 

「哥不知道大學生的寒假本來就放得比較久嗎?」韓相爀聳聳肩的說,臉上賊賊的笑容也沒因此收斂,他知道車學淵反應這麼大,一定是被自己猜中。

 

「吵死了!快去工作啦!不然我要扣你薪水了!」

 

「什麼?我都是廉價勞工了!還要扣我薪水?」這招果然見效,韓相爀很是哀怨的說。

 

「如果你還繼續這麼八卦的話。」車學淵這時擺起店長架子,離開大門口,轉身走往店裡角落開始照料花朵,不顧身後韓相爀噘起嘴,還想抱怨些什麼。

 

雖說要整理花盆,但車學淵像個木頭傻傻地呆站,瞅著眼前的盆栽開始走神。

 

距離上次跟他見面已經過了一個月多,從送他到公司上班後,就沒見過面。那時還信誓旦旦說好的“明天見”,但翌日的同一時刻,他卻沒有出現,車學淵告訴自己他可能在自行車修理好前,改變上班的路線。

 

可是,再隔一天、隔天的隔天,往後的日子直到今天,他就像人間蒸發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要不是韓相爀與他有一面之緣,能證明他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車學淵還以為這幾個月下來,這個每天早上光顧的客人,只是個幻覺罷了。

 

然而,車學淵感到深深的後悔,後悔當時自己真該像個男人,鼓足勇氣詢問他的名字跟聯繫方式,這樣他也不會每天期盼,能看見那個總是彎著腰仔細凝視自己花朵的身影。

 

最後,滿心的期待因現實而落空,一顆心猶如從懸崖上跌落,摔得支離破碎。

 

車學淵對顧客都十分和藹可親,臉上總掛著溫柔的笑顏,會和客人聊聊有關花藝的事兒,增進與客人的感情穩定客源。若是客人想要車學淵私人聯絡方式,或休假時間約出去見面,車學淵會婉轉的拒絕,他明白跟客人的界線該停在哪兒,不能跨越過去。

 

雖然他是花店來來往往眾多客人之一,但對於車學淵來說,是個特別的存在,這份感情車學淵不太會形容,至少他知道絕對不會是單純普通店員與客人如此簡單,車學淵想要更深入地去了解沉默寡言的他,擁有溫柔熱情的那一面。

 

不過車學淵也感到慶幸,能在他投入過多的感情前,就明白這個人只是他人生的過客。

 

「這樣也好……」車學淵慘淡的笑了笑,喃喃自語,自我安慰著。

 

最終,他也只是個一般的客人。

 

生活忙碌的讓車學淵沒有過多的時間去憂傷,客人源源不絕的上門,對此刻的他而言是最好的事情,可以轉移注意力。

 

等忙到一個段落,車學淵才發現天空渲染上一層淡淡的粉紅色,已來到夕暮時分,早班的韓相爀也拿起隨身包,快快樂樂的下班去,車學淵目送那小鬼頭離去,臉上掛起寵溺的笑容,雖然他是個伶牙俐齒的小鬼,但也可愛的得疼。

 

車學淵左右轉動著肩膀活動活動,肚子發出慘不忍睹的驚叫聲,車學淵赫然想起自己中午只扒了幾口飯就把便當給擱著,於是乎,他決定今天提早打烊去買個豐盛的晚餐犒賞一下辛勤工作的自己。

 

開始著手將擺放於門口旁的花藝收進店內,當車學淵前腳方踏出店門口的霎那,車學淵以為自己產生幻覺,一個熟悉的黑色套裝,彎下腰,傾身細細的凝視他悉心照料的花朵。

 

似乎查覺到一股視線不斷瞅著自己,對方站直了身子,偏頭看見車學淵一臉難以置信的搓揉著眼,他忍不住輕笑,邁開修長的腿走到車學淵面前。

 

車學淵怔愣了許久,對方率先打破沉默:「好久不見。」

 

他略為高亢的嗓音,彷彿有股電流在車學淵全身上下奔竄,酥酥麻麻的感覺,讓車學淵回過神,相信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錯覺。

 

「喔、嗯……」車學淵鼓起勇氣的抬起頭,與他對望,明明才一個多月沒見面,車學淵竟然覺得他似乎變得更加成熟帥氣,而他黑色的西裝外套上有個物品,在夕陽餘暉照耀下顯得奪目,車學淵瞇起眼,下意識地說道:「鄭…澤…雲?」

 

聽見車學淵口中喊出自己的名字,這會兒換他傻上好幾秒,眨巴眨巴著眼睛,有些不明所以為什麼車學淵會知道他的名字。

 

車學淵再次看向他,一副困惑至極的表情,可愛得讓車學淵嘴角不禁失守,伸手指了指自己左胸,對方這時才恍然大悟的張大嘴。

 

「這個月我升為正式員工了。」他低下頭看著胸前的名牌說道:「去大邱教育訓練一個月,今天剛回來。」

 

車學淵不曉得他怎麼突然說起這些──更像是向車學淵解釋為何這陣子消失的原因──而車學淵安靜得聆聽,難得先開口說話的他繼續解釋。

 

「前陣子中流行性感冒,怕傳染給你就沒來了。」他見車學淵臉上沒有過多的神情,眉宇稍稍皺起,抿了抿嘴說:「對不起,我遲到了。」

 

被他這麼一道歉,車學淵好不容易勉強運轉的腦袋,又再次死機無法運作。

 

久久不見車學淵回應,對方弱弱得問道:「你…生氣了?」

 

車學淵趕緊揮別著手,慌慌張張的解釋:「沒、沒有,我只是以為你不會再來了。」

 

他肩膀這時才放鬆不少,彷若卸下了重擔,緊張的神色亦逐漸退去,掛起若有似無的微笑說道:「有你在,我不會不來的。」

 

「欸?」

 

他帶著淡然的笑靨搖搖頭,話鋒一轉,伸手指向車學淵尚未收進店內的花藝品問:「可以給我這個向日葵嗎?」

 

「喔…沒、沒問題。」語末,車學淵動作利索得經過他身邊,將花藝抱進店裡裝袋,匆匆忙忙得再回到門口,就深怕對方久等。

 

接過車學淵遞來的向日葵,垂下眼看著手中綻放的向日葵,他兩側唇角更往上勾勒:「謝謝。」

 

「不客氣。」瞧見他溫柔好看的笑容,車學淵像被他傳染那股氛圍,忍不住也勾起一抹淺笑。

 

對方深情的凝視著車學淵微笑而彎起如新月的雙眼:「我是鄭澤雲。」

 

「哈?」突如其來的自我介紹,讓車學淵花了不短的時間去消化,本能的也跟著說出自己的名字:「我、我是車學淵。」

 

「我明天還能來嗎?」他露出如春風般和悅的莞爾一笑。

 

「當然,隨時歡迎你。」

 

傍晚時分吹起一股清新涼爽的微風,夾雜著甜而不膩的花香,輕輕拂過兩人漾起燦爛笑容的雙頰。

 

 

 

──END──

 

 

 

《後記》

 

上周某一天半夜,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點開《花風》的MV來看,結果…就回不去了(?)MV根本就是鄭澤雲跟車學淵的愛情故事啊(#),就算沒有女主,他們中間聯繫的就是花朵啊啊!而且車學淵無敵適合這種溫暖的花店店員角色啊!

 

想寫的東西感覺最後都沒寫到,如果有意外,大概還會來一篇鄭澤雲視角的番外,前提是有意外的話。不然我努力地舖了一個梗,結果完全沒有用到就結束了。

 

因為一直聽著《花風》在寫文,我誤以為時空背景在日本,原本設定的大邱,我一開始不小心寫成“大阪”,回神趕緊改掉,去大阪教育訓練的公司也太有錢XDDDD

 

這文的字數出乎意料得多,我原本也想要單篇結束,默默又來到快7000+,所以還是乖乖地分成三段,文章的表達得沒有很好,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文章,最後送上溫暖的車店員笑容,結束這回合。

 

未命名  

 

然後,我會努力把吸血鬼那篇補起來的、努力,就麻煩大家多留言幫我加油喔!

 

   2016.07.30   0405 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