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建議搭配同名歌曲為BGM觀看喔!♥♥♥

     

★年代背景設定約為1930年前後,歷史部分盡量考究,但也不要太認真追究。
★因年代背景需求,故用舊名“龍在順”如無法接受請勿繼續往下點
小懿自己很愛這個設定,歡迎多留言一起討論喔!

 

※※※

 

 

 

 

龍在順呆坐於面對庭院的長廊上,小小觸碰不到地板的腿兒,有節拍規律的前後晃呀晃,昂首盯著湛藍無雲的穹蒼,陣陣微風吹拂搖曳的樹影不時遮住他視線。

 

耳畔邊是清脆響亮的風鈴,伴著不曾停歇的知了聲,愜意午後悠閒的時光,總能讓人逃離紛紛擾擾的世俗,沉浸於自己的世界不被打擾…原本是如此盤算,但總是會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呦!龍八啊!」

 

龍在順慵懶的睨了一眼,老是不請自來的隔壁同年玩伴,他從自家圍牆邊探出一顆小小的頭頂來,機靈的轉動的眼珠子左顧右盼,行蹤看起來十分鬼鬼祟祟,等他確定庭院裏頭只剩龍在順一人,才奮力翻過牆邊,私闖地主豪宅。

 

「你又窩在長廊這邊不動,難怪身體這麼差。」

 

「要你管。」龍在順不悅地瞪了那個窩在庭院造景池邊的身影,發現他與自己穿著相同的卡其色襯衫與七分褲,大概下課回家沒一會兒又立刻溜出來,連身上的學校制服都來不及換掉。

 

「吶吶、龍八,這個是什麼花啊?」喜歡在大太陽底下奔跑玩樂而曬出健康的黝黑色,讓他笑起來顯得牙齒更加潔白,也更加愚蠢。

 

龍在順長盱一口氣,亦無奈自己抵抗不了他傻里傻氣的笑容,始終捨不得移開木質地板的屁股,一躍而下,緩緩朝他走去。

 

其實自家池子裏面除了幾條象徵龍氏家族才買得起的鯉魚外,就只有幾株碧綠色的蓮花隨著水波來回蕩漾,龍在順來到他身旁一同蹲下身,下巴抵著曲起的雙膝上,懶散的回答:「那是觀音蓮。」

 

「它在這個池子好幾年了吧?」他偏過頭正色地問道。

 

「是啊!」

 

「怎麼就不見它開花呢?」他目光再次回到池子裡,看得聚精會神。

 

「嗯…爺爺也納悶著,買來放這池子後從沒看過它開花。」

 

 「會有開花的一天嗎?」

 

「不曉得。」龍在順偷偷的瞟了他一眼,讀不出此刻面無表情的他,心裡到底想了些什麼,安慰的話語竟然不由自主從嘴邊溜出:「但肯定會有那一天的。」

 

聽聞龍在順的話,他撇過頭,嘴唇抿成大大的一字笑容:「開花的話,一定要叫我來看喔!」且說且伸出右手小拇指要拉勾約定。

 

龍在順愣了幾秒:「嗯。」小拇指勾住後,兩人大拇指緊緊相印。

 

「對了,龍八,今天晚上可以出來嗎?」他猛然站起身,龍在順不明所以的抬起頭,看著背對金黃色光芒的他,臉上似乎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

 

「不行,熄燈之後就不能溜出去了,被巡邏的日本警察抓到,就算我們是小孩子,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的。」龍在順皺緊著眉頭說道。

 

遠方傳來呼喚“少爺”的女僕聲響,他依舊張揚著好看的笑容,龍在順明白他壓根不將自己的警告聽進耳裡,尤其還補充說了句“晚點見”,讓龍在順更加確信。

 

在龍在順出聲責罵他前,趕緊一股腦兒照著原路翻了牆出去。

 

龍在順徐徐站了起來,看向他離開的位置,一隻稚嫩的小手不時的越過高牆朝自己揮手,能想像出身高矮小的他,邊走邊跳的模樣,龍在順忍不住輕笑出來。

 

大概只剩他能不畏懼自己是在地名門的龍氏,還有不輕易彰顯喜怒哀樂的臉蛋兒,可以像跟普通人對話、玩耍,平等的對待自己。

 

他們倆是同班同學,他的課業成績並非突出,甚至從後頭往前數比較快,腦袋笨得很。但與自己是天差地別,而他有關體力活兒,特別在行,總是抱了顆球,跑到自己面前左一聲龍八、右一聲龍八的喊道。

 

每一聲聽在龍在順耳裡,都十分悅耳動聽,在他面前自己就是“龍八”,不是什麼龍在順、不是什麼龍家長子,素日堆積如山而使自己喘不過氣的壓力,彷彿都能隨他一聲的呼喚,一掃而空,輕鬆自在。

 

龍在順很喜歡與他在一起的時候,儘管他老是衝動行事,只會一股腦兒向前衝,去做他喜歡的事兒,也因此常被龍在順恥笑“戰場上,你絕對是第一個死的”。

 

龍在順曉得自己要在他身旁負責阻止他闖禍,這次亦是,明明勸阻過,但當晚龍在順完全不感到意外,在宵禁開始後,聽見自己窗口傳來咚咚的敲打聲。

 

聞聲龍在順從被褥中緩緩支起身子,望見偌大窗角邊出現不陌生的人兒,於皎潔月光照耀下變得清晰的笑靨,龍在順無奈的長盱一口氣,走下床,輕輕地推開窗。

 

「不是跟你說不行嗎?」龍在順用著氣音些微慍怒地說道。

 

「放心,沒事的。」他臉上傻里傻氣的笑容不曾退去,壓低的音量說:「走吧!龍八。」他朝龍在順伸出小小的手掌邀請。

 

龍在順細細盯著那手躊躇不定,沿著手掌方向看去是帶著抿著一字笑容的他,龍在順啃咬著自己唇,深深吸了一口氣,用力地握住那個邀請自己的手掌,手掌主人順勢反握住,一個使勁朝自己方向拉扯,龍在順抵擋不住力量,整個人被扯出窗外,重重摔在草皮上。

 

他趕緊將跌坐在地上的龍在順扶起,順手拍掉他身上依附的些許雜草:「啊啊、龍八…抱歉,你沒……」

 

龍在順雙手飛快地摀住他的嘴,只見他一臉狀況外的眨了眨眼,龍在順不得不再次降低音量提醒:「現在是宵禁,不能被發現啦!笨蛋。」

 

「可是就怕你摔傷了啊!」他扯掉擋住自己嘴發話的小手,微微皺起眉,義正嚴詞小聲的說道。

 

「笨、笨蛋!這樣哪能傷到什麼啊?」龍在順倉皇逃離他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目光,他沒有勇氣凝視那雙在漆黑的夜幕中竟能如大海般清澈的眼眸,彷彿與他眼波相會,便會沉醉其中。

 

「可是你從窗戶……」

 

「不就沒事好端端站著嗎?」龍在順輕輕敲了敲他頭頂,要他別再跟自己無謂的爭辯。

 

「那既然沒有受傷,我們這就出發吧!」他牽起龍在順垂於雙腿旁的手,轉身帶領龍在順離開,龍在順自然隨著他逐漸加快的步伐跑了起來。

 

迎面撩過陣陣夏夜沁涼的晚風,帶了點青草味兒,不同於白天的悶熱,在清風吹拂的夜晚變得十分舒服宜人,耳畔邊是不分白晝黑夜不停歇的知了聲,田野間伴隨著嘹亮的蛙鳴,指尖傳來另一個暖心的溫度,龍在順原本的焦躁不安,乍時間拋到九霄雲外,彷若隨他一同到更遙遠的地方,都無所畏懼,只要他在就好

 

跟著他熟稔的穿越無數個暗巷小徑,他們靠著手中僅有的一盞小提燈,來到遠離鎮上的後山山林中,龍在順不斷左顧右盼觀察附近環境,他似乎能感受到龍在順的擔心,稍稍回過頭給予他一抹安心地笑說道“快到了!別擔心,不會有人知道這個秘密基地的。”。

 

沿路撥開長的比他們還要高大的雜草,潺潺的流水聲逐漸放大,映入龍在順眼底是溪水上方數以百計的小光點於半空中飛舞,像極夜幕中一閃一閃發光的星星,不由得吃驚的張開嘴,倒抽了口氣。

 

「怎麼了?」他察覺身後的龍在順停下腳步,不解的回過頭。

 

「……好漂亮。」龍在順來回環視好幾次,發自內心讚嘆。

 

聽見龍在順發出的感嘆,他對於能找到如此漂亮的秘密場所的自己備感驕傲,雙手插著腰洋洋得意地說:「對吧?」

 

「真虧你能找到。」

 

他於河畔邊找到一個偌大的岩石,一屁股坐下來:「無意間找到的,覺得很漂亮,就覺得一定要帶龍八來看看。」

 

龍在順朝他走去,挨著他身旁的空位,一同坐了下來:「看來你已經是宵禁後亂跑的慣犯。」

 

「今天起龍八也變成共犯囉!」他笑嘻嘻的說道。

 

龍在順瞟了他一眼,他目光駐足於不斷飛舞於空中的螢火蟲身上,循著他視線看去,龍在順唇角勾勒起淺淺的笑容,隨口附和:「……也是呢。」

 

靜默的夜晚,淙淙的溪水宛若動聽的旋律,劃破了寂靜,他們倆沒人發話,昂首凝望著在深藍色的夜幕中賣力舞動翅膀,閃爍不停的螢火,再次交疊的雙手,給予彼此一股安心的力量,兩人靜靜地享受這特別的一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