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建議搭配同名歌曲為BGM觀看喔!♥♥♥

     

★年代背景設定約為1930年前後,歷史部分盡量考究,但也不要太認真追究。
★因年代背景需求,故用舊名“龍在順”如無法接受請勿繼續往下點
小懿自己很愛這個設定,歡迎多留言一起討論喔!

 

※※※

 

 

 

本是一片雜草叢生的樹林,因三翻四覆的行走踩踏,草地上出現一條顯而易見通往溪邊的道路,龍在順撥掉沿途生長旺盛與自己齊高的雜草,來到了屬於他們的秘密基地。

 

因為某天他親愛的鄰居說“走來後山當運動,總比你窩在長廊好多了!”之後,放課後慢悠悠晃到這兒人煙稀少的後山,變成龍在順另一種消遣樂趣。

 

濃濃的青草味兒竄入鼻腔,川流不息的溪水聲,搭著時不時啼叫的鳥兒清脆嗓音,待在這樣清幽的環境,確實比窩在自家長廊望著天空發呆還要舒服多了。

 

推開最後一處的雜草,龍在順一個大步跨進由許多大小不一的鵝卵石堆砌而成的岸邊,呆然站在原地環視了好幾次,盱了一口氣,將左手擋在眉宇前,昂首望向身旁扎實落根的大樹上頭,總算找到他想見的人影。

 

「喲!龍八,你來啦?」

 

「又爬到樹上?」龍在順很是無奈的說道,真搞不懂為什麼他老是這麼喜歡高的地方?

 

他雙手於後腦杓交叉,成長期的關係而變得略為修長的腿,筆直的交疊,他垂下目光睨了龍在順一眼,露出那張呆瓜笑容的說:「這邊的空氣比較新鮮啊!」

 

對於他的回答,龍在順感到莫名其妙,好看的眉毛不自覺緊湊,下意識地反駁:「怎麼可能有差?」

 

「有啊!這個高度的『二氧化碳』比較好聞,吸進鼻子很舒服喔!」

 

龍在順這會兒都想為他們倆國小的自然老師哭泣,不禁黑了一張臉糾正他:「笨蛋,你吸進去的叫『氧氣』。」

 

「算了!都一樣啦!」他笑嘻嘻的說道,對於龍在順帶點恥笑意味的糾正,完全不在乎。

 

「根本就不一樣。」龍在順小小聲的碎嘴。

 

「對了,那黑漆漆的衣服就是初中的制服?」

 

順著他的話,龍在順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這套如烏鴉般漆黑的立領詰襟制服,且回答:「好像是呢!」

 

「初中…好玩嗎?」

 

龍在順反芻了好幾次他的話,眉宇間不自覺的再度湊近:「說不上好玩,畢竟跟小學不同了。」

 

他微微噘起嘴,不意外得到這樣的回答:「我想也是。」

 

「今天…老師提起歐洲那兒戰火…好像受到一連串的空襲……」

 

「喔、這個我有聽鎮上大家在提。」他斜睨了樹底下倚著粗大的樹幹直挺挺站立的龍在順,語氣輕鬆地一副與我無關,著實跟龍在順成了明顯對比:「怎麼了?」

 

龍在順抬起頭與他四目相交,見他不解的偏了偏頭,半晌,龍在順靜靜地搖搖頭,選擇沉默。

 

以前總是不懂一面畏懼著慘無人道的日本警察,一面謾罵著他們不管是文化、還是歷史,全都不及朝鮮的小國,憑什麼統治我們的大人們,他們內心真正恐懼的事情。

 

龍在順不願意告訴他,初中學校的教育不同於以前的輕鬆自在,隨著戰事一年年耗著,他們一日日向朝鮮青年宣揚著偉大的帝國旗幟,而身上這套沉重的深黑色制服就像個枷鎖,象徵要為天皇效忠,貫徹他們的軍國主義,學校實行的軍事化教育,讓龍在順覺得很不舒服,如果繼續一日復一日地下去,他深怕自己會遺忘他是朝鮮人民這件事。

 

現在每天上學,龍在順都覺得是一種煎熬,沒了他的陪伴、沒了他下課時間闖進視線內與自己聊天嬉戲,龍在順感到痛苦萬分,不曉得曾幾何時,竟然對他有如此大的依賴。

 

「喂、龍八,你臉色好蒼白,還好嗎?」他坐挺了身子,擔心的神情寫滿臉上。

 

「沒事。」龍在順勉強的勾勒出一抹笑:「吶、你說那兒空氣好,是真的吧?」

 

「哦~你要上來嗎?」聽見龍在順有意要爬上來,他整個人為之振奮,滿心期待的問。

 

龍在順是有如此打算,但本身就不擅長攀爬運動的他,要怎麼抵達他所在高度,卻考倒了龍在順,呆愣愣的杵在原地仰望著他,他看得出龍在順眼底散發出微弱的求救訊號,嘴角不禁失守的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笑、笑什麼?」龍在順沒好氣的詢問。

 

「沒什麼、沒什麼。」他邊放聲大笑邊擺擺手說道,一點兒都沒說服力,看了龍在順賭氣的鼓起雙頰。

 

而他自然略過鬧著彆扭的龍在順,指向一旁橫向生長的樹幹說:「龍八,先從這個樹幹爬,一步一步慢慢爬,然後在抓住我的手。」

 

就像小時候他們第一次於宵禁後外出的那晚,朝著自己毫無保留張開的掌心,龍在順實在不曉得該如何拒絕,或者,自己根本無法回絕,眼前這個人的一切

 

龍在順賣力的使出這輩子所有的運動細胞,努力撐起身子,總算翻到樹幹上頭,他氣喘如牛的看向前方不斷鼓勵、精神喊話的人,其所在的地方猶如賽跑的終點處,龍在順歇了會兒,再次向前一步步邁進。

 

總算能拽住他伸出來的手,龍在順只感受到自己被他巨大無比的力量往前拉扯,平穩的跌進他溫暖的懷抱,樹幹因瞬間承受了兩名少年的重量而上下劇烈晃動,龍在順慌忙的閉上準備破口大罵唐突拉了自己的兇手的嘴,安分地像顆石頭一動也不動,直到震動趨於緩和。

 

「呀、剛剛幹嘛突然拉我?很危險啊!」抱怨的話龍在順依舊捨不得忘記。

 

「放心,有我在啦!」他笑嘻嘻地說道,信心滿滿的笑容,一副有他在無須擔心。

 

龍在順亦不得不承認有他在,內心踏實了不少,只是嘴上還是不饒人的說:「你根本就是猴子。」

 

「人本來就是從猴子進化來的啊!」

 

龍在順無語的斜睨了身後的人,說到底他是不是笨蛋呢?這問題打從兩人認識時,始終困惑著龍在順。

 

他低下頭對著懷裡扭來扭去的龍在順說:「別亂動啦!」說話時的熱氣毫不保留直接灑進龍在順極其敏感的耳朵,感受到龍在順僵直了身體,同時也安分不少,他滿意的點點頭,還不忘“很好、很好,就是這樣。”宛如對個孩子般讚美。

 

龍在順看了看四周,這高度無法鳥瞰什麼美麗的風景,但橙黃色的亮光透過葉片縫隙灑落,樹影落在兩人身上,隨風恣意搖曳,好生悠閒。

 

最後放棄逃離他的懷抱,舒適地往後像沒骨頭似的整個人癱在他身上,這樣感覺倒也不壞,龍在順心情說不上的好。

 

「你呢?最近在忙什麼活兒?」龍在順微微昂首偷看了他側臉問。

 

他轉了轉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思考了一會兒才回答:「嗯…還是一樣囉!在田裡幫忙幹活啊!」

 

「難怪曬成這副模樣。」龍在順誇張的用雌牙咧嘴表情來唾棄他又黑上好幾圈的膚色。

 

「沒辦法啊!家裡沒錢兒讓我繼續上初中嘛!」他打哈哈的說道,換來龍在順一陣沉默,察覺龍在順一臉愧疚,覺得自己說錯話的模樣,他趕緊話鋒一轉:「別管這個了!你好好吸一口氣看看。」

 

瞧他眉飛色舞,激動的要自己嘗試的表情,龍在順實在不曉得該如何推拒,無奈只能遵從他的意願,闔上眼,深深的吸進一大口氣。

 

當龍在順睜開眼,他迫不及待地靠近龍在順臉蛋側邊,積極的詢問龍在順的感想:「怎樣、怎樣?」

 

「沒有什麼差別啊……」

 

「這樣啊……」他不再精神抖擻的聲調,聽得出來帶著滿滿的失落。

 

龍在順覺得他像極家裡討不到飯吃,反而被爺爺教訓的黑狗,失望的垂著尾巴窩回自己的椅子底下,不過自己確實是故意捉弄著他,想看看他的反應,這樣的回應龍少爺可是心滿意足。

 

龍在順特地延遲了點時間才補上這些話:「但窩在這兒很舒服,難怪你愛當猴子。」

 

聽聞龍在順認可的話,他總算揚起符合他傻瓜形象的燦爛笑靨:「嘿嘿、對吧!」

 

看見他笑容的那一秒,龍在順覺得自己很不好,彷彿心臟教人輕輕撓過的發癢,趕緊撇開目光,好想找個洞鑽進去,失去原本節奏的心跳聲,在他耳邊不斷放大,偏偏自己還被他禁錮於懷抱中,深怕被他察覺。

 

「我、我、我好像該回家了!」這是龍在順絞盡腦汁,勉為其難想到一個最合理脫身的說法。

 

「咦?這麼早?」他抬起頭透過樹蔭間的縫隙看見天藍色的穹蒼,平常的他們不待到夕暮渲染整片天空是不肯回家。

 

「我、我還要回去寫作業。」龍在順不安分的左右扭動身子,他倒也很識趣的鬆開雙手,重回自由的龍在順飛快地站起身,忽略他不明所以的神情,小心翼翼的照原本爬上來的路線,慢慢翻回去。

 

「喔、那你小心點。」

 

「嗯……」

 

他目光牢牢盯著龍在順,瞧他揪緊著五官,爬得十分吃力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要不要我先下去啊?」

 

「不、用。」

 

「真的不用嗎?」不放心的再次詢問。

 

「真、的、不……」話未說完,龍在順準備跨出的第二步,腳狠狠的滑落,沒踩到足以撐起自己重量的枝幹。

 

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幾秒鐘,龍在順感受到自己整個人重心向後傾倒,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任何事情,只能眼睜睜望著他再次伸出欲抓住自己的手,愈來愈遙遠,他用盡全力大聲嘶吼自己的名字,明明理應是嘹亮的嗓音,傳進龍在順耳裡卻像壞掉的收播器出現雜音。

 

他心急如焚的臉龐,是在龍在順意識逐漸飄渺,重摔至地面前,最後烙入眼底的景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