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建議搭配同名歌曲為BGM觀看喔!♥♥♥

     

★年代背景設定約為1930年前後,歷史部分盡量考究,但也不要太認真追究。
★因年代背景需求,故用舊名“龍在順”如無法接受請勿繼續往下點
小懿自己很愛這個設定,歡迎多留言一起討論喔!

 

※※※

 

 

街道旁兩三株櫻花靜靜地綻放雪白色的花瓣,冉冉升起的驪歌充斥校園每個角落,龍在順緊握著墨黑色的圓筒,臉上漾起的笑容如春日百花齊開的美麗花兒般的迷人好看,他多想趕緊到達他身邊與他分享這份喜悅。

 

好不容易離開學校,龍在順並未踏上回家之路,他熟稔的轉向另一條通往鎮上環外道路的方向,踩踏的每一步都顯得十分愉悅輕快。

 

遠遠望見田野間那棵枝繁葉茂的榕樹底下,他穿著簡樸的白色背心,隨意的翹起二郎腿,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似乎跟著微涼的春風捎至龍在順耳邊,龍在順難掩興奮之情,朝他一跛跛走去的步伐,不知不覺快了起來。

 

察覺踏踏踏雀躍的腳步聲,他不禁扭過頭,露出一抹溫柔的淺笑說道:「呦、龍八,你來啦!」

 

「抱歉,久等了。」龍在順嘴唇不禁受他影響,也一同往上勾勒出好看的弧度,見他朝旁邊挪出一點空位,龍在順便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

 

「恭喜初中卒業了!」他帶著濃濃的笑意,真心誠意的恭賀。

 

「謝謝。」龍在順難得不彆扭的坦率收下他的祝福。

 

「吶、吶、那個黑黑的桶子就是卒業的證明?」他不解的指向握在龍在順手中顯得格外不搭襯的黑色桶子。

 

「笨蛋!裡面有放卒業證書啦!」龍在順被他愚蠢的問題,逗得哭笑不得。

 

「哈哈~原來是這樣。」他不感到任何羞愧,爽朗的大聲笑著:「我還以為只要拿著那個桶子就是證明初中卒業了!」

 

霍地,龍在順發覺周圍環境有一丁點不太對勁,且左顧右盼且匪夷所思的問:「不過…這兒怎麼只剩你一個人?」

 

「大家早就回田裡工作了!」他視線落在前方田地裡如螞蟻勤勞插秧播種的農民,語氣泰然自若的彷彿那事兒與他無關。

 

「你不用回去嗎?」龍在順疑惑盯著他的側臉問。

 

「當然要啊!只是你說結束的時間在午後……」他偏過頭凝視滿臉狐疑的龍在順,不禁獨自嗤笑了一聲,略帶調侃意味的說:「而且也叫我不准自作主張的消失,所以只能繼續等你了!」

 

他不同以往的戲謔笑容跟語氣,讓龍在順想起剛上初中沒多久,他整整消失在自己面前兩個月,之後自己找他算帳卻自顧自哭起來的窘狀,龍在順整張臉瞬間布滿潮紅,很想立馬找個地洞鑽進去。

 

「呀、你、你不會自己判斷喔?我說的那個跟回去工作是……」龍在順皺起眉,正在努力整理出一個合理的邏輯去反駁。

 

瞧龍在順惱羞成怒的模樣,他臉上的笑靨不自覺變得更加燦爛,一個大掌拍了拍龍在順的頭頂,安撫這隻有些炸毛的小貓咪:「我知道,開個玩笑嘛!」

 

龍在順像隻難以馴服的動物,不滿的撥開他輕撫自己的手,憋屈的低聲抱怨:「什麼玩笑?明明是發自內心在戲弄我……」

 

「我沒有喔!」他一點兒說服力也沒有的駁斥。

 

龍在順忿忿的撇開目光,高高噘起紅潤的唇,嘴裡仍念念有詞著腹誹他的話兒。

 

「喏!」隨他輕快的聲音一落,龍在順不由得被他吸引,很沒骨氣的朝他看去,在樹蔭間灑落的光線照耀下,手持的圓形柱狀物略為清澈透明,閃耀著些許的紅色光彩,他搖了搖手中的物體,盈盈地笑道:「給你!卒業禮物。」

 

「這個是什麼?」龍在順徐徐的伸出躊躇不定的手,不曉得是否該接收這個禮物。

 

「蘋果糖。」他有些催促之意的揚了揚手。

 

「蘋果糖?」最終還是接過了這個陌生的禮物,龍在順猶如嬰兒牙牙學語的跟著他複誦一次,仔細打量手上這個初次見面的食物:「你在哪兒買的?」

 

「鎮上最近搬來一個日本大叔,他在巷口有擺個小小攤子在賣這東西。」他平靜的說道,並未參雜一絲仇敵意識:「大叔只會講日本話,好像又是靠賣這些零嘴維生,我就光顧一下囉!」

 

 龍在順認真盯著手中的蘋果糖,喃喃說道:「最近週遭的日本人…好像越來越多了。」總覺得這現象讓人越發越不安。

 

「是啊……」他頗認同的附和著。

 

「只是……」龍在順半瞇著眼,惡狠狠瞪著他察覺到自己的不開心而露出討好般的愚蠢笑容:「……這禮物也太隨便了吧?」

 

「別這樣、這我也用了大半零花錢喔!」他打哈哈地說道。

 

龍在順目瞪口呆瞧著眼前這紅通通的食物,吃驚的張大嘴看向他:「這麼貴?」

 

「別管這個了!」他強制扳過龍在順的臉面對來自異國的食物,依舊笑容滿面的說:「大叔跟我保證很好吃喔!快打開來吃。」

 

龍在順偷偷瞄了隔壁的人一眼,敵不過他閃爍熠熠光芒的眼神,還是乖巧撕開外頭的塑膠薄紙,試探性地伸出粉舌輕碰鮮紅色的糖衣,像觸電般飛快縮回,緊緊抿住下唇,長長的睫毛快速搧動,他揣揣不安的與龍在順玩著大眼瞪小眼。

 

「好吃嗎?」

 

「好甜。」龍在順簡潔的發表感想,這次直接豪邁的一口咬到糖果中心,喀嗤喀嗤的咀嚼著糖衣與帶點酸澀的蘋果,彷彿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興奮的口吻說:「這個中間有個蘋果耶!」

 

「原來是中間裹著蘋果啊!」他恍然大悟道:「我還納悶著為什麼這個糖果叫『蘋果糖』。」

 

察覺他定眼瞧著自己的灼熱目光,龍在順將蘋果糖拿到他嘴邊說:「喏!你也吃吃看吧!出奇的好吃。」

 

「給我吃?」他眨巴眨巴著眼,瞟了一眼面前缺了一大角的蘋果糖,又望向略帶疑惑神情的龍在順。

 

見他遲遲沒有動作,龍在順強硬地把蘋果糖抵住他微微開啟的唇瓣,他有些不放心的再次詢問:「真的可以吃?」

 

「問這麼多次做什麼?」龍在順不懂他不斷反問的背後涵義,直到注意他泛紅的耳根,龍在順才忽然驚覺,用習慣略帶挖苦的話語,來為了遮掩被他影響而通紅的雙頰:「你什麼時候開始會介意這種事情了啊?所以不吃嗎?」

 

正當龍在順作勢收回手之際,他眼明手快的捉住,笑嘻嘻的說:「嘿、當然要!」

 

接著他俯下頭,沿著龍在順方才咬的地方,順勢再咬下一口,且細心品嘗嘴中擴散的甜膩滋味且鬆開拽住龍在順的手。

 

「嗚哇!酸酸甜甜的!」他五官緊緊揪在一起,誇大的表現逗笑了龍在順:「不虧是我買的,好吃。」

 

「那你還要吃嗎?」龍在順嘴上這麼問著,實際上卻像個老鼠勤奮的喀喀喀消滅兩人讚不絕口的蘋果糖。

 

「你吃吧!甜食動物。」他輕柔的漾起一抹笑,雖然還是說些調侃龍在順的話,但於兩人相視時,柔情似水的眼波帶了點一絲絲溫熱。

 

龍在順有些倉皇的逃離他的目光,感覺稍稍退去熱度的雙頰,再次點燃,只能專注地啃食著蘋果糖,勉強能在他灼熱的視線注目下,保持冷靜。

 

龍在順取下嘴邊被吃得精光,變得空蕩蕩的木棒,抬起眼再次對上他的視線,不好氣的問:「幹嘛一直看我吃?」

 

「因為你好像松鼠啊!」他指了指龍在順圓鼓鼓的兩頰,看來還在消化中的蘋果糖,咯咯笑道。

 

龍在順將嘴裡的糖衣當成隔壁笑到樂不可支的他,洩憤般用力的咀嚼,代替許多咒罵他的話。

 

倏忽,龍在順的目光落在自己這一襲墨黑色的衣服,突然不由分說地扯下詰襟制服的第二顆鈕扣,以不容許他拒絕的氣魄,強硬性的塞入他手中:「這個給你,算是蘋果糖的回禮。」

 

「這…什麼?」他攤開手掌,傻愣愣地盯著跟一般扣子無異的鈕扣,他不明白龍在順強迫他收下的“回禮”到底有何之意?

 

「學校老師說在他們國家,會把制服第二顆鈕扣送給自己很重要的人喔!」

 

「為什麼是第二顆?」他大拇指與食指緊捏著龍在順交給自己的鈕扣,隨之將扣子高舉,慣性的闔上右眼,聚精會神的觀察這顆平凡無奇的釦子,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

 

看他如此真摯的模樣,龍在順輕輕地笑了笑:「因為…那是最靠近心臟的位置。」

 

「真的?那我可要把它當成護身符,每天帶著。」

 

龍在順嘴角失守,忍不住噗哧的笑了一聲:「你這也太誇張了吧?」

 

「會嗎?這個可是龍八的心臟呢!」他露出一如往常純真無邪的笑容:「所以我要好好珍惜啊!」

 

聽聞他的話,龍在順瞪大了雙眼,不消幾秒的時間,詫異的情緒消失在龍在順眼眸深處,勾勒出一抹溫柔的笑靨,輕柔的說道:「是啊!要好好珍惜。」

 

與他相識無關心動,僅僅是隔壁同齡朋友、學校同班同學。

 

怎知日子一久,他便悠悠懶懶,停留在龍在順心上,揮之不去

 

龍在順好希望能將他說的每一句話當真,即便仍不明白他真正的心意究竟是什麼,龍在順還是帶了一絲期盼、一點妄想,把與他的每個對話當成活在這個亂世中的唯一動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