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建議搭配同名歌曲為BGM觀看喔!♥♥♥

     

★年代背景設定約為1930年前後,歷史部分盡量考究,但也不要太認真追究。
★因年代背景需求,故用舊名“龍在順”如無法接受請勿繼續往下點
小懿自己很愛這個設定,歡迎多留言一起討論喔!

 

※※※

 

 

知了賣力的囂叫響徹雲霄,龍在順嘎然停下前進的步伐,從佈滿密密麻麻數字的帳本中抬起視線,玻璃窗外草木在金黃色的陽光下,更為鬱鬱蔥蔥,替水洗的天藍色增添翠綠的生氣。

 

「夏天到了啊……」龍在順遙望著窗外景色,喃喃自語。

 

收回目光的龍在順,瞧見不遠處的角落家僕兩三個聚在一塊兒,似乎在討論些什麼事情,慢悠悠晃著步伐挨近。

 

「你們今天有看到鎮上一堆日本軍人跟警察嗎?」

「有啊!拿著槍,好恐怖。」

「聽說是來招朝鮮籍日本兵的,每家都要徵招一名健全的男孩子去呢!」

「我有看到以前將受傷的少爺揹回來的那孩子,被日本警察帶走。」

「真的嗎?幸好咱們少爺跛了一條腿,沒有收到徵招令。」

 

倏忽,聽聞本子摔落於地發出笨重的聲響,吸引了家僕們的注意,他們看見自家少爺鐵青一張好看的臉蛋兒,才察覺到自己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各個像做錯事般狠狠低下頭,趕緊摀住這張說三道四的嘴兒。

 

「你們…剛剛在說些什麼?」龍在順無法克制自己開始發顫的手,明明大熱天的卻冒著層層冷汗,心頭涼了大半,氣息變得紊亂,彷彿連呼吸都教人奪走:「今天?徵兵?」

 

「少、少爺!!!」家僕們緊張的面面相覷。

 

「被徵招的人會被帶去哪兒?」龍在順牢牢握緊的拳頭,不安地顫抖,從腳底竄上身的寒氣,怎麼也止不住。

 

見家僕們不知所措,不曉得是否該回話,龍在順心急如焚,不似平日冷漠安靜的少爺,破口大吼:「會被帶去哪裡?快告訴我!」

 

「全、全部被召集在火車站前。」其中一名女僕雖然滿臉驚恐,但仍鼓起勇氣告訴龍在順。

 

聽見自己想要的答案,龍在順拋下不知如何是好的家僕們,頭也不回的快步離去。

 

熟稔到不行的街道風景,此刻卻杳無人跡,寂靜的可怕,龍在順努力加快步伐,腦海中是最短抵達火車站的路徑,但身體卻跟不上,左腿重重的垂掛在地上,這時候多麼痛恨這條半瘸無作工的腿,多一秒是一秒,龍在順渴望著能儘早抵達他所在之處。

 

車站前人滿為患,鎮上民眾把出入火車站的道路擠得水洩不通,人聲鼎沸的吵雜與適才街上的寧靜迥然不同。人與人交頭接耳的聲響充斥於龍在順耳畔,不論是不陌生的語言、還是勃然大怒的異國語言、或是嚎啕大哭的嘶吼,沒由來的讓龍在順蹙起眉心。

 

龍在順跛著腿,一步步吃力地往前越過人群,奮力地從擁擠的夾縫間來到人群的最前端,龍在順正納悶著怎麼眾人都停在這兒止步不前時,赫然發覺前方是操著槍的日籍軍人協助日本警察一一盤查,即將成為大帝國戰士的年輕新血們的身體情況。

 

龍在順慌慌張張的左顧右盼,眼尖的發覺他已穿上卡其色的軍服,跟隨其他同被選上的同袍,魚貫地往車站內走去,龍在順不顧其他民眾的勸阻,賣力的追了上去,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叫喊:「呀、尹斗俊、尹斗俊!」

 

聽見熟悉的嗓音呼喚自己的名字,本該無視這聲聲叫喚,繼續跟著其他人的步伐前進,但他嘎然停下,徐徐的撇過頭望見龍在順緊皺一起的五官,泫然欲泣的模樣,他霸氣的劍眉也不自覺湊近。

 

「尹斗俊,你不准走!聽到沒有?」

 

「在順啊、我還真第一次聽你喊我名字。」他扯出龍在順這麼多年以來,看過最醜、最難看的笑臉,彷彿吃到一顆苦澀、難以下嚥的苦瓜。

 

龍在順多希望現在的自己,擁有可以將他從兇悍的日本軍手中帶回的權利,可惜,現實殘酷得讓他明白,自己只是生存於一個高壓統治殖民地上的小小人民。

 

「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自做主張的消失嗎?」龍在順覺得眼前他醜到不行的笑容,竟然開始模糊,他緊緊抿住下唇,克制發酸發燙的眼睛,不要落下任何一滴水。他不懂是第一次聽見他不再喊“龍八”的關係?還是心底多少能有預感這次的見面,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相見?

 

他不顧其他同袍阻止,擅自脫離隊伍,朝龍在順快步跑來,伸手輕輕觸碰龍在順柔嫩的臉頰,當感受到他炙熱溫度的瞬間,龍在順眼眶內打轉許久的淚水,沒能抵抗地心引力,直直的落下。

 

「在順,對不起……」

 

許多話梗在喉頭,酸澀的讓龍在順除了不發一語的流淚,也只有無能為力,他十分痛恨此刻的自己。

 

「大日本帝國一定會贏的。」他溫柔的說著龍在順壓根不關心的事兒,什麼大日本帝國贏不贏,龍在順在乎的只是眼前這個人,僅此而已。偏偏他卻以這個壓榨朝鮮許久的國家名義出征,任誰都開心不起來,尤其他口口聲聲喊著“在順”時,龍在順更怎麼捨得讓他離開。

 

「所以別擔心,在順、沒事的。」

 

「尹斗俊,你太狡猾了……」

 

「我們在順啊、不要哭,好嗎?」

 

「斗俊、斗俊、尹斗俊……」像怕忘記他名字般,龍在順不斷重複叨念。

 

「在順啊、在順啊、龍在順啊……」他輕輕的左手拇指摩娑著龍在順的肌膚,不同於以往被龍在順恥笑好幾次笑的沒心沒肺,他眼波似水的柔和,抿成一字的莞爾,溫柔無比的笑靨,是龍在順從未見過。

 

龍在順伸手覆住溫柔觸摸自己的大手,任由眼淚一顆顆滑落,他仍直勾勾盯著眼前的人,短暫的時間卻想要用此生去記住這個人的五官長相、黝黑的皮膚、如陽光爽朗的笑容、熾熱的使人眷戀的溫度,他的全部、全部烙印在自己心頭上。

 

「當戰爭結束,我也會在夏天結束前回來的。」他傾身於龍在順耳際輕聲許下個允諾。

 

「我……」這瞬間腦海浮現與他經歷這段成長時光的大小事,太多話想告訴他,還是只能隱沒於舌後,將所有思緒化成最簡潔的話語告訴他:「……等你。」

 

龍在順在模糊的視線中,望見對方右手小拇置於空中,猶如孩提時代的他們,眨了眼隨著淚水的滑落,目光變得清晰,對方昂昂手略為催促,龍在順緩緩伸出小拇指勾住,大拇指牢牢印壓於彼此。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你也是。」

 

「在順,保重了。」當他將左手收回的時候,龍在順的手傻傻滯留於半空中,掌心上他的餘溫,如同他的離去,快速的消失殆盡。

 

龍在順遠望著他歸隊後,身旁突然出現兩名日籍軍人,拿著長槍抵在他的背,示警他不許亂跑,也不能再有其他動作,所以連回頭再看自己一眼都沒辦法,直到龍在順再也無法從眾多人中找到他的身影。

 

他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離開了龍在順的生活。

 

之後,龍在順不分日夜,只要人清醒著,便會打開收音機聆聽,聽政府那端是否能宣布戰爭的捷報,但過了無數個白晝黑夜,各區戰況都未因多徵招許多年輕的朝鮮籍日本兵而好轉。

 

就在他離開後的第二個夏季,美國轟炸機前後於日本的廣島、長崎投下最新核彈武器,大日本帝國最後沒能敵過國土連天的烽火、人民的傷亡流血浮丘,日本天皇透過收播機向全世界告知戰爭落幕,這消息相對是告知朝鮮半島的人民,大日本帝國結束長達三十五年的高壓統治。

 

正當全國人民興高采烈重回祖國懷抱時,龍在順卻開心不太起來,牆上的日曆已來到夏日的尾聲,這兩年未收到他任何一封來自日本的信,不曉得他是否能於約定的時間內回來?

 

那一年,他沒能在螢火蟲消失前回來。

 

龍在順也在那年換掉跟了自己十七年,因生於日本殖民年代而起的名字。他改名為“龍俊亨”,自己就像在歷史的河流中乘著一葉竹舟,只能隨波前進。

 

而龍俊亨好想與他分享這個消息,可隔年的夏季末,當時與他同期被徵招的年輕孩子,傷的殘的,只要還仍嚥著一口氣的,竭盡所能拖著不在康健的身子,回到屬於他們的國土上。

 

看著身邊許多一家子父母親,簇擁能在槍林彈雨下,活著歸來的兒子痛哭失聲,龍俊亨於火車站前探長了脖子,還是沒能等到他回來,只有一名自稱是跟他待在同一戰線的好友,將一顆破爛不堪的扣子塞進龍俊亨手中。

 

龍俊亨凝視著攤在掌心上的鈕扣,忍住落淚的衝動,向對方詢問是否有見到這個鈕扣主人最後的身影與下落,對方輕嘆口氣且搖了搖頭,無法完整的說出龍俊亨盼望聽見的消息。

 

對方說那是他珍視如命的寶物,在硝煙彈雨的戰場一有休憩時刻,他便會從懷裡掏出扣子,那時的他臉上總是漾起一抹淺笑,如此重要的物品卻不小心被遺落,於是他將之拾起,轉交給與他交情甚好的龍俊亨,望有朝一日能物歸原主。

 

目送對方遠去的身影,龍俊亨垂下眼望著手上的扣子,他曉得自己只能繼續帶著與他許下的承諾,在每年夏日結束前,期盼他的歸來。

 

從那之後,龍俊亨忘了又蹉跎多少時光,原本重回自由的朝鮮半島,再次於列強間戰爭的犧牲品,到處橫屍遍野、人民只能不斷的逃竄、原是肥沃的國土也變得白草黃沙,歷經三年的戰爭,最後以北緯三十八度為停戰線,分成南北兩個國家。

 

經濟、文化、國家在他成年之前有了劇烈的變化,龍俊亨已經無法細細回想起各種細節的不同,他忙於適應不同以前教育下的環境,而時間卻猶如潺潺的流水,了無聲息的不斷流逝。

 

 

 

 

從長廊仰望的天空依然像被水洗過一樣的湛藍,微風吹拂過與幼時相同的氣息,樹影恣意搖曳,金色的光點透過葉間縫隙灑落下來。

 

龍俊亨站起身子,隨手拍拍屁股後頭的灰塵,拖著舊疾不方便行走的腿,來到自家庭院的池子邊,俯瞰池裡盛開粉色花瓣的觀音蓮,心底塵封的記憶,彷彿跟著血液的流動湧上心頭。

 

「觀音蓮開花了……」龍俊亨彷彿感覺身旁站了那個思慕許久的人,低聲的咕噥像是對他傾訴,“這個不曾綻放的蓮花開花了,你有看見嗎?”。

 

與他的許多回憶已成了往事,但每每想起關於“他”的一點一滴,以為不會再有任何情緒波動的心頭,還是隱隱作痛。

 

未曾對他說完的話,全都埋在心頭上,能記得一清二楚,即便腦海中已經無法完整的繪出那張熟悉的面容。

 

他就像約定中的每一年夏末,一去不復返。

 

夏日涼爽的微風輕輕蕩漾,風鈴再次響起清脆悅耳的聲響,於寂靜的長廊中迴盪,清澈且嘹亮。

 

龍俊亨拉了拉批於肩頭的針織罩衫,徐徐抬起頭,仰望著唯一沒有改變過的藍天,獨自呢喃著:「只是好想在夏天結束前…再見你一面啊……」

 

只想在夏天結束前,把當年未訴說的話,好好告訴你。

 

但第十五個夏日就要結束了……

我…還是沒等到你回來。

 

 

──END──

 

 

《後記》

 

好不容易把最後一章節寫完,原本預計能在夏天結束前寫完這篇文,結果發現能在秋意漸濃前完成,似乎也勉強算在合格範圍內吧?

 

這文靈感來的很突然,因為聽了森山直太郎的《夏日的終曲》,恰巧於看完《信長協奏曲》,對於亂世、戰亂有點小興趣,所以去研究了一下大概二戰時期的韓國,然後就這樣完成了16000+的文,因為我很喜歡二戰時期的歷史,剛好能發揮,覺得開心。

 

其實結局在我寫第一章的時候就已經寫好,只是中間幾個成長階段真的難產很久,又是那句老話,我曾經想把這文當成全一篇的文章,結果發現字數根本不夠,結果篇幅一直增加、增加,增加到成了五個章節,如果讓大家更能體會斗龍成長的小竹馬情感,那就好了,因為我不打算著墨龍俊亨家的情況(#)

 

使用舊名“龍在順”是因為覺得剛好在一個改朝換代時,能改成“龍俊亨”做一個契機,也是見證歷史的一個伏筆,所以有不少人會說“龍在順”看了不習慣,放心!我寫文也常常不小心寫成“龍俊亨”。

 

最近文章都比較偏日系(?)的感覺,但整個好考驗我描述場景的能力,有一度很想跳樓,而且覺得最近的文風都不像我了!還有什麼蘋果糖啊、畢業送鈕扣啊、請以朝鮮被日本教化而有的文化交流來解釋吧!

 

我一直都是喜歡寫開放式結局,原本想寫寫可能有尹斗俊回來的機會,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可以覺得他戰死沙場、也可以覺得其實他還活著,只是某些原因無法回國,必須留在日本生活(真的有不少二戰後留居日本的韓國人喔)、至於結局如何還是大家自行去想像囉!由作者交代似乎不太好呢!

 

好久沒寫中長篇的文章了,覺得很耗體力,因為懶癌常常發作,所以進度往往不如預期,不過這篇可以說是近期我最喜歡的一篇文章,如果大家會喜歡我也很開心囉!所以不自覺廢話也跟著多了!之後有機會在其他文章中相見吧!不過…最近想寫《進擊的巨人》(#

 

還有…秋天真的到了呢!

 

   2016.09.30   1113 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