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火通明的高樓大廈鱗次櫛比,澄黃色的路燈燈光在從天而下的雨水中暈染開來,仿若霓虹閃爍著七彩光芒,鄭大賢呆然地站在公司大門口,眼睜睜望著前方被連日豪雨累積而成的水坑,被雨珠滴落敲打出陣陣水花。

 

鄭大賢長盱了一口氣,惋惜地瞅著不見停歇的雨滴喃喃說道:「美好的星期五就這樣泡湯了……」

 

 

鄭大賢原本完美的規畫好,今天去買他最愛的One Piece最新一集單行本,還有逛逛相關週邊商品,然後帶著滿心期待的情緒窩在房間,且欣賞熱血激昂的故事且享受美好的假期。

 

但連日下起可媲美颱風的狂風暴雨,不只打斷他美好的計畫,甚至將他唯一一把傘給折騰到四分五裂,導致他下班只能像個雕像愣愣凝望雨滴,思忖著各種可行方案前往地鐵站。

 

鄭大賢不斷左右來回的目光,最後落在右手緊拎的黑色公事包,可裏頭放了不少工作用的資料,他內心百般糾結,是要選擇不禿頭,還是保護好工作資料?

 

「可惡啊!!!!!」伴著怒氣值爆表的嘶吼,鄭大賢將公事包如稀世珍寶般塞進自己西裝外套內護好,便一鼓作氣衝了出去,任由雨滴無情拍打他的頭頂。

 

「下雨天真的糟透了!!禿頭就禿頭吧!是帥哥禿頭也很帥!!!」路上撐傘的行人對於一名男子莫名其妙的破口大罵,皆投以異樣的眼光,但鄭大賢完全不以為意。

 

與其等待不知何時會停止落下的雨水,不如趁現在雨勢不甚滂沱之際,飛奔到地鐵站才是明智之舉。

 

鄭大賢老遠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背影,打著一把在幽暗夜幕格外顯眼的亮黃色雨傘,鄭大賢不假思索,直接快步跑進那把傘下,嚇得雨傘主人停下了腳步,且錯愕地瞠大他渾黑雙眼,瞪著那個擅自闖進來的人。

 

「嘿、胖才!」鄭大賢一面隨意拍了拍停滯於髮絲的水珠,一面大口喘氣說道。

 

「呀西!鄭大賢!你想嚇死誰啊?我小心臟可經不起嚇!」

 

「抱歉、抱歉!」劉永才都做好被吐槽的心理準備,但鄭大賢卻是出乎意料的反應,心不在焉的隨意敷衍,無暇理會劉永才所說的話,他眼裡只有工作資料的安危。

 

「你怎麼淋成這樣?你的雨傘呢?」劉永才看著鄭大賢濕漉漉的髮絲仍夾帶著雨珠,而他正細心檢查著公事包內的資料無心顧及,劉永才無聲的嘆息。

 

「今天上班的時候,被突然刮起的強風吹到開花了……」鄭大賢好不委屈的說。

 

「真是的,你下班時怎麼不打給我?」劉永才雖然不好氣的說道,但還是從口袋掏出手帕為鄭大賢擦拭停留於髮絲上的雨珠。

 

聽聞劉永才的話,鄭大賢手邊動作頓了下,他還真的沒想到這個預料之外的選項。

 

「幹嘛?一臉智障的表情。」見鄭大賢仿若時間靜止般一動也不動,劉永才也停止擦拭水珠。

 

「嗯,我還真的忘記能打給你。」鄭大賢百般真摯的說,聽得劉永才華麗的翻了個白眼,還嫌翻一個不夠多。

 

鄭大賢讀得出來,劉永才眼神流露的鄙視有多強烈,甚至明白了他那“我懶得說你”的神情,鄭大賢自認神經還沒粗到像塊木頭般遲鈍。

 

「胖才,晚餐吃了嗎?」見劉永才默默收回的手帕,鄭大賢順勢搶過他手中的雨傘主權。

 

「還沒。」

 

「那要不要一起吃?」鄭大賢知道劉永才沒駁斥“胖才”,再加上自己剛才舉動大概惹他不愉快,趕緊討好的說道:「我請客喔!」

 

見鄭大賢有心賠罪,劉永才倒也坦然接受:「我要吃五花肉。」

 

「好~」爽快的答應。

 

「還有糖醋炸雞。」

 

「等、等等……」以為用一個五花肉就可以安撫劉永才彆扭的心情,是鄭大賢天大的失算。

 

「還要韓牛。」劉永才不顧鄭大賢似乎面有難色,繼續點餐。

 

「……你能不能體諒我的荷包?」

 

劉永才選擇性失聰,對於鄭大賢裝可憐的話,完全置若罔聞:「有炸雞一定不能忘記啤酒。」

 

鄭大賢很想告訴劉永才,一個晚上這樣吃,肚子上的脂肪可會更加頑固,但他沒有那個狗膽阻止──畢竟,他已經先得罪劉永才在先。

 

「還有要點什麼嗎?」鄭大賢雖語露百般無奈,卻仍對劉永才投以寵溺的微笑,劉永才眼角瞥見趕緊收回視線,原本還想鬧的情緒都煙消雲散。

 

「嗯…應該沒有了吧!」

 

鄭大賢話鋒一轉:「對了,今天要不要順便來我家住?」

 

「……」哪裡順便?劉永才很想如此問。

 

「要嗎?要嗎?」

 

鄭大賢熱情的邀約,劉永才實在無法拒絕──確實他也拒絕不了這男人的任何請求──劉永才瞄了一眼鄭大賢滿心期待的表情,故作鎮定的說:「……那先陪我回家一趟。」

 

「好。」即使劉永才自始至終都未正眼看向自己,但鄭大賢察覺那渲染至頸肩的彤紅,早已出賣了他的思緒,鄭大賢因此更加雀躍,不自覺哼起不成調的旋律。

 

「心情這麼好啊?」劉永才總算肯正面望向鄭大賢,不明所以的問。

 

「沒有啊!」語氣輕飄到彷彿快飛到天上去了。

 

──下雨天,其實也不壞嘛!

 

 

 

 

──END──

 

 

 

《後記》

 

這是南部接連一個多禮拜大雨的靈感,雨在下下去南部都變成爛番薯了

端午三天連假,我根本只是從港都大雨回到墾丁大雨的概念

雖然下雨上班、出去玩都很麻煩,但可以在盛夏感受到涼爽的溫度,也頗舒服的

 

很久沒寫文,小段子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適合久違的賢才

也趁他們來台灣前找回一點愛意(是不是想被BABAY#

宅宅的鄭大賢大概就是我的寫照(不准亂講##

 

而且寫一寫,突然想到,我很久很久以前有寫過一篇賢才也是下雨天

我還回頭找了一下,還真的是黑暗的過去啊……那時候的我怎麼可以寫出那種劉永才跟那種鄭大賢呢?(扶額

不管劇情,小懿爛文筆還是一樣爛得無可救藥,所以最後小懿依舊關心大家目珠喔~

 

下次咱們有緣再相會~

對了,鄭大賢生日快樂喔!這篇就是生日賀文喔!

 

   2018.06.22   PM 045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