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容國像沒骨頭似的,軟趴趴倚著陽台上的欄杆,有一口沒一口哈著在深藍色的夜幕中格外顯目的白煙,滿天的星斗與首爾大徑相挺,彷彿靠著微弱的星光,都能照亮整個夏威夷的夜晚。

 

「呦、Bang。」身後傳來的聲音,方容國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全隊裡只有一個人敢如此大膽放肆地跟自己講話,甚至不加任何敬語的直稱名諱。

 

 

「幹嘛?」

 

「沒啊~想問問你這幾天拍攝好玩嗎?」來到方容國身邊,不同於方容國,他是雙手靠著欄杆,斜過頭朝方容國露出笑容可掬的一抹笑,問了些無傷大雅的無聊話兒。

 

「不錯啊!夏威夷很棒。」方容國語氣中藏不住喜悅,聽得出來即便是出國拍攝節目,仍有達到放鬆的效果,畢竟不管到哪兒,只要逃離首爾充滿壓迫的環境,出了國去哪多少都能釋放點壓力。

 

「可惜!一路都沒有穿著清涼草裙的美女相伴。」金力燦嘖嘖了好幾聲,十分惋惜的說道,當然惹來方容國的白眼乙枚。

 

「倒是你,金力燦,你來我房間幹嘛?」

 

「沒有啊!我不能純關懷隊友嗎? 」金力燦臉上沒有一絲不悅,依舊笑臉迎人,悠然自得地說道。

 

「你確定是關懷隊友嗎?」方容國再次吸了口菸草,接著昂首趣味性地吐出一圈圈猶如甜甜圈般的雲煙。

 

金力燦目不轉睛地瞅著方容國吐出的白煙:「不然呢?你覺得是什麼?」

 

方容國偏過頭,斬釘截鐵的說:「只是無聊。」知金力燦莫方容國也。

 

「殿下,汝怎能誤會臣妾呢?」

 

「不是嗎?」方容國對於金力燦沒頭沒腦開演起什麼八點檔無聊的古裝戲碼早已見慣司空,而且方容國深信以自己對金力燦的了解,這種猜測定不會出錯,然,事實也是如此。

 

金力燦頓了幾秒,原還想辯,轉了轉眼珠子想不到還有什麼好理由,最後放棄,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好吧!沒錯!其實臣妾就是來探查敵情。」

 

「汝有什麼要狡辯的?」方容國意外的配合金力燦發蠢。

 

「臣妾無話可說啊!殿下。」

 

「哈哈~你到底在演哪齣?而且為什麼你會自稱臣妾啦?」被金力燦怪裡怪氣的古人聲調,逗得咯咯笑。

 

有時連金力燦也不懂這個方容國的詭異笑點在哪?

 

但被方容國輕鬆愉悅的氛圍感染,金力燦也跟著輕笑,一把奪過噙在方容國嘴角的煙草,熟稔的放進自己嘴裡:「不要忘記這個笑容喔!」

 

「哈?」

 

不理會一頭霧水的方容國,金力燦將白煙毫不保留全吐在方容國臉上,嗆得他狂咳不已。

 

「你、你、咳咳咳咳……」也太沒良心了吧?

 

見狀,金力燦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不顧方容國還沒醒神,獨自揮揮手離開且說:「然後不要出國了還在工作寫歌,煞風景。」

 

方容國不解的目送金力燦再次離去的背影,直到房門再次遭人帶上,眨眨眼反除了下金力燦的“諫言”。

 

「真是,其實是來偷我菸吧?」方容國獨自一人流洩出笑聲來,他明白那是金力燦小心眼的溫柔。

 

 

 

──END──

 

 

 

 

《後記》

 

這篇文章背景是大概兩年前,B.A.P為了拍攝《美好的一天》,遠飛到夏威夷。然後當初我寫一半之後就再也寫不出來,好不容易將這篇文章整個寫完後(前一陣子被打到,翻了舊有的坑,妄想能填滿坑的某懿),竟出了方容國合約到期離開公司的新聞。

 

不知怎麼的,我只有難受,沒有難過。

 

難受六個人短時間可能無法同在舞台上,但對於容國的離開,我不意外,也覺得離開公司對他來說是好的,各種想法閃過腦海裡,如果日後兔子的歌也能繼續用阿邦寫得歌該有多好,天下是無不散的宴席,盼望他們有朝一日能又聚在一起,我相信以他們經歷過許多事情後,六個人的感情是很堅固的。

 

腦海中能腦補的畫面還是很多,阿邦的靈魂(???)一直是站在他們身邊的,有機會當然還會繼續寫文,對於上了年紀的老迷妹也是一種考驗,只是最近某懿沉淪在遊戲的707角色中啊!有機會707可以變成第一個我寫遊戲角色的同人文(X)

 

啊怎麼突然穿插古裝劇,我絕對不會說,我最近在看《如懿傳》R!然後我沒有看《延禧攻略》,千萬別找我討論,如果要聊《如懿傳》歡迎跟我討論(##哈哈~

 

阿邦!我愛你啊!來點播《I Remember》吧!小懿也跟大家Say See you next time千萬別期待(FK#

 

   2018.08.30   0514 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