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指南☆

瀏覽文章前請閱讀守則Q&A
部落格文章已整頓完畢,歡迎尋寶喔

留言一直都是寫文的最大動力喔

 

“范德伍要員,今日起有位新人交由你專門負責監督。”

 

范德伍半瞇起眼,聽筒傳來老大交待最新的任務,他感到十分心疲力盡,通常託付給他的任務,不是時效性快結束的燙手山芋,就是猶如皮球般被踢來踢去的麻煩事兒,估計這次也不例外。

 

但要在這情報局生存下去,容不得他拒絕。

 

「是。」范德伍嘆了幾不可聞的氣息,接下此次委派的任務。

 

 

范德伍來到組織提供的地址處,是一棟外表平凡無奇的住家大樓地下室,鮮豔如火的紅澄澄髮絲,襯得那名胸前擁住厚重書籍的小鬼,那雙黃橙色的眼眸更為突兀,即便用了細框眼鏡也遮擋不住,極具各種衝急性的初次見面。

 

「你就是…新來的?」范德伍不敢置信的上下來回打量眼前一看就還在學年紀,個頭約到自己肩頭的小孩,自己的任務是監督新人?還是當保姆?

 

小孩兒悄悄收緊環抱書本的手,試圖遮掩住來到新環境的不安,輕輕地頷首。

 

自從接到這任務後,范德伍不曉得自己究竟嘆了多少口氣,更不明白老大為何讓一個應該在學校操場奔跑玩耍年紀的孩子入組織。

 

只是初次見面的禮節,自我介紹不能少:「我是特務─范德伍要員。」

 

小孩垂下眼瞼,視線左右來回飄移,覺得十分不知所措,嗑嗑巴巴地說:「我、我是崔……」

 

范德伍厚實的手掌直接拍了拍他的頭頂,隨即打斷他的話:「你在加入組織的同時,就已經捨棄你原本的名字,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只能是組織為你起的『707』,知道嗎?」

 

「嗯……」

 

「你覺得『707』這名字如何?」

 

「都可以。」

 

「嗚哇!你就不能跟個小鬼一樣鬼吼鬼叫一下嗎?」范德伍咳了一聲,清清嗓子,學習他記憶中小屁孩亢奮的語調繼續說:「『707?跟007好像!感覺就是很厲害的特工,好棒的名字』,或者『咦?707這什麼名字?好奇怪!』像這樣。」

 

被組織命名為“707要員”的小鬼頭,眨了眨澄黃色的眼珠子,面無表情的盯著范德伍,瞧得范德伍各種尷尬癌發作,覺得很不好意思,畢竟他可是個大人,不是十六七歲的女高中生在瞎起鬨。

 

「總之……」范德伍再次清嗓,故作鎮定的說道:「以後我負責監督你執行任務,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跟我說。」

 

707沒有過多的話語,安靜的點頭示意。

 

范德伍對眼前過於彆扭壓抑的孩子,無奈的嘆息,搔了搔頭,想到往後的日子要與這孩子長時間相處,又長盱一口氣。

 

范德伍記得那一年他方20歲,而那名被組織取名為“707”的少年才14歲。

 

 

 

 

 

707不出范德伍所料,是個不苟言笑的搭檔,讓平日聒噪不已的范德伍各種不適應,但撇除個性異常沉默寡言外,707要員在組織託付的任務表現上,卻是出乎他意料的卓越。

 

不曉得707在哪兒學習電腦二進位演繹法,他可以突破任何國家組織與私人企業擁有高度防護的防火牆竊取到機密資料,出色的表現猶如個精明幹練的老手駭客,讓人完全忘了他仍是未成年的孩子。

 

有一個讓范德伍百思不得其解的是,707手中常捧著那猶如六法全書厚重的書籍不是什麼計算機概論,還是電腦相關程式寫法的書本,而是一本阿拉伯文字典。

 

「為什麼是阿拉伯文?」范德伍雙手環胸,俯視趴在地板上愜意將字典當成雜誌一頁頁翻閱的707,沒忍住困惑的問。

 

707昂首瞅著范德伍,百般真摯的回答:「因為我要考歐盟的官方語言認證。」

 

范德伍頓時錯愕地睜大眼,難以置信地問:「你…認真?」

 

「假的。」707再次低下頭平靜地翻閱字典且說:「是因為覺得有趣。」

 

范德伍沉默了幾秒,發自內心感嘆:「沒想到…你會開玩笑。」

 

「是因為范德伍看起來很好捉弄。」

 

──嘖、還真是不可愛的臭小鬼。

 

然而,老大再次捎來有關707要員的訊息,已是組織贊助他出國讀書──雖然也不曉得學習哪一塊兒──范德伍才赫然察覺當初矮個頭的小鬼,視線不知不覺已經可以與自己平視了。

 

「我雖然不怎麼擔心你,但還是要提醒你,我們幹這一行的,出門在外還是小心為妙,畢竟不知何時會被其他組織盯上,日後我不在你身邊,你自己可要多注意。」范德伍語重心長的說,視線則筆直盯著眼前寬闊的馬路,開著近日狠下心花下大把鈔票購買的藍寶堅尼,奉老大之意親自送707前往機場。

 

「范德伍你確定你不擔心嗎?」對於范德伍如婆媽般連珠炮的叮嚀,707沒有半點不耐煩,氣定神閒地玩著他近日著迷的手機遊戲說。

 

707的反問讓范德伍不解:「嗯?我不是說我不怎麼擔心嗎?」

 

「那你還是多擔心我一下比較好。」

 

「為什麼?」

 

「畢竟你主人這次出國深造不知道何時回來,身為女僕的你,不是應該要好好擔心一下嗎?」

 

「誰是你女僕啊?」范德伍忍不住咆哮,要不是現在還在高速公路飆車,他還真想騰出一隻手來掐死這個不討喜的小鬼:「還不是你吃完東西垃圾隨手亂丟,我是真的看不下才動手打掃,你可以為同住一個屋簷下生活的我著想嗎?」

 

霎時,范德伍眼角餘光瞥見玩著手機的707揚起了嘴角,這些年雖然他還是拘謹著不多話,但嶄露笑容的次數倒多了不少。

 

而比起“女僕”,范德伍覺得自己更像是個“保姆”,畢竟他可是看著707一路成長,雖然他出國讀書期間,范德伍可暫時卸下任務監督一職,但他們“朝夕相處”多年,目送707拎著一卡29吋行李箱的背影掩沒於入境人潮的那刻,一股落寞之情竟湧上范德伍心頭。

 

「不能有這種情緒……難道我精神訓練還不夠嗎?」范德伍晃了晃腦袋,想把那種與特務不相符的感傷情緒拋諸腦後。

 

那之後,707如人間蒸發般無消無息,在哪兒讀書、在哪兒做了些什麼,組織內沒走漏出半點風聲,范德伍自然無從問起,他只能猜測707或許就像個普通學生,下課玩玩社團培養興趣,拓展人際關係、讀讀各科學目增進各領域的知識,如此平淡無奇的一般人生活,范德伍雖無法想像這是707那種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會做的事兒,但只要他過得好,又有何不為。

 

當范德伍以為707永遠不會再回韓國之際,他又接到老大的電話命令,要他即刻前往仁川機場,接一接好些年沒見著面的失蹤人口。

 

「什麼啊?一通電話打來就復我監督一職了?」范德伍愣愣地凝視早已暗下的手機螢幕,老大那通電話也不管他現在手邊工作忙不忙,得不得空,自顧自交待完就結束通話。

 

范德伍也只能認命地摸摸鼻子,立刻放下手邊的活兒,聽從指示前去機場接那許久不見的小鬼頭。

 

范德伍開著當初送他至機場的寶貝愛車,腦中不斷思忖彼此見面後,該說些什麼話比較不尷尬。

 

范德伍駕輕就熟地駛入國際航廈外頭,遠遠便看見那惹眼的鮮紅色髮絲,懶骨頭似的坐在深紅色的行李箱上頭,不知何時換了個黃黑相間的粗框眼鏡,給人的氛圍也不似從前拘謹,整個人成熟了不少。

 

「也是,都過這麼些年了……」范德伍獨自碎嘴且將車子臨停接送區,透過照後鏡確認後方無來車,他便從駕駛座輕巧地鑽了出來。

 

范德伍徐徐朝707走近,只見他與離開韓國那時一樣,時時刻刻離開不了手機,低著頭認真把玩手機,絲毫沒察覺范德伍靠近,身為一個秘密特務,連這一丁點警覺性都沒有,范德伍不由得搖頭咋舌。

 

「呀、你這個不合格的特務!」

 

聞聲707抬起頭,望著依舊身著一襲神秘黑色套裝的范德伍,笑嘻嘻的說:「哦~范德伍,你來啦?」

 

范德伍先是愣了好幾秒,他沒想到這小子竟也能敞開心房的燦笑,瞧著那張以前那張老繃緊五官的面容,張揚起純真無邪的笑,范德伍不禁跟著他一同漾起一抹淡淡的笑靨。

 

范德伍記得那一年他26歲,而707剛滿20歲。

 

 

 

 

 

後日談

 

707單手托腮,看似愜意的啜飲提神用的咖啡,但他格外認真瞅的不是組織指派駭客任務的電腦螢幕,而是一旁高畫質螢幕顯示的監視器畫面,壓根沒心思去完成這次老大催促已過時效的任務。

 

范德伍翻了個華麗的白眼,關掉手中的吸塵器,房間再次回歸寧靜,不好氣的呼喚:「呀、707要員!」

 

707優雅的轉過椅子,面對身後那名將淺棕色髮絲紮起小馬尾,穿戴白色圍裙,完美演繹最稱職的家政婦女王,漾起范德伍最厭惡──因為范德伍總無法精準猜測707的笑容背後謀劃的惡作劇有多可怕,他可是707惡作劇的最大受害者──的燦爛笑容:「什麼事?瑪莉‧范德伍女士。」

 

「第一、我不叫瑪莉;第二、不要叫我女士;第三、你他媽的到底要不要趕快完成工作?我們人頭快不保了!我竟然還在這裡幫你打掃!!!」范德伍越說越氣憤,他完全搞不清自己到底是特務,還是707的專屬女傭了。

 

「別著急,范德伍女士。」707根本沒把范德伍的咆哮聽進去,兀自朝他招了招手,喚他過來。

 

范德伍躊躇半晌,還是乖巧地來到707身旁,不明所以的問:「幹嘛?」

 

707手指向監視器螢幕,彷彿孩子炫耀新玩具般,興高采烈的說道:「你看!你看!這是RFA的新成員,很可愛吧?」

 

范德伍隨他手指方向看去,沉了一張臉,心情五味雜陳,他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情緒,當下沒有立即吐槽吐得707滿臉,已經夠讓那小鬼詫異了,自己還一個字都無法從喉嚨擠出來,這情況才更加詭譎。

 

范德伍深深盱了口氣,用著素日平淡的口吻說:「那位小姐真的很可愛,但707要員你要認真工作了嗎?」

 

「范德伍,你怎麼了?」雖然平常看起來是個粗枝大葉,吃完的洋芋片鋁箔包、喝完的汽水罐都隨地亂丟,邋裡邋遢少根筋的人,但他總能機警得察覺環境與空氣中瀰漫氛圍的一點兒變化。

 

「沒什麼,我只是想喊你蟑螂,在這麼髒亂的環境,竟然還可以這麼堅強的活下去。」范德伍悄然的轉移了話題,707自然沒繼續追問下去。

 

「如果范德伍是女人,我一定會愛死你的。」

 

「哈?」

 

「幫我打掃整理房間、幫我洗衣服、還會在我最愛的蜂蜜洋芋片沒庫存貨時,幫我準備好,也奉上一瓶最棒可口卡樂,你這麼善解人意,有誰會不喜歡呢?」

 

范德伍彎腰默默拾起遺落於地板的抹布,憤恨的揉成一團,當顆球直接往707的後腦門兒砸過去,只見707頭也沒回,於抹布砸中的前一秒神奇的偏頭躲過。

 

「真懷念你剛進組織的時候,那時候多乖、多安靜。」范德伍不由得感慨。

 

「別懷念,我會讓你愛上現在的707。」707信心滿滿的說道,伴著他獨特爽朗的笑聲。

 

范德伍不知道什麼是什麼時機點,發生了什麼事兒,可以讓以前安靜到誤以為是啞巴的臭小鬼,整個性情大變,或許現在開朗風趣的707才是原本沒有過多壓抑,最真誠的他吧?

 

只是,地上若多一條抹布,范德伍絕對會再次發動攻擊教訓這白目的小子。

 

 

──END──

 

 

 

 

《後記》

 

沒想到這一篇文有出來跟大家見面,因為時間拖越久,我寫這篇文的情緒少了很多,但我還是默默的將這文給填完,一整篇篇幅也是滿滿的3800+,快恭喜我戰勝了我的懶癌、戰勝了我廢物看《如懿傳》的人生(#),然後我不知道文的名稱該怎麼取,一直提到笑容,我就乾脆取“Smile”好了(不要這麼隨便#)

 

而靈感是跑了707線後,看了秘密02故事,范德伍說了一句“我跟你認識的時間,比跟RFA成員都還要久”,也看過707個性大變的人,覺得707跟范德伍的羈絆十分深厚,雖然沒有描述太多,但我覺得7CP很可以吃啊啊啊(怒吼)雖然整體故事7范的激情不多,主要在描述他們的成長(??)

 

根據707線故事,還有其他線拼湊起來的時間點,大略猜測了一下國中進入情報局工作的707年紀,那時候也覺得范德伍年紀要比707大,到現在時間軸70722歲了,范德伍應該也不要到30歲比較好,所以讓他們之間只差6歲設定XD

 

20歲那年707在國外跳級大學畢業,也收到從Rika那兒拍的世瀾照片,看到世瀾笑得很開心,認為世瀾過得很好,所以他性情大變,變成讓大部分人跳坑喜歡的707,啊、我好像不小心在後記爆雷(#)

 

總之,707是個很有故事的人,他線我目前跑了兩回,還是很喜歡,可能會想把他七個結局都跑完,然後關於《神秘信使》的遊戲安麗文,我也會努力戰勝我得懶癌跟大家見面討論囉~

 

如果下次有什麼靈感再發文了~See you next time!最近讓我吃的CP好少啊!(抹臉#)

 

   2018.10.03   0509 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的:D
  • 謝謝大大賜糧>"<
    很喜歡最後那份帶著一點遺憾(?)的日常感XD
    很喜歡這個CP但吃的人好少啊Q_Q
  • 我也很喜歡這對CP啊啊啊啊~
    但是707跟流星的組合卻更多人QAQQQQQ
    歡迎多來跟我聊這CP啊!范德伍這麼美,這麼需要被攻,為什麼沒什麼人吃呢?(欸

    yamapi790220 於 2018/10/30 1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