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永才屢步蹣跚的走回租屋的路上,疲憊的搥了搥肩頭,整理了一天的文件,不只眼痠還有手痠,手頭上的事情尚未完成,教授又喊著他去處理下一件事情,明明教授就有專屬的研究生不分配工作,就老喊左永才右永才的使喚。

 

 

 

受教授青睞不是件壞事,在外人眼裡是如此看待,但劉永才並非這樣想。

 

他大學畢業後沒有繼續升學的打算,就算跟教授關係特別好,除了期中期末考有暗示性考題可得知外,好像也沒什麼好處,前提還要為教授做牛做馬,那劉永才還寧可誰都沒看見自己的能力。

 

「能者多勞嘛!」同窗好友老是在一旁說如此風涼的話,天知道劉永才此生最痛恨的就是這句話。

 

有能力的人就是注定要過勞死嗎?

 

劉永才總是白眼那些好友。

 

想到教授劉永才覺得習慣性的偏頭痛又要發作,還是點到為止。

 

回到學校外租屋的地方,熟稔的從側背包掏出鑰匙放進鑰匙孔內,向右方轉動的同時,劉永才覺得很不對勁,應該要有解鎖的聲響竟然沒有,劉永才忍不住稍稍皺起眉頭,扭動把手推開門走進去。

 

原本主人不在的房間應是昏暗,日光燈大大的照亮房間每個地方,劉永才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不是自己出門忘記關燈,更不是房間遭小偷,而是某個討人厭的學長又擅自進來自己的地盤。

 

劉永才快速的脫掉鞋子,經過小套房浴室沒幾步就直接看到一個人影大剌剌單手撐著好看的臉蛋,側躺於自己的單人床上。

 

「唉呀~我們永才回家啦?」宛如自己才是房間主人般,看見劉永才便露出大大兔牙的傻子笑靨。

 

「學長,請你不要擅自進來我房間。」劉永才隨手將側背包甩到地上,無奈的向床上的小霸王非議。

 

「我已經在你們學校畢業幾年了。」還是掛著傻子般明朗的笑容說道:「而且,你明知道我不喜歡你喊我學長。」

 

劉永才稍稍睨了床上人兒一眼,一面將脫下的外套掛到牆上一面敷衍地回答:「是、是,力燦哥這次來又有什麼事情要我解決?」

 

「講那什麼話啊?我不能沒事找你嗎?」金力燦獨自咯咯笑了起來。

 

「你哪次沒事找我過?」劉永才回想起來,打從跟金力燦認識後,這個大他兩屆的學長根本就像小他兩屆的學弟一樣,什麼事情都要自己照料,出什麼事情也是丟給自己解決,劉永才覺得更加悲慘是自己竟然還心甘情願做這些。

 

「比如我想你,所以過來。」原本傻呆呆的笑容帶上一絲邪魅的妖豔,劉永才知道金力燦是真的有事情,只是不管哪種樣貌的金力燦,劉永才都看得很是心醉。

 

「發生什麼事嗎?」劉永才的個性本來就是比較直接,沒有耐心玩什麼拐彎抹角彆扭的遊戲。

 

「永才啊我真的想你啊!」金力燦放棄舒服的側躺姿勢,直接埋頭倒向身後劉永才舒服柔軟的枕頭上。

 

「是發生什麼事情想起我?」

 

「哈哈~永才真的是不相信我。」金力燦微微嘟嘴,雖然劉永才說的是事實:「噯我很笨嗎?」

 

「嗯,很笨。」不過到底誰才笨呢?劉永才心裡嗤笑了一聲。

 

「嘿嘿太容易原諒他了我……哈哈…..」最後幾個笑聲頓時失去原本平順的語調,悲傷梗在喉頭,察覺聲調些微顫抖,金力燦趕緊閉上嘴。

 

劉永才偏頭望那個面牆的背影,輕輕地嘆氣,安靜地走到床沿邊,悄然坐下,一手安撫似的磨蹭著金力燦那短袖裸露外頭的白皙肌膚。

 

金力燦這個人有個很神奇的魔力,劉永才明明手痠到快斷掉,卻能一直拍打安慰他曾不覺得累;劉永才明明眼睛痠到快瞎掉,金力燦出現在眼前的時候都不忍閉上眼休息,就怕漏看他那一絲絲的表情變化。

 

「哥,沒事吧?」劉永才知道自己這樣問很蠢,答案永遠只有一個,金力燦不可能沒事。

 

接著在靜謐到快掐死劉永才的空間,偶爾響起斷斷續續的抽噎聲,更讓劉永才的左胸口狠狠發疼。

 

「哥力燦哥力燦金力燦……

 

劉永才還像個機器人機械式的喊著,手機械式的磨蹭,霍地,感受到輕拍背的主人轉過身子,劉永才還沒來得及反應,那個人又中猴似的從床上彈了起來,臉上帶著兩條未乾的淚痕,哭得宛如小兔子的紅眼睛,直直瞪著劉永才。

 

「做、做什麼?」劉永才不明所以看著動作一氣呵成,上一秒哭著,下一秒又瞪著自己的學長。

 

「噯吻我。」濕潤的眼眸,教淚水濡濕黏在一塊兒的睫毛,眨巴眨巴盯著劉永才,那畫面好不可愛,只是那個人說的話卻無敵不可愛,他是在說什麼鬼話?

 

「你瘋了喔?」劉氏嘴砲靈敏的反擊,只為了遮掩自己的焦躁不安。

 

「我沒有瘋!」

 

「光叫我吻你就夠瘋了!」劉永才嘆口氣,逕自的站起身,沒想過老是慢一拍的金力燦竟會眼明手快的捉住他的手腕,力氣還大到能一把將他拉回床上。

 

為什麼他可以劈腿我不行?」金力燦強行翻了身子,欺壓在劉永才身上,背對日光燈的他讓劉永才讀不出此刻臉上是什麼表情,或許好看的眉頭皺在一起,喜歡上揚的嘴角狠狠的落下,滑過臉龐的水珠再次滋潤了快乾的淚痕。

 

「哥,你是在賭氣。」

 

「我、沒、有。」這叫當局者迷。

 

「你、有。」這叫死都要讓你清醒。

 

「劉永才,你不也喜歡我嗎?」金力燦根本是下意識的反駁,這話讓平常總是理智冷靜的劉永才,心臟快跳了一拍,慌了。

 

見劉永才沒有回話,金力燦繼續嘶吼:「那為什麼不願意吻我?」

 

劉永才自認為極度冷靜的腦袋,此刻卻響著如當機的嗶嗶聲,金力燦臉上的淚珠這次直接打在劉永才臉頰上,那種微熱的濕潤觸感,讓劉永才更加不知所措。

 

金力燦趁著劉永才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之際,逐漸俯下身,直到唇上感受到另一片的溫暖,劉永才頓時回了神,瞪大雙眼望著那如水龍頭不曾關上,死死閉上,眼睫毛卻不斷顫抖的人兒。

 

劉永才覺得自己很卑劣。

 

明明應該要推開的,卻捨不得,那個自己永遠無法擁有的金力燦。

 

親吻了劉永才的額頭,順勢往下到英挺的鼻尖,如嬰兒般細緻的臉蛋,最後回到柔潤豐厚的雙唇,劉永才始終沒有回應金力燦任何一個親吻,金力燦啜泣的趴到劉永才胸膛上,最後放聲大哭。

 

金力燦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另一半劈腿,劉永才一直覺得人是個很奇妙的生物,上天給了金力燦男女老少都會喜愛的體質,卻給他與眾不同的性向;上天給了金力燦比女人還要漂亮的外貌,卻也給他一個無法安定的感情世界。

 

一路上,金力燦的感情來來去去了好多人,最終提分手的永遠都不是金力燦,劉永才每次每次只能作為一個好友,細心且耐心的陪伴在他身旁走過那些痛苦流淚的日子。

 

聽著耳畔邊傳來金力燦哭累後斷斷續續的抽噎聲,劉永才伸手環住他,輕拍著他的背幫忙順氣。

 

比起在意金力燦衝動之下吻了自己,劉永才更是無奈長期這樣相處的他們,悄然無聲的再次嘆息。

 

金力燦,還是學不會再聰明一點,老是重蹈覆轍,遇到傷心事依舊習慣用那把曾交給金力燦使用的備份鑰匙,跑來這專屬自己的小空間。

 

而自己,明明下了好幾次決心,甚至想發狠不去關心任何金力燦的事情,往往也是徒勞。

 

 

 

劉永才,總是學不會,如何不去愛你

 

 

──金力燦。

 

 

 

──END──

 

 

 

 

 

 

《後記》

 

演唱會結束我的才燦魂大發,不要懷疑是才燦,不要跟我爭什麼燦才,我是All燦派的(甩髮),而且這是我第二篇才燦說……

 

上禮拜某一天吃完午餐看到林俊傑的“學不會”,好一陣子的歌了,就很想寫篇文,那個看起來很聰明的劉永才,其實就是笨得可以,最近喜歡寫糾結感的單戀(#),好像兩情相悅的文寫多了,有點膩了(#)

 

這文無敵應景,因為老娘這禮拜也要去學校送學妹畢業,嗚嗚我也畢業一年了啊!一年的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呢!而且我也是要去賴學妹家(?XDDDD

 

關於劉永才被使喚(?的心聲,剛好就是自己很不爽的地方,嗯嗯,完全這麼想無誤,那句“能者多勞”只能在做事的時候安慰自己,但實際上聽這種風涼話,根本開心不起來,真的很想說,出一張嘴的人太多了!唉唉我後記在寫什麼啊!(太太冷靜#)

 

總之最後結尾成這樣,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就這樣,最近寫文都很懶散,開太多坑的結果完全就不想去填任何一個(#),繼續短篇快樂生活好了?XDDDD

 

   2013.06.18   0946 PM

文章標籤

BAP 才燦

全站熱搜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