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大賢瞇起渾黑又大的眼睛,默默縮起脖子躲進拉高的灰色圍巾裏頭,認真且仔細的研究起站牌底下的各公車路線圖。

  

媽啊首爾的路線怎麼這麼複雜?

 

 

正大賢已經在公車站杵了三十分鐘了,研究很久就是沒有心得,他很想開口問,又有些害怕,聽釜山的朋友總說,首爾人會歧視講地方方言的人,都覺得他們是土包子,原本正大賢還拍拍胸膛,自信滿滿地回說“拜託!釜山話才是男人的語言”,誰知實際到了首爾,身邊所有人滿口都是標準的首爾話,反而讓正大賢突然不敢開口。

 

於是乎,正大賢就這麼跟好幾輛公車擦身而過,很想開口問司機,每每都是欲言又止收場,冷冷地看著車門呼了一聲緩緩關上,然後車子揚長而去。

 

正當正大賢仍在思忖是否該像個男子漢一樣開口詢問,一台公車緩徐徐的開進站。

 

 

正大賢,你是男人!是男人就不要怕,開口問!

 

 

正大賢內心中的釜山男子剽悍基因不斷躁動。

 

待所有人都上車後,正大賢鼓起勇氣猛然從圍巾中抬起頭,死死的瞪著司機大叔,不,更正,這班車的司機不像傳統印象是中年體態發福的大叔,竟然是一名十分年輕,長相也十分清秀的男子。

 

「請問您要搭乘嗎?」司機困惑的瞅著呆站於車門口,不知道要不要上車的正大賢。

 

正大賢頭猛然一抬,他不想顧慮那麼多了,就算被笑又怎樣?總比浪費時間好吧!

 

「請問有到S大嗎?」努力壓抑釜山濃厚的腔調,很是彆扭的問。

 

……S大?」司機愣愣地看著正大賢數秒。

 

等待司機回覆的時間,即便是短短的不到三秒空白期,正大賢卻覺得仿佛已經過了一個世紀之久,吞口水的咕嚕聲,莫名的於自己耳邊放大好幾倍。

 

下一秒司機換了極度愉悅的口吻,充滿朝氣的說道:「S大!有啊!上車吧!」

 

正大賢承認,他被嚇到了,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朝氣蓬勃的司機,而且他司機笑著跟他招手快上車時,他發現司機笑起來十分和善,甚至可愛,會露出大大的兩顆兔牙,感覺很親切。

 

正大賢趕緊抬起腳步走上車,車門也隨之關上,當他左顧右盼尋找位置的時候,不免看見有幾個小女生低偷竊竊私語還發出一點笑聲,正大賢當然有聽見一點她們對話內容,無非就是笑他那奇怪的口音。

 

還有一些人在自己上車後,送來好幾個白眼,也許就是自己躊躇猶豫時,浪費了他們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正大賢只好默默低下頭,找了一個人的位置,飛快地鑽了進去。

 

 

其實,首爾人真的很冷漠……

 

 

正大賢是如此覺得,釜山的朋友當初也是這麼告誡自己,可是偏偏選中他來面試的S大,就是坐落於首爾市區,他不得不隻身前來首爾,若是好運真的上了S大,往後四年的日子,他可是要在首爾度過啊!

 

倏忽,略微沙啞的聲音透過車內廣播器傳來,正大賢知道是司機的聲音,他告知下一站停靠的位置,順便還偷偷透漏哪兒有好吃的東西,帶點風趣口吻的介紹,竟然讓一些人發出笑聲。

 

凝望著司機的位置,正大賢重新對首爾人下了一個定義。

 

 

也許,也不是所有人都很冷漠啊……

 

 

 

 

說真的,正大賢比起坐車欣賞風景,更多的時候,他是認真看著司機與乘客的互動。

 

每個乘客上下車,他總是會大聲地說“謝謝”、“歡迎搭乘”,有時更是貼心地告訴他們下車要注意後方來車,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司機,至少在釜山坐車上下學的自己從沒遇過,服務這麼貼心的司機。

 

短短二十分的路程,來到環線公車路線的最後一站,是當司機透過廣播器說要抵達最後一站時,正大賢猛然倒抽一口氣。

 

糟了!他不知道哪一站下車才是S大,會不會剛剛就錯過了?他都忙著觀察司機,都忘記問他要在哪一站下車。

 

車子緩緩向站牌靠近,最後整個停了下來,正大賢不知道該怎麼辦,應該去問問司機?還是默默地又坐一次環線,趁機找尋S大的蹤影?

 

「最後一站囉~客人,要下車了喔!」司機輕快愉悅的聲音不是從擴音器處傳來,而是在正大賢低下的頭頂上。

 

「呃……」正大賢徐徐地抬起頭,對上司機笑瞇成一條線的眼,他左右看了看,全車子只剩自己一個乘客,悄悄的將視線回到司機臉上,掛起尷尬無比的笑容。

 

「最後一站你下車,走大概五分鐘看到一間超商左轉,超商對面就是S大囉!」司機好心的指引正大賢,還順手塞了一個旅遊地圖給他。

 

「這個是?」

 

「哈哈~我們公司為旅客準備的小地圖,你應該是來S大考試的同學吧!不要迷路!考試要加油喔!」

 

「你怎麼知道的呀?」話說一說又不禁回到原本的釜山腔調。

 

「哈哈~感覺囉!」司機笑得更加開心:「吶吶,你那是哪一區的方言?好酷喔!」

 

……釜山。」第一次看到有人為自己講方言感到雀躍,正大賢內心莫名的膨脹起一股快樂,滿滿的,填滿整個心,唇角的笑也大大的咧到快耳朵旁。

 

「好酷!好酷!多說幾句來聽聽~」

 

「你不用上班嗎?」正大賢放棄配合首爾人的標準話,決定直接用釜山腔調與之抗衡。

 

「要啊!等等還要開車回去呢!」說到上班,司機臉上瞬間變得陰鬱,微微噘起嘴,如果有個狗尾巴,肯定是悲傷地垂下。

 

正大賢偏頭望見手上提著提神用的咖啡,遲疑了幾秒,默默地站起身,直直地伸手將咖啡遞到司機面前。

 

「嗯?」司機愣愣的瞅著咖啡幾秒,又對上正大賢,露出疑惑的神情。

 

「咖啡。」正大賢再次縮起脖子,明明天冷得要命,肯定是車子上暖氣太強讓他強烈感受到自己雙頰居然在發燙。

 

「給我?」滿臉藏不住欣喜。

 

正大賢很是用力的點頭,望見正大賢應允,司機趕緊接過咖啡,眼神閃爍著感謝的光芒,嘴巴上自然又嘮叨了起來。

 

「今天太晚出門,剛好忘記買咖啡提神,噢噢噢,客人,謝謝您!您考試一定順利啊!」

 

聞見司機充滿感謝的話,正大賢竟然忍不住噗哧的笑出聲來,這位司機實在是有夠可愛。

 

「嘿嘿~我們……」正大賢眼珠子轉了轉,思考一下大學可能的開學時間,自信滿滿地說道:「今年九月S大見。」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又是那個鄰居哥哥般的笑容,看得正大賢嘴角也一同上揚。

 

「那時肯定再請你一杯咖啡。」正大賢撈起座位下的背包,一把甩到自己肩上。

 

「美式咖啡喔!」倒也挺配合的說道。

 

「這有什麼問題?」正大賢對司機比了個OK的手勢,便屁顛屁顛走下車。

 

走了沒幾步路後,聞見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響,正大賢突然慢下腳步,偷偷的回頭看一下,剛才坐的環線公車後頭車牌旁掛著駕駛人的名字。

 

 

“金力燦”

 

 

金力燦透過後照鏡瞥見回頭看著自己的公車後頭的那位黝黑少年,臉上浮起連自己都不易察覺得一抹微笑,心情說不出來的大好。

 

一手熟稔的轉動方向盤,另一手掇起方才從少年那兒得到的咖啡,愜意地啜飲了一口,突然吐了吐舌頭,慢條斯理地將咖啡放回原來的位置。

 

 

 

啊啊剛剛應該問一下是什麼咖啡的……

 

好甜是焦糖瑪奇朵啊!

 

 

 

 

──END──

 

 

 

 

 

 

《後記》

 

我不會說因為看了優良司機的影片,莫名地寫出這文,而且這還是我某天走路上班的時候想到(?)XDDDDD

 

說要寫賢燦,說好久,我總算湊好了ALL燦文了~哈哈哈~今年的目標結束了!哈哈哈~所以我們其他文就慢慢來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總之,就是這樣,金力燦離不開美式咖啡,正大賢離不開釜山方言(什麼鬼?),誰知道我想表達什麼?(哭臉)

 

這幾天寫文很怠惰,寫一半看影片,寫一片寫短文,數星星對不起你,我明天在追進度…(哭奔(?))

 

   2012.12.26   0401 PM

文章標籤

BAP 賢燦

全站熱搜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