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內一名發福的中年男子,臉色隨著翻閱手中文件變得更加難看,眉頭越鎖越緊,最後索性站起身,隔著辦公桌將手中一疊紙甩到面前男子身上,男子機警地閉上眼,任由紙張拍打到自己身上後,隨之散落一地。

 

 

「方容國,這是什麼企劃書?」中年男子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方容國,生氣的質問。

 

「經理,這是您昨天要求的今年聖誕節推出的特別企劃。」方容國冷靜的抬起眼,沉著的回答。

 

「這種爛東西,你寫得出來?」

 

方容國張開嘴,想為自己辯白,但想想還是作罷,明明都照經理要求修改好幾次,每次總會被退件,多說話只會為自己找更多麻煩。

 

「怎麼?幹嘛不回話?」

 

方容國抿抿嘴,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經理,恕我直言,您要求的我都有照寫,我實在不懂哪裡您不滿意。」

 

「你的意思是我的問題了?」中年男子扯歪一邊唇角壞笑,看得方容國內心一顫,他有不好的預感。

 

「沒有,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在我底下做事很累,是不是?」

 

「沒那回事。」方容國急著辯解,即使真的是很累,有個反覆無常的老闆。

 

「滾!你給我滾!這樣你就不會累了!」經理不由分說直接指著門口,方容國微微瞪大眼睛,有些反應不過來。

 

「經、經理……

 

「我說的還不夠明嗎?」

 

「我……

 

「你!可以收東西走人了!」經理一屁股坐下,翹著二郎腿,用濃濃鄙視的眼神睨著方容國。

 

方容國欲言又止,最後只說了句“謝謝照顧”便轉身離開,走回自己位置上開始收拾東西,引來其他同事關心,他也只笑說“沒辦法讓經理喜歡,只好走人”,同事們雖然口頭上也為方容國打抱不平,但一見經理走出辦公室各個鳥獸散,若無其事的回到自己位置上繼續工作。

 

抱著裝滿東西的紙箱走出辦公大樓,離開前不忘抬頭多看幾眼陪伴自己一年半的地方,這份工作是方容國第一份工作,剛踏進社會還不太懂職場的應對進退,一畢業努力待在首爾拚事業,沒想到就這麼荒謬的理由被炒魷魚了。

 

也許這是自己的一種磨練,方容國不斷如此告訴自己。

 

 

 

 

人生有大起有大落,當遇見一件不如意的事情

 

其他更悲慘的事情也會隨之而來。

 

方容國有深深的體會,上帝有時是把所有窗給關上,想要趕盡殺絕。

 

 

 

 

方容國一回家所有東西全擺在地上不想動,蜷曲著雙腿,窩在床鋪上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辦,突然,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

 

「容國你在上班嗎?」母親聲音有些哽咽。

 

……不打緊,你說吧!」方容國還不敢坦承他失業了,就在一個小時前。

 

「你現在能回來嗎?」

 

「怎麼了?」

 

母親哭著訴說爺爺去世了,方容國瞬間失了神。

 

爺爺是從小把自己拉拔到大,代替總是出門工作的父母照顧自己,記得要去首爾就讀高中時,爺爺用著不太好使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頭,告訴自己“出門在外要小心,遇到挫折跌倒要自己站起來”,那雙小時候覺得很大的手掌,如今,那雙手已經不再有暖心的溫度。

 

方容國隨便找了個包,塞了幾件衣服,拿起錢包飛快的奔到火車站搭車回家。

 

其實首爾跟仁川距離很近,偏偏距離越是近,孩子在外越不會想回家,自從畢業後方容國再也沒回家過,老想著這麼近回家方便,自己應該先在首爾闖出一片天在光榮回去,卻錯過了好多事情,忘記老人家比起看見孩子事業有成,更想看見孩子三不五時回來探望自己。

 

坐在靠車窗的位置,凝望窗外快速流動的風景,許多想法於腦中一閃而過,後悔不甘心,縱使淚水已經逐漸填滿眼,方容國趕緊仰起頭,不服輸的不願讓淚落下。

 

 

 

 

再一次回到首爾,方容國眼睛下方有黑到不能在黑的黑眼圈,處理完爺爺的後事,也鼓起勇氣告訴母親自己失去工作,但他坦言,還想在首爾闖一次。

 

看見家門旁的信箱塞了一張張信用卡帳單,他想起回家前幾天,房東登門拜訪,語氣委婉的要求他趕快繳房租,在拿不出錢可能要下最後通牒。

 

方容國深深的嘆息,抽走所有信件,畢業後從不跟家裡拿半毛錢,那時候是,現在也是後,往後更是,不想要自己變成一個負擔。

 

其實方容國已經身心俱疲了……

 

如果這次真的行不了,就回家吧!

 

用著這樣的念頭,方容國換上久違的正裝,也可能是陪伴他最後一次的西裝,前往浴室稍稍盥洗,將好幾個星期沒處理好的面容,重新整理一次。

 

踏出家門,霍地停下腳步,仰望首爾清澈的藍天伴著幾多純白的雲,乾冷的空氣竄進鼻腔、氣管跟胃,讓方容國格外清醒。

 

「希望一切順利。」低聲咕噥後便往地鐵站走去。

 

地鐵站人潮絡繹不絕,方容國也被人群東擠西擠,腳步不斷被絆住,連走進地鐵站都是個問題,方容國東張西望了一會兒,今天好似在地鐵站廣場舉辦些活動,難怪人群比平常還要多。

 

……先生!」這裡一堆男的都是先生,方容國不以為意仍往前走。

 

「先生!先生!方容國先生!」最後聽見自己的名字,方容國錯愕的回頭看,只見一名頂著搶眼亮金色頭髮的男子,不斷揮著手中的一張薄薄的紙往自己跑來。

 

「喏!方容國先生,這是你的履歷表吧?」男子外表很清秀,皮膚白皙,笑起來可以看見大大的兔牙,傻氣又帶滿純真的笑容。

 

「啊!還我!」方容國有點惱羞的一把搶回自己的履歷表。

 

「嘿嘿~方先生心情不好?」男子倒是不介意方容國的態度差,自顧自笑著。

 

「關你什麼事?」方容國冷了一張臉,男子卻沒因此失去笑容,反而帶著更大的笑靨。

 

「現在我們正在辦Free Hug的活動,我覺得你很需要喔!」男子不由分說一個箭步往前,便緊緊摟住方容國。

 

男子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代替冷颼颼的空氣竄進方容國鼻腔內,讓他放鬆了不少,霧水漸漸填滿了雙眼,喉嚨卡著許多酸楚。

 

方容國沒有推開男子,慢慢的伸起手拽住男子背後的衣服,頭深深埋在男子肩上。

 

內心好像有什麼逐漸崩潰,那些日子累積起來的不開心,還有不甘心,逐一瓦解。

 

「這是什麼爛活動……」方容國悶著聲音小小的抱怨。

 

 

 

有時候不如就承認一下,我並沒有想像中那樣堅強……

 

我也想被溫暖地抱一下……

 

 

 

「唷!金力燦!」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喚回金力燦遊走的神。

 

「噢,容國,下班啦?」金力燦撇頭衝著方容國淡淡的笑。

 

「嗯,你等很久?」方容國瞧見金力燦略微通紅的鼻子,不禁伸手將金力燦脖子上的圍巾在拉高點。

 

「沒有,我也剛下班。」只露出渾圓的大眼,笑彎了。

 

「你剛在看什麼?」

 

「看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擁抱的地方。」

 

「呀,不要每次要搭地鐵都看一次!」

 

「沒辦法,想起你那天哭好醜就心情好好!」

 

「臭小子,你找死!」方容國舉起手作勢要揍人,金力燦見狀趕緊拽住手臂,整個人黏了上去,頭死死的枕在方容國肩上,他知道方容國捨不得動手。

 

「嘿嘿~連你哭那麼醜我都喜歡喔!」

 

「呿!」方容國睨了一眼依舊笑得喜吱吱的金力燦,唇角也被感染的向上勾起。

 

拉下金力燦勾住自己手臂的手,鬆開手指縫隙,緊緊扣住金力燦五指,金力燦稍稍吃驚了一下,隨即又恢復笑不見眼的笑容,跟著方容國的步伐併肩走進人群。

 

 

 

 

──END──

 

 

 

 

 

 

《後記》

 

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打出這種文章,做人會不會這麼衰?我倒是不知道,但真的會有這種跌到最深谷底的時候

 

可能是看了神話放送,李珉雨進入憤怒房間前的設定,失去愛人、失去工作、失去財產,最後珉雨選擇了自殺,但如果身邊能有個人給擁抱,會不會一切又不一樣了呢?

 

好啦,我對不起方容國,把他設定成這樣,但我自己寫得很快樂又很順利事怎麼回事?

 

數星星依舊緩慢,雖然也是90,但短篇寫了就是不一樣,說好的賢燦去哪呢?

 

 

2012.11.20   1135PM

    文章標籤

    BAP 90line 容燦

    全站熱搜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