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準烘,今年十七歲,高中二年級,人稱母胎SOLO,因為這十七年裡,我沒有跟任何人交往談戀愛過,始終都是自己一個人。

 

 

我一直認為跟稱兄道弟的好朋友度過學生時代,似乎沒什麼不好,我不用為另一半說的氣話煩惱,也不用為了想要討好另一半而苦惱,畢竟女人心海底針,誰能懂呢?

 

現在我本職是個學生,就該好好讀書,何必浪費力氣在感情生活上?

 

 

所以說,單身,有什麼不好?

 

 

秉持這種想法的我,卻沒想到會那麼有一天,就這麼有一個人闖進我的世界,滿腦子都是他略為低沉的嗓音,還有好看的笑臉。

 

回過神才發現攤在眼前的筆記本上寫了滿滿他的名字,金力燦

 

深怕被別人看見,左顧右盼了一會兒,台上老師講得口沫橫飛,同學們也聽得十分津津有味,壓根都沒心注意到我,飛快地拿起桌邊的橡皮擦趕緊擦拭掉。

 

國文這種死板板的科目,我認真聽只會打哈欠,老師的話就像催眠曲,我會一直點頭贊同老師的話,最後就直接趴倒在桌子上,與其讓這種事情發生,我還是繼續回味我今天跟力燦哥一起上學那份開心。

 

力燦哥是住我家隔壁姐姐,全孝盛的表弟,今年力燦哥剛從師範大學畢業,大學規定畢業這年得到分發的學校當實習老師,恰巧那間分發的學校就是我所就讀的高中,為了讓力燦哥方便上下班,他實習的這一年,便住在孝盛姊姊家。

 

而我忘不了那天在孝盛姐姐家門口遇到他的情形。

 

 

 

 

「呃呃同學!同學!」

 

聽見有人的呼喊,我忍不住回頭,畢竟這條巷子目前只有我一個人。

 

……怎麼了?」看見一個人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吃力地走著,我停在原地問。

 

「可以麻煩你幫我一個忙嗎?」汗水濡濕的髮絲緊緊貼著他的額頭跟兩側,雖然看起來有點拙,我卻覺得他流滿汗的臉龐於落日的照耀下在發光,格外漂亮!

 

我知道用“漂亮”形容一個男生很奇怪,但好像又找不到其他更貼切的詞語來形容了!

 

白皙的皮膚因為熱而顯得有些通紅,慣性微微噘起的紅唇,英挺的鼻子,霸氣的眉毛,總之,眼前這個人就像是從藝術家手中雕刻出來的完美作品。

 

就是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可以幫我提一下筆電嗎?」掛滿行李的手,勉強伸出一袋黑色包包,看來他很需要人幫忙,我也沒多想趕緊衝上前,或許,那時候是抱著希望他能記住我的心態幫忙吧?

 

「啊~~金~力~燦~~!!!」一道高亢又獨特的吶喊,我聽了十七年絕對不會聽錯,這肯定是隔壁充滿活力的孝盛姐姐,也謝謝姐姐讓我知道這個人的名字。

 

「姐,妳不覺得該來幫我拿東西嗎?」

 

「你好意思讓一個女生幫忙嗎?」

 

「你是男的,沒差!」力燦哥答得十分順口,下一秒便聽見他的哀嚎聲,看來是被孝盛姐姐修理了!

 

「喔~準烘啊!你怎麼在幫他?」孝盛姐姐終於注意到我的存在,轉頭看向我問。

 

「哦,妳認識?」

 

「他可是你要去實習學校的學生,好好打好關係吧!」孝盛姐姐拍了拍力燦的尖頭,力道似乎沒拿捏好,這麼一拍讓原本走得有些緩慢的力燦哥,差點往前跌。

 

「姐,你小力一點啦!!!」

 

「好了啦!都到家了,還叫人家拿。」孝盛姐姐搶走我手上的筆電,跑進家前不忘在賞力燦哥肩膀上一掌,讓好不容易站直的力燦哥又往前踉蹌了好幾步。

 

「那個暴力女……」力燦哥奮力甩了一下肩上的行李,口中不滿的碎碎念,突然發現我還在,趕緊回過頭來。

 

「嗯準烘啊……」我知道力燦哥是照個孝盛姐姐喊,即使發音有些不準確,但聽見他口中說出自己的名字,還是感到雀躍。

 

「嗯……」我故作鎮定地回,不能讓喜悅寫滿臉上。

 

「嘿嘿~謝謝你啊!」力燦哥很努力地伸長手揉了柔我的頭髮,畢竟我比哥還要高出一小截,他摸得有些吃力。

 

我目送力燦哥的身影離開,直到孝盛姐姐家的大門口關上,我才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家。

 

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這種感覺,漸漸他的身影會不斷於腦海中浮現,只要他一個小小的動作自己就能微笑,只要他摸摸自己的頭一整天都能快樂。

 

 

 

 

我該怎麼辦啊?

 

不管你在哪,我的眼裡都只有你。

 

我喜歡趴在窗台邊遠望著另一棟你正在教學的身影,有時候多麼期盼我就是那班的學生,上課看著你,那也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我連這麼愚蠢的事情都奢望過,看來愛情真的會讓一個人的智商變低。

 

愛情也會讓人變得勇敢,就像我現在凍結著身體,跟力燦哥站在孝盛姐姐家門口玩著大眼瞪大眼的遊戲。

 

這是因為我一句“等一下”,阻止力燦哥的步伐踏進孝盛姐姐家而出現的畫面。

 

「準烘啊!怎麼了?」力燦哥說過,他覺得我名字後面就應該多一個語助詞,這樣才可愛,雖然我抗議過感覺很老土,但力燦哥仍堅持這麼喊,我最後還是放任他,就變相的當成是力燦哥對我的愛稱吧!

 

「雖然我還小,沒辦法買給你好東西……」我緊緊攢住沒扎進褲子的襯衫下擺,鼓起好大的勇氣,照著昨晚對鏡子練習的台詞說出。

 

「沒關係啦!你認真讀書就是對我最大的禮物了!」傻愣愣的力燦哥完全不懂我的心,他可能以為我是想回報昨天哥請我吃的冰淇淋。

 

「哥,不是的!你聽我說完……

 

「是嗎?那你說。」力燦哥臉上還是掛著我喜歡的兔牙笑容,很陽光也很可愛。

 

「這些話有些害羞我在這方面也是個新手,但會比任何人都好好的對你我會拚死的守護你把我的愛全部給你……」我知道現在腿有點顫抖的樣子很笨拙,腦子努力想著該怎麼向哥表達自己真正的心意。

 

明顯察覺到力燦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反而是一臉正經地看著我,讓我更加不知所措,可是我的話也還沒說完,想盡辦法繼續往下說。

 

「這樣的我或許哥不能接受,哥,你知道嗎?你就是我的全部我只想讓你陪在我身邊只有你而已……

 

「準烘啊……」我的心有點不安,看著力燦哥面無表情的臉孔,雖然還是很好看,但一股恐懼由心升起,原因很簡單,就是害怕被力燦哥拒絕。

 

「力燦哥,和我交往,好嗎?」

 

呼吸突然變得急促,喘息聲在寧靜的巷子裡變得十分顯眼,一瞬間世界就像停止了一樣,直到聽見力燦哥的聲音打破這寂靜。

 

 

……好啊!」

 

笑容又重回力燦哥的臉上,而力燦哥的答覆就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我整個世界,我的臉也同樣泛起淡淡的微笑。

 

 

 

 

──END──

    12.09.20  0558 PM

    文章標籤

    BAP 母子line Z燦

    全站熱搜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