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準烘雙手緊緊抓住腳踝,盤坐於方容國的床上,盯著方容國玩著藍星人口中稱為“線上遊戲”模樣的背影,猶豫好一會兒才開口。

 

 

「哥……

 

「怎麼?」方容國的手指頭快速按壓滑鼠,大爺正在打怪忙得很。

 

「與喜歡的人嘴唇碰到嘴唇叫做接吻,那什麼是做愛做的事?」最準烘問得很真摯,聽得方容國忍不住“噗嗤”了一聲,他記得最準烘設定是十七歲少年不過的確也是到了對性愛有興趣的年紀了。

 

「準烘啊!這種事情是誰跟你說的?」手依舊在鍵盤與滑鼠間快速來回穿梭。

 

……大賢哥。」

 

「你怎麼問?」

 

「『大賢哥,為什麼我每次親完力燦哥,都覺得不太滿足感覺有些空虛怎樣才能改變這種情況?』」最準烘原封不動地將當時跟正大賢的對話紀錄翻出來。

 

「那正大賢就告訴你『做愛做的事』?」

 

「嗯,什麼是愛做的事?」

 

「嗯……」經最準烘這麼一問,方容國轉轉眼珠子,難得撥空幫他思考。「就是用身體告訴對方,我有多愛你,差不多是這樣的意思。」

 

「用身體怎麼告訴對方?也是嘴對嘴這樣說?」

 

「準烘啊你上網去找影片看就行了!」方容國現在無法繼續分心為最準烘解答,遊戲情況有點危險,他快要全軍覆沒了,趕緊打住話題。

 

「影片?」

 

「對!記得不要看錯,是男人跟男人,不是男人跟女人啊!」雖然遊戲狀況讓方容國心急如焚,仍不忘好心提醒。

 

「喔好!」最準烘見方容國沒心思在應付自己,識趣的站起身離開房間,決定去被金力燦充當成辦公室的書房好好找資料。

 

當最準烘關上門的瞬間,便聽見裡頭方容國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聲,吶喊著他的法師死掉了!

 

 

#      #      #

 

 

最準烘小心翼翼的打開書房的門,恰巧現在什麼人都沒有,最準烘直接拉開主控台前的椅子坐下,然後從耳朵裏頭拉出一條電線插進主控台上的接線孔,這是可以讓最準烘核心主機與控台電腦連結的線,也方便資料的傳輸。

 

最準烘隨隨便便輸入幾個關鍵字,就跑出許多上百個相關影片,最準烘像個認真上進的好學生,每個影片都會點入觀賞,雖然多半他都只聽見嗯嗯啊啊的叫聲,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影片就結束了。

 

「難道愛做的事情就是這樣嗎?」最準烘覺得很納悶。

 

最準烘正打算繼續搜尋影片之際,操控滑鼠的手猛然頓住,他體內電腦的掃毒系統突然發出警告。

 

 

WarningWarning!”

 

A writ command during the test has failed to complete.This may be due to a media or read/write error.The system generates an excepion error when using a reference to an invalid system memory address.

 

 

「緊急狀態!緊急狀態!病毒入侵!」最準烘感受到體內有股電流不安分地四處流竄,身體十分不聽話的發顫。

 

Error Wake upError Shut downWake upShut downSorry!」最準烘口中念了好大一串,來不及啟動安全模式,便教病毒入侵強制關機,直接趴倒在主控台上。

 

良久,剛午覺睡醒的金力燦,一面伸懶腰一面走了進來,最近總督可是越盯越緊,大半是因為侵略成效沒有彰顯,他得把皮繃緊一點,認真寫好計畫書才行,正如此盤算好的金力燦,怎知一進來就看到最準烘趴在控台上睡覺?

 

「準烘啊!準烘啊!」金力燦搖了搖一動也不動的最準烘,他記得平常最準烘不是這麼難叫醒的啊!

 

「準……」第三次試圖要叫醒最準烘,他突然從主控台上爬起來,嚇得金力燦趕緊縮回手。

 

最準烘左顧右盼一會兒,搔了搔頭說道:「哦~力燦啊!」

 

最準烘臉上掛起一抹邪魅的笑,金力燦有些愣住,平常的最準烘總是乖巧的喊著“力燦哥”,連被自己偷偷親了一下臉頰都會通紅一張番茄臉的最準烘,現在好像哪兒不一樣了?

 

「準烘,你哪裡壞掉了?」金力燦繞著最準烘走了好幾圈,上下仔細打量一番,感覺系統出問題,又不知道是哪個程式故障,果然,這時候還是請方容國來修理比較快。

 

當金力燦如此決定,拿起話筒要撥號時,最準烘一把搶過電話狠狠地掛上,一句話都不說,紫色的眼眸直直得盯著金力燦。

 

「呀,最準烘,你瘋啦?電話壞了怎麼辦?」金力燦感覺得出來現在的最準烘好有侵略性,一個眼神就好像要把自己攻下。

 

最準烘輕輕的嗤笑,放下話筒的手一把拉過金力燦的手腕:「比起讓電話壞了,我現在想讓力燦壞掉呢!」

 

「呀,你在說什麼鬼話?竟然還跟哥說半語!!!」金力燦奮力甩掉教最準烘捉住的手,說真的,這傢伙肯定沒拿捏好力道,手腕有些發疼啊!

 

最準烘壓根沒去理會金力燦說什麼,他眼裡只剩那一張一合的紅潤雙唇,想也沒多想,直接吻了上去,金力燦被最準烘肆無忌憚的狂吻著,有些招架不住,牙齒甚至磕到唇,痛得金力燦一把推開眼前看似認識又很陌生的最準烘。

 

「呀,你幹嘛?」

 

「我不就說了嗎?我要讓力燦壞掉啊!」語氣好不無辜啊!

 

最準烘臉上依舊帶著天真的笑容,金力燦卻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當最準烘一步步慢慢向他靠近時,他本能似的往後倒退好幾步,直到撞上身後的牆壁,才發覺無路可逃,最準烘更得意的笑了,兀自將金力燦圈在自己跟牆壁中間。

 

看著如此反常的最準烘,他到底怎麼了,金力燦內心也無解,他真的好想問.....

 

這個最準烘,到底是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