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無常。

 

這是劉永才看見鄭大賢領著後頭整整高他一顆頭的小鬼,出現於自己視線裏頭,腦袋一閃而過的想法。

 

 

「這是住我隔壁的弟弟,崔準烘,很不幸的,連大學都跟我讀同一間。」鄭大賢笑嘻嘻的介紹,只見認生的崔準烘微微頷首,禮貌性的意思意思一下。

 

「嗯,真的很不幸。」劉永才發自內心完全認同,沒有絲毫猶豫跟覺得不妥。

 

「呀,劉永才,你應該要吐槽一下的啊!」那是鄭大賢腦內構思好的完美劇場,就是劉永才會表面吐吐槽說句讚美自己的話兒,怎麼這傢伙認識兩年多了,還是摸不著頭緒。

 

說到吐槽,劉永才倒是頗在意一個地方,就是──「呃......你們身高。」

 

「呀!!!閉嘴!!!」鄭大賢聽夠了“你們一高一矮、一白一黑,還真像七爺八爺”這種鳥話,而且他不得不承認崔準烘的生長板還沒闔上,還有繼續向上長的可能,鄭大賢雙手摀住耳朵,奮力的嘶吼,阻止劉永才毒舌。

 

「我還沒說呢!」難得瞧見鄭大賢驚慌失措的模樣,劉永才很樂在其中。

 

「你一定要說什麼七爺八爺、黑白無常吧!」鄭大賢瞇起眼,狠狠來回掃了劉永才好幾眼。

 

「哇!你好聰明喔!」還不忘真的拍了拍手,以示鼓勵。

 

「噗!」發出簡短笑聲的是鄭大賢一旁的七爺,不對,是崔小學弟。

 

「啊!」習慣跟鄭大賢鬥嘴,劉永才都忘了他一旁還有初次見面的小學弟,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頭,勉強擠出一抹自認好看,鄭大賢卻覺得無比噁心的笑容。

 

「永才哥好有趣喔!」那小鬼笑起來臉頰兩側的酒窩深深陷下去,手握拳放在嘴唇前的小動作,整體看起來真的是、無、敵、可、愛。

 

「嘿嘿~還好啦!」劉永才自顧自把崔準烘的話當成是讚美。

 

 

劉永才與崔準烘初認識的氣氛頗溫馨融洽,崔準烘沒有劉永才所看外表痞子惡童般難以親近,當然劉永才亦沒有崔準烘外貌所看冷漠,最後所有傷害全是狠狠留在鄭大賢身上,揮之不去。

 

 

 

 

何時在崔準烘身上看到不一樣的魅力,劉永才說不太上口,勉強有記憶是約莫上學期的期末考左右,崔準烘已退去大學新鮮人的青澀,可能是常跟著鄭大賢跑熱舞社增加跟崔準烘見面交談機會。

 

因為某人在迎新活動看見熱舞社社長文鐘業的舞蹈表演後,春心蕩漾,強迫同樣喜歡跳舞的弟弟進去這個社團製造去熱舞社的機會與藉口,想當然爾,崔準烘成為鄭姓詐欺師把妹...不對,是把帥哥的第一砲灰,劉永才當然不遑多讓當起第二砲灰,跟著姓鄭的常去熱舞社報到,他都差點忘了自己本行是流行音樂社啊!

 

總之,就是因為鄭大賢的關係,劉永才常陪著他到熱舞社後,便被丟到一邊棄之不理,這社團裏頭唯一打過照面的只剩被騙進來的崔小學弟,劉永才或多或少便會去找小學弟聊聊。隨著到訪次數有增無減,小學弟從開始的羞澀回應,漸漸變成一看到劉永才出現,便會搖著尾巴自動跑來,模樣好不可愛,劉永才當然會順順巨型犬的毛,也因此常被姓鄭的笑說自己是崔準烘的主人。

 

期末考前幾周,為了保佑所有學科都All Pass,學校同學間有個不成文的小活動,就是會買了各式各樣的糖果,親手包裝成一包包糖果綜合包,分送給同學、學弟妹或學長姐。

 

大三閒暇時間多了點,劉永才自然也包了不少All Pa糖要分送,腦中列舉了好幾名要送的人,鄭大賢─不送會被他用機關槍的嘴念到學期末最後一天,所以一定要送;金力燦─理由同鄭大賢;方容國─最尊敬的社長大人能不送嗎?等等等等人物都閃過劉永才腦海,直到分配到最後一包,劉永才猶豫了,到底要不要送崔準烘呢?

 

帶著那份猶豫,劉永才跟著鄭大賢又一起到熱舞社報到,跟鄭大賢分開後,崔準烘一貫蹦蹦跳跳跑到自己面前。

 

「喔喔~永才哥!」用著那抹天真爛漫的笑喊道。

 

眼看崔準烘逼近,劉永才內心還在掙扎著,雖然糖果他有帶在身上,能不能鼓起勇氣掏出來還是一個未知數,一眼往崔準烘手上瞄,看見那孩子手上拿著兩包小糖果,果然、人氣滿分啊!

 

「準烘...那是?」劉永才故作不經意的詢問。

 

「剛剛學姐給我的All Pa糖。」

 

「喔......」劉永才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殊不知濃濃的失落卻藏不住,寫滿整張臉,讓崔準烘忍不住偷笑。

 

「永才哥怎麼了?」

 

聞見崔準烘的詢問,劉永才稍稍抬起頭,與他對視了幾秒,又低下頭,從包包掏出包裝精美的糖果包,打趣的說道:「你已經有太多糖果,應該不需要這包吧?」

 

崔準烘乾眨眼了幾次,默默將手上的兩包糖果藏到衣服下擺裏頭,伸出長手遞到劉永才面前,小惡霸似的說道:「你什麼都沒看到!快給我!」

 

「蛤?」劉永才是真的愣住,崔準烘還真是第一次如此強勢的跟自己說話。

 

「給我啦!」崔準烘嘟起嘴,一把奪走劉永才手上的糖果。

 

劉永才低頭看看早已空無一物的手,再度看向眼前的崔小惡霸,無奈的笑道:「我又沒說不給你。」

 

「怕哥反悔嘛!自己先拿。」崔準烘將學姐的兩包糖果先放置於腳邊,開始動手摘劉永才送的All Pa糖,隨意拿了一顆足球巧克力,撕開外包裝直接丟進嘴裡咀嚼,笑容咧的更大,甜膩膩的窩心感湧上彼此心頭。

 

凝視崔準烘吃得很香的模樣,劉永才突然覺得最後鼓起勇氣拿出糖果是對的。或許也是因為這件事情之後,劉永才對崔準烘這孩子更加上心,只要是崔準烘社團校內、校外的舞蹈表演,劉永才就像他的頭號粉絲,拉著鄭大賢一同參加,可能不知不覺間,也被崔準烘特有的個人特質給深深吸引,只是沒有靜下心去查覺。

 

 

 

 

看著舞台上五顏六色的炫彩燈光,一一打在賣力揮舞姿體,隨著節拍、音樂舞動的崔準烘,劉永才忽然想起不久前方認識崔準烘後的大小事,不禁輕輕一笑。

 

還以為已經過了四五年,其實也才過了差不多半年左右,是誰說光陰似箭呢?不過這種熟識已久如故友的感覺,也不錯呢!

 

歌曲一結束,俐落的Ending Pose擺出,定格大口喘氣的模樣,劉永才看了又是會心一笑,他總是羨慕崔準烘長手長腳,跳起舞來格外好看,因為自己是舞癡的關係,而他更喜歡凝視著那一跳舞就會忘我、將身體交給音樂與旋律,盡情擺動的崔準烘。

 

劉永才轉身一面向人道歉一面擠過如沙丁魚罐頭擁擠的舞台搖滾區,手緊緊握著準備給崔準烘的小禮物,往後台走去。

 

戶外場的後台,說穿了,就在舞台兩旁的空地,照慣例右邊是進場,左邊是退場,所以劉永才來到左邊特地為每個表演團隊讓出的空間,一眼便鎖定那個鶴立雞群的小學弟,大步大步跑了過去。

 

「準烘啊!」

 

聞見熟悉的叫聲,崔準烘一回頭便扯出燦爛的笑靨:「啊、永才哥。」

 

跑到崔準烘跟前停下,臉上漾起不輸給崔準烘大大的笑容,從背後拿出一朵深紅色薔薇:「來、禮物,這一次表演得很棒喔!」

 

「這是?」崔準烘傻愣愣的收下,左看看右看看手中的花兒,但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只想和你在一起』。」劉永才別有深意的說道。

 

「蛤?」崔準烘嘴巴張的老大,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他可仍處在方才學長讚許他表演甚佳的歡樂氛圍中啊!

 

「你不是問過我,可不可以剛好也喜歡你?」

 

「欸?????」崔準烘是吃驚無誤,他以為那時候喝醉的劉永才什麼都沒記得,他醒來之後也沒說什麼,相處就跟以前一樣,崔準烘只好把這件事情放在心底,裝做什麼也沒發生,他萬萬沒想到劉永才壓根還記得,甚至給自己回應。

 

「怎麼?不喜歡?」劉永才作勢要搶回送的花朵,怎知崔準烘回過神,趕緊將手抬得老高,堂堂一個超過180的身高就算了,還伸長了手臂,這樣就算劉永才墊高腳尖也觸摸不到。

 

「我又沒說!!!」死小孩跟著劉永才一起墊腳,那花朵兒孤伶伶被留在高處,無論劉永才如何伸手都不可及。

 

──可惡!這傢伙又長高了!!!

 

感覺到徒勞無功,劉永才索性放棄,重新腳踏實地,且氣喘吁吁且瞪著那一派輕鬆的白目鬼。

 

「哥,你應該要說什麼?」惡童崔準烘重出江湖。

 

「什麼?」

 

「我哪知道哥要說什麼?」崔準烘聳了聳肩說道。

 

「呀!!!」

 

反觀崔準烘顯得泰然自若:「嗯?」

 

劉永才靜了幾秒,大口大口喘氣平息呼吸,也冷靜了下來,再次抬起眼瞼看眼前站著三七步,一臉等著劉永才開口的死小孩。

 

「呀......」劉永才明顯有些退縮,不過崔準烘知道那是劉永才害羞的表現。

 

「怎麼?」崔準烘扯歪一邊唇笑著問。

 

──夭壽鬼,這小孩怎麼越看越討打?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愛上我啊?」話越是到後頭越聽不見,要不是崔準烘緊緊的盯著劉永才一開一合的唇,勉強讀出他說的話,不然劉永才的聲音早就被一旁吵雜的人聲、以及音響撥放的音樂蓋過。

 

瞬間空氣凝結了好幾秒,崔準烘與劉永才兩人眨巴眨巴了眼互望,倏忽,崔準烘又放聲大笑,誰讓劉永才那一臉害怕又癡呆的臉實在太可愛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啊!我的永才怎麼這麼可愛啦?」崔準烘一個箭步往前跨,順手將劉永才撈進自己懷裡,頭埋在劉永才肩頭,繼續發顫笑著。

 

「吵、吵死了,講了幾百次,要叫哥。」劉永才弱弱的搥打了幾下崔準烘,儘管不太痛不太養。

 

「那我要多說幾百次。」

 

「什麼?」銳利的口吻飛快的反應。

 

「我愛上永才很久了。」

 

「吵、吵死了!」最後還是賴著崔準烘的胸膛,淡淡的笑了。

 

 

 

──END──

 

 

 

《後記》

其實這篇在演唱會前就已經打一半了,只是中間有一段完全空著,想了好久總算補上,希望看起來沒有很奇怪,這算是Z才《可不可以》系列最後的交代,過去的事情我好想也這樣帶過,也沒有強烈寫出兩人感情變質的事件,希望真的沒有很奇怪,因為我只是想寫那個標題而已,能讓那個超級傲嬌的劉永才親口說出來,就代表他真的很喜歡準烘,這是我自己的感覺啦XDD

 

然後看完演唱會,我被生人劉永才打死了,不只一槍是很多槍,槍槍命中心上,而且他很愛跟準烘對眼,還握手說“謝↓謝↓”,很重音啊!真的太可愛了兩位XDDDD

 

有偷偷放一個90梗在裏面,是有那個意思寫一下90《可不可以》系列,但不曉得我能不能寫完就是,演唱會後遺症持續發燒啊...他們明明剛回國兩天,我卻覺得好像回去好久,看了劉永才照片莫名想啊!好想你們...

 

520這天是不是該跟身邊喜歡的人表白一下呢?(什麼鬼結語#

 

   2014.05.20   0659 PM

文章標籤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