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應我好嗎?好嗎?」

 

…………」靜默代替了回應,對方知道金力燦還在考慮。

 

「好嗎?好嗎?力燦哥、力燦、燦吶~」一面撒嬌一面渴求金力燦給予最希望聽見的回答。

 

 

……如果我們分手後,還能當朋友嗎?」金力燦有些弱弱的問,他一直不敢碰愛情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害怕失去一個最重要的朋友。

 

「當然啊!」

 

十分肯定、信誓旦旦的答覆,似乎給了金力燦最強的安心針,他淺淺勾起一抹笑,答應了鄭大賢的追求。

 

如今回想起來,其實當金力燦決心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彷彿看見了兩人的命運,最後的結局似乎早就已經安排好了。

 

金力燦凝視手機螢幕上鄭大賢傳來關心的訊息─是分手後幾天傳的,距今也過了一個季節,從光坐著便會自動流汗的季節,替換成窗外泛黃的枯葉一一凋落的時節了,許久沒有滑動手機,螢幕自動的淡下,金力燦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閉上雙眼,狠狠按下刪除訊息的按鈕,畫面跳出確定鍵,沒有猶豫地確認。

 

輕嘆口氣,決定許久的事情終於有勇氣實行了,將手機擱置床上,金力燦站起身,環視這占坪小小的單人套房,裏頭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鄭大賢的任何東西。

 

曾擺放兩人合照的電視機上頭,相框早已被金力燦用全家福給代替、曾擺放兩支牙刷預防鄭大賢不請自來忘了帶盥洗用具的地方,早已是一支桃紅色牙刷空蕩蕩擺著、曾堆疊鄭大賢衣物的衣櫥角落,早已擺滿金力燦自己的衣服,全都是屬於金力燦一人的空間,彷彿鄭大賢從沒存在過。

 

倏忽,傳來敲門聲,外頭用自己熟悉的嗓音和著,金力燦放下回憶,前去開門,從半開的隙縫,看見對方一臉正色的模樣,金力燦不免露出平日笑得沒心沒肺的模樣關心。

 

「呀,劉永才,你這是什麼臉啊?」

 

劉永才頗是自動,自行從隙縫中推開了門,一步步走了進來,仍是屎著一張臉:「因為燦哥找我準沒好事啊!」

 

「哪沒好事,有活兒給你做啊!」

 

「我是免費勞工嗎?」劉永才噘起嘴,瞪了一眼金力燦說:「下次收費。」

 

「別這樣!看到我門口那一小箱的東西了吧?」只見劉永才安靜的點點頭,金力燦帶著一抹摸不著思緒的淺笑繼續說:「幫我拿去扔了吧!」

 

「裏頭裝了什麼東西?」劉永才微微蹙眉,不解地問。

 

這會兒反而讓金力燦沉默,靜了半晌,幽幽然的開口道:「大賢的東西我知道應該是我自己丟可是我怕還是狠不下心,如果是你,你一定能好好幫我處理掉。」

 

劉永才沒有回話,他憶起數周前,因為金力燦失魂落魄關在家許久,被自己半推半就拉出去戶外透透氣,世界總是如此之小,偌大的汝矣島公園竟能撞見鄭大賢牽著不知何時又交到的女朋友的手,歡脫的走去出租雙人腳踏車,快樂開心的氛圍和金力燦落魄糜爛的模樣,相差甚遠。

 

「呦!劉永才、回魂喔!」金力燦於失去焦點的劉永才眼眸前上下揮動手。

 

「喔、喔,怎、怎樣?」很顯然剛回魂。

 

「願不願意幫這個忙?」

 

「這些都是那個人全部的東西了吧?」劉永才且來回左右環顧了一下金力燦的小套房且問。

 

只見金力燦點了點頭,劉永才輕輕嘆息,抬起眼瞼望著金力燦:「我可以幫你丟,但哥你要跟我一起去。」

 

金力燦思索了一會兒,抿了抿唇,一聲嘆氣後,最後還是答應了劉永才的要求。

 

 

 

 

劉永才帶著金力燦來到學校操場旁的水泥地角落,將金力燦整理出來一小箱的物品擱置於地上,手中握著方才從便利商店買來的打火機,兩人身後有連接水管的水龍頭,看來這也是劉永才選擇這個地方的理由。

 

兩人始終靜默,沒有一人開口講話,只有操場上運動同學的嬉戲打鬧聲,隔了良久,劉永才無聲嘆口氣後才說道:「哥,我要燒掉了喔!」

 

「嗯動手吧!」金力燦沒了平日朝氣十足的生氣,用著比平常還要沙啞的聲音應允。

 

劉永才得到金力燦允許,二話不說,直接摩擦打火石,啪的一聲燃起小小的紅色火焰,劉永才彎下腰,對準紙箱邊角,接觸到火而開始焦黑的紙箱,逐漸擴散開來,零星的火焰最後吞噬了整個紙箱,變得通紅炙熱。

 

熊熊燃燒的火焰,金力燦看傻了眼,彷彿在火焰中看見自己跟鄭大賢過去的曾經,記得當初他們倆是國中學長學弟關係、然後高中不同學校仍保持著連絡見面、直到大學某次暑假,金力燦以為是鄭大賢開玩笑的說“那讓我當你男朋友”、還有短短數個月,縱使兩人相隔只是一個縣市的距離,那段時間真的很開心過、最後鄭大賢將金力燦約出來,帶他去看海吃大餐,送金力燦回家前給個溫柔的吻,便提出分手──原因只是不愛了。

 

可是,曾經緊緊將我摟在你懷裡,要我怎麼相信你沒愛過了?

 

「哥……」劉永才輕聲喚道,順便拉回金力燦早已神遊的注意力。

 

「嗯?」金力燦不明所以回過頭,便瞅見眉頭再次鎖緊的劉永才。

 

……你哭了。」

 

聽聞劉永才的話,金力燦才猛然察覺臉頰上濕漉漉的溫熱液體,伸手觸摸更感受到水珠是源源不絕的潰堤。

 

「沒、沒有哭,只是眼睛自己出水而已。」金力燦仍是慣性嘴硬。

 

倏忽,金力燦手機突然響起嗡嗡不停歇的震動聲,劉永才看著金力燦許久,見他沒有要接起電話的意思,且探頭看見手機螢幕上斗大三個字“不要接”,且忍不住好奇的問:「怎麼不接?」

 

直到手機震動結束後,劉永才才赫然發現,金力燦握著手機的手也微微顫抖著,他努力壓抑喉頭上的酸楚說道:「……是大賢。」

 

那短暫時停歇的淚水,又再次一顆兩顆接力的奪眶而出,劉永才深深地嘆了好長一口氣,口氣顯然不悅,不是針對金力燦,而是不斷打騷擾電話的那個人說:「他還是會打電話過來嗎?」

 

金力燦沒有回話,只是一邊啜泣一邊點頭表示,劉永才搖搖頭,他知道感情這事兒只有當事人自己走出才真的走出,他最多只能陪伴,就像現在將自己的肩膀借給眼前哭得如梨花帶雨的哥。

 

「他幹嘛又打來?」劉永才不好氣的問。

 

「他、他答應過我分手後還是朋友所以、所以……」金力燦哭得不能自我,一句話無法完整的一次說完。

 

「他不知道他的關心已經沒必要了嗎?」劉永才為金力燦憤恨不平,尤其他知道現在鄭大賢的情況,不論他打來是因為內疚,還是想關心,說真的,都沒有必要,只會像在金力燦尚未痊癒的傷上撒了鹽巴一樣疼。

 

不管劉永才嘴上還叨唸了些什麼,金力燦根本聽不進耳裡,他只是盡情地大哭,這是現在他唯一能做抒發情緒的方法。

 

「哥今天是最後一次為他哭,知道嗎?」劉永才一面摩娑著金力燦背一面盯著逐漸燃燒殆盡的火焰,溫柔的說道。

 

劉永才好像在斷斷續續的抽噎聲中,勉強聽見金力燦如蚊子飛舞般細小薄弱的一聲“嗯”。

 

 

雖然一開始要求做朋友的是自己,真正經歷過才知道……

 

我不堅強,所以別聯絡,好嗎?

 

我不堅強,所以分手後暫時不要做朋友,好嗎?

 

 

 

 

──END──

 

 

 

 

《後記》

 

這是上次假日跟朋友去唱歌,突然唱到梁文音的“分手後不要做朋友”,又很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所以默默地就想寫這樣的文,雖然我也不懂這樣的文章內容到底在寫啥(欸你寫的耶#

 

而且配對真的很難決定,應該是賢燦、還是才燦(?,我自己根本拿不定主意,而且我默默發現我很愛寫金力燦失戀,然後找他女兒(X)劉永才哭訴,詳情請參照【才燦/學不會】這篇XDDDDDDDDD只是把傷害金力燦的人換人而已XDDDD

 

分手後能不能當朋友,當然是要看每個人,當然有人可以像大賢一樣立刻放下情緒當朋友、也有人會跟力燦一樣當下無法放下那份愛無法當朋友、更也有人一分手就跟陌生人一樣無法當朋友,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反正想寫的大概就是那樣,誰懂我想表達什麼?(#

 

然後兔子下禮拜又要回歸了,這是什麼要屎人的節奏?

 

   2014.05.27   1015 PM

文章標籤

BAP 賢燦 才燦

全站熱搜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