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遊戲點文者:Cheng

 

 

鄭大賢最近完全不想靠近那個老是滿面春風、笑得一臉噁心的劉永才。

 

誰讓劉永才老是散發出戀愛中的人毫無智商愚蠢的氛圍,要是太過接近,鄭大賢覺得總有一天,自己不是被劉永才跟崔準烘閃死,就是被劉永才跟崔準烘噁死。

 

「噯你們有完沒完?」

 

對於那個為了爭一瓶飲料而使用全身扭打一起,更正,根本就是崔準烘仗著高人一等的優勢,故意讓劉永才靠近自己,拿高飲料的同時,劉永才不得不整人伊在崔準烘懷裡,才能勉強撐起自己因墊腳而有些重心不穩的身體,在一旁看不下去的鄭大賢,於兩人無智商糾纏了十分鐘─鄭大賢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好耐心─總算開口制止。

 

爭吵中的兩人,十分有默契,不約而同停下手邊的動作,同步率一百的回頭看雙手環胸,一臉鄙視著自己的鄭大賢,臉上還同樣寫上困惑的神情。

 

──馬的,難怪一堆人說情侶在一起久了,會越來越像!

 

可是他們在一起也沒幾個月啊!

 

鄭大賢在心裡憤怒的咆哮歸咆哮,他還是耐著性子勸說:「劉永才,該去社團了!」不知從幾何時,鄭大賢覺得自己都要花很大力氣才能將劉永才跟崔準烘分開,那是一件多麼痛苦的差事啊!

 

「呀,崔準烘!這飲料給我記著!!!」劉永才一面朝鄭大賢走去,還不忘回頭對那個長高又偷墊鞋墊的渾小子叫囂,難怪自己怎樣都奪不回飲料。

 

「算了吧!只是瓶飲料,想喝我等等請你就好了。」鄭大賢白眼,這兩個人真的越活越幼稚了。

 

「焦糖鮮奶茶。」劉少爺開始點單。

 

「你良心在哪?喝便宜一點的紅茶啊、綠茶啊不行嗎?」鄭大賢都忘了劉永才是隻大豺狼,他還妄想戀愛中的劉永才能有點佛心,看來一點都是不可能有。

 

崔準烘愣了幾秒,趁劉永才跟鄭大賢還沒走遠的時候,趕緊追上:「噯!永才!」

 

「靠!講幾百次,要喊哥!」劉永才最近可能更年期,脾氣火爆的很,回頭看那小子有何貴幹,順便爆粗口大罵,鄭大賢覺得自己最近講話也要小心點,不然很容易被火燒到。

 

「給你!」崔準烘將手中的飲料用完美的拋物線丟給劉永才,劉永才愣頭愣腦地接下,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崔準烘腳底像抹了油的快速竄回熱舞社社辦去了。

 

「那小子幹嘛啊?」劉永才念歸念,還是扭開瓶蓋,打算一口乾,鄭大賢只是睨了他一眼,默默地收回視線。

 

當然鄭大賢曉得崔小朋友為什麼突然改邪歸正的原因,還不是自己嚷著可以給劉永才買飲料,那臭小子自然不會給自己機會,嘖嘖乳臭未乾的小鬼,都認識幾年了,屁股上有幾根毛,你哥我還知道的!

 

思及此,鄭大賢不免垂頭喪氣,明明自己比崔準烘喜歡劉永才更早喜歡文鐘業、明明自己是多麼努力進攻、明明自己條件比崔準烘那幼稚小鬼優很多、明明好多明明,就偏偏崔準烘先追到劉永才,而自己跟文鐘業還是不溫不火的緩慢進行。

 

「噯劉永才……

 

「幹嘛?」小胖子仍在乾飲料,天知道他是渴了多少年。

 

「準烘怎麼追到你的啊?」

 

「噗!!!!!!!」感謝劉同學十分有業界良心,含入口中的飲料是往前噴灑於兩人行進間的樓梯,而不是鄭大賢自認帥氣無比的俊臉上。

 

「酒後亂性?先上再說?生米煮成熟飯?」不等劉永才兀自咳嗽多厲害,鄭大賢一張嘴不停歇地說著,好像要讓劉永才一波未平,接著再咳下一波。

 

「你、你幹嘛突然問這個啊?」鄭大賢不知道此刻劉永才臉上通紅的顏色,是因為害羞,還是方才的長時間咳嗽。

 

「沒有啊,只是好奇。」鄭大賢收回與劉永才互望的視線,幽幽地回道,當然劉永才聽這口吻也曉得,鄭大賢不是出於好奇,而是別有心事。

 

「幹嘛?跟你的小鐘業處的不好嗎?」劉永才且用手背擦了擦唇角附近遺漏的飲料且問。

 

鄭大賢安靜了幾秒,思索了一下才回答:「沒有不好,只是沒有進度。」

 

「唉別著急啦!你知道鐘業不能用太積極的方式追求,他會嚇到的。」劉永才故作安慰的拍了拍鄭大賢那不再自信的雙肩。

 

鄭大賢嘆了一口氣,難得看見有些洩氣的模樣,劉永才在心中驚呼。

 

「呀,劉永才……

 

「幹嘛?」

 

「別把你擦飲料的手擦在我衣服上。」鄭大賢咬牙切齒,惡狠狠瞪著劉永才說。

 

「這麼明顯?」

 

「廢話!!!!!」都認識幾年了,就說劉永才是黃鼠狼,拍肩安慰果然不安什麼好心,雖然他句句也頗有根據。

 

 

 

 

雖說英文被當不是出自鄭大賢本意─他可為此被劉永才恥笑了好幾天─但下修到據說英文比較容易過的科系─休閒管理系,這倒是鄭大賢很樂意的事兒,因為他這樣有更多機會能接近同樣就讀休閒管理的文鐘業。

 

可是本身就是外系學生,外加還是學長身分,鄭大賢不可能混入本科系學生附近座位,所以鄭大賢往往都選擇靠近教室門口的位置,那兒除了可以一目了然休閒管理系二年級學生的生態,更可以盡情地看著文鐘業發呆。

 

鄭大賢很明確的知道,不能太過分追求文鐘業,他亦努力克制自己,盡量以學長對待學弟的身分、以朋友對待朋友的態度,好好跟文鐘業聊天、互動,當然,很多時候鄭大賢覺得自己無法控制好這份心情,因為更多時候他總是羨慕那些能跟文鐘業一起打打鬧鬧的同學。

 

一群人嘻嘻鬧鬧,邊玩邊走到教室門口,早上第一二節的英文,總是讓前一晚不習慣早睡早起的大學生們個各一到下課時間,便抓準短暫的時間趴在課桌椅上補眠,鄭大賢也不例外,只是他趴睡的另一個原因,只是不想看見那些三八女人纏著他天真無邪的小鐘業。

 

「啊、你們等一下喔!」文鐘業轉身跟著同學說道,一群人面面相覷看了一會兒,看著文鐘業獨自跑走,便先行出教室等候文鐘業一同前往學生餐廳買早餐。

 

「大賢哥、大賢哥、哥……」文鐘業細細柔柔的聲線喊著自己的名字格外好聽,鄭大賢忍不住故意不反應,只想多聽幾次文鐘業美妙的聲音。

 

「嗯?」帶著濃濃的鼻音,徐徐睜開眼,微偏了點頭,半瞇著眼看那個彎腰靠近自己使人著迷的臉蛋。

 

「哥還沒吃早餐吧?」文鐘業帶著一貫的微笑,笑咪咪的問。

 

「嗯……」尾音拉長有著十足的懶散味兒,文鐘業不知為何覺得此刻的鄭大賢,不僅比平常更帥,還帶了性感。

 

「那我幫哥買一份早餐回來喔!」不等鄭大賢再次回應,文鐘業說完話便自顧自蹦蹦跳跳出了教室,鄭大賢也懶得阻止,索性又倒趴回桌上補眠去。

 

待上課鐘聲響起,鄭大賢才勉強撐起疲憊的身子,同時發現桌上已放了一份熱騰騰的早餐,忍不住慣性的往教室另一頭文鐘業的座位看去,恰巧文鐘業也對自己行注目禮,兩人四目相交的瞬間,彼此扯開唇角大咧咧的笑,鄭大賢用口型對文鐘業說了聲謝謝,文鐘業以笑回應,隨即文鐘業的注意力又教隔壁女同學拉走。

 

看著文鐘業跟女同學有說有笑的模樣,鄭大賢不禁湧起一股酸楚,莫名的,直到回頭望見文鐘業為自己買的早餐,才勉強壓抑了下去,他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要慢慢來。

 

今日進度教完畢,教授便提早下課,當教授走出教室的瞬間,寧靜的空間立刻被同學們交頭接耳、或者不避諱地大聲喧嘩給取代,鄭大賢拿起吊於桌子旁的雙肩包,還有些微冷掉的早餐,筆直地向文鐘業走去。

 

「大賢哥!」瞅著迎面走來的鄭大賢,文鐘業臉上的笑靨笑得更開,興高彩烈的喊道。

 

「鐘業啊、早餐多少錢?」鄭大賢一面從褲子口袋後頭掏出皮夾一面詢問。

 

「不用了啦!平常大賢哥很照顧我,偶爾也讓我請你嘛!」

 

「可是……

 

看鄭大賢欲言又止的模樣,文鐘業收起笑容,百般正色地說:「真的不用。」

 

鄭大賢自然不是看不懂別人臉色的人,識趣地收起皮夾,不忘道謝:「喔、那真的謝謝你囉!」

 

語末,鄭大賢便轉身準備離開,見鄭大賢急著走人,文鐘業突然從椅子上彈起來,霍地揪住鄭大賢的手,阻止他離去,鄭大賢微微皺起眉,不解回頭凝視表滿臉疑惑,神情好不委屈的文鐘業。

 

「大賢哥,生氣了?」文鐘業軟下聲音問。

 

「嗯?沒有啊!」

 

「可是哥看起來好不開心。」

 

「沒有,你想多了。」鄭大賢不可能將自己不開心的大半原因─就是文鐘業上課有一半時間都被隔壁女同學打擾,而自己候正在吃飛醋告訴眼前這位仁兄吧?

 

「真的嗎?」文鐘業有些不放心。

 

「嗯,最近為了假日的校外表演熬夜練習,可能累了吧……」鄭大賢隨便找了個藉口塘塞,不著痕跡脫離文鐘業的手,淡淡的掛起一抹笑道:「我該回企管系上課了,Bye。」

 

凝視著比平常還要瀟灑,直接離去的鄭大賢背影,文鐘業感受到鄭大賢對自己比平常還要冷漠,有股說不上口的煩悶的情緒,全堵在胸口。

 

然而當鄭大賢踏出教室的那刻,自己也後悔了,他不應該將控制不好的情緒撒在文鐘業身上,他不應該對文鐘業如此平淡冷漠,要是文鐘業嚇到了、或者以後不再跟自己友好該怎麼辦?

 

尤其當鄭大賢遠遠的看見教室門口那對閃人愚蠢情侶,一年級高個的白痴學弟、還有自從認識那學弟就失去智商的同學,兩人既飲料爭奪後,現在演變成早餐爭奪,不知道為什麼鄭大賢突然覺得好羨慕。

 

 

 

 

鄭大賢反常的沒有去熱舞社報到,劉永才很是困惑,雖然今天一早上課就覺得鄭大賢心事重重,頭頂上有個烏雲,劉永才表達同學愛關心問問,對方也只回“沒事”,讓劉永才也不好意思硬著頭皮繼續問下去。

 

更反常的是當鄭大賢練習到接近半夜時分,跟隊友步出社團辦公室,便看見一個人蹲於社團辦公室外頭的樓梯口,看起來百般無聊把玩手指的文鐘業。

 

鄭大賢有些不太確定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兩三次才吱了個聲:「鐘業?」

 

聽見鄭大賢的聲音,文鐘業立刻回過神,馬上站直了身子,聲音倒是有些彆彆扭扭的說道:「大、大賢哥。」

 

「你怎麼在這兒?」鄭大賢很是意外,平常他總不喜歡文鐘業等待他練團結束,一來是每次練習都會折騰到很晚,二來是自己無法陪文鐘業,與其無聊等待自己,不如他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兒。

 

瞅見文鐘業有些堂皇,不知道該為自己行為如何解釋之際,鄭大賢倒是很有眼色,跟社團夥伴一一微笑道別,便快步上前拽住文鐘業的手腕,強行將那個反應總是慢一拍的孩子帶離。

 

待兩人皆步出校園,鄭大賢鬆開揪住文鐘業的手,文鐘業愣愣地凝視還有餘溫的手腕,徐徐抬起頭看向鄭大賢依舊面無表情的臉,許久兩人都不說話,直到鄭大賢輕聲嘆氣後,開口打破沉默。

 

「我先送你回去吧!」對於鄭大賢的提議,文鐘業躊躇了幾秒,還是答應了。

 

鄭大賢跟文鐘業租屋處是反方向,走出校門口文鐘業得往右轉,而鄭大賢是往左轉,可是鄭大賢有時會找些不像樣的理由硬是將文鐘業送回家門口,自己再回頭多走上二十分鐘的路程。

 

只是這段十分鐘的小小路途,除了猛然呼嘯而過的車子聲響外,兩人沒什麼交談。

 

抵達文鐘業租屋處大門口,兩人很有默契停下腳步,文鐘業默默地回過身面對鄭大賢,吞了吞口水,深深吸口氣,努力鼓起勇氣問:「哥你在生我的氣嗎?」

 

鄭大賢傻了幾秒,愣愣地晃了晃腦袋表示:「沒有啊!」

 

「不然哥今天、今天怎麼沒來找我?」鄭大賢看得出來平時不太擅長表達的文鐘業,臉上泛了些許紅暈,他也知道對方是多麼努力想跟自己溝通,不禁露出淺淺的一抹笑。

 

「習慣我去找你?還是喜歡我去找你?」

 

文鐘業思索了幾秒,耳根子通紅得宛如著了火,最後低下頭,輕輕應了聲:「…..喜歡。」

 

聽聞文鐘業的回應,鄭大賢臉上的笑容咧得更大,早就忘記那些讓他不愉快的原因,藏不住開心地喊:「鐘業啊……

 

「怎、怎麼了?」文鐘業不用大腦分析也聽得出來,現在鄭大賢的聲音有多歡愉,只是他現在仍不敢正視面對眼前的人。

 

「可以讓我抱一下你嗎?」

 

文鐘業沒有回話,只是頷頷首應允,鄭大賢自然不客氣地向前跨出一大步,一把將文鐘業撈進自己懷裡,微微偏頭靠著文鐘業的頭頂,閉上眼吸取文鐘業身上傳來的香味。

 

「鐘業啊、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

 

「可不可以,之後都只對我笑呢?」

 

文鐘業杵了幾秒,好像真的是今天早上跟女同學說笑太久後,鄭大賢財對自己冷漠,忍不住反問:「哥你就在生氣這個啊?」

 

鄭大賢才不想管早上生氣什麼,他只想要聽文鐘業的答案:「可不可以嘛?」

 

「嗯,知道了,我答應哥。」

 

兩人彼此唇角都向上勾勒出大大的笑容,或許,他們之間也往前跨出大大的一步了吧!

 

──END──

 

 

 

 

《後記》

 

其實我以為我不會寫出“可不可以”系列的賢業版本,一開始是想不到內容,後來寫一寫發現跟我原本想的完全不一樣,而且我90版本一直卡在的一段就停止了,反而前後把Z才跟賢業的釋出,這是怎麼回事?方容國別追殺我(X)

 

好啦!最近消息量真的很大,因為一下要追雲淵、一下兔子又要回來,我又好想寫雲淵的肉(欸靠#,你看看Hotel King那個車學淵的美樣,我都看得心癢難耐了,鄭澤雲你不吃掉他,還是男人嗎(太太不要腦殘#

 

這篇是Cheng的點文,也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嘗試寫寫賢業,畢竟除了ZZCP之外我都可能有點想嘗試這樣,內容這樣不曉得合不合你的意,希望你會喜歡喔!就讓我們期待下次的點文小遊戲吧!預計可能是要玩當累積人氣十萬的瞬間(已經想好的某懿#

 

因為剛寫好熱騰騰,如果有什麼錯字,或者哪裡文字不順暢怪怪的,請見諒啊!而且這次又是飆到4500+的短篇,我到底廢話是多多?XDDDDD內容我要稍稍講解一下,其實鐘業也有偷偷在關注大賢,從早餐那邊應該可以知道鐘業有多細心了吧?怕沒人看得懂,我自己先說XDDD最後像表白或不像表白都因人感受而異,不過沒變的就是賢業還是有大大進展這樣XD

 

未來可能會開始忙一點,寫文什麼的,也不曉得能不能順著自己心力去寫,如果太長一段空白期也請耐心等我、陪我聊聊(??,總之,希望大家喜歡喔!端午節快樂!!(什麼結尾##

 

   2014.06.02   1222 AM

文章標籤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