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力燦於會場門口處遠眺前方被一群黑衣人包圍,因身著白色西裝而顯得突兀的男子,他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依舊是一字號的撲克臉,金力燦曾想過那個人是不是顏面神經已癱瘓,但這一切並不怎麼重要。

 

 

與身旁各個面帶笑容祝賀的黑衣人相比,那個男人從頭到腳太過鶴立雞群,與其說是格格不入,倒不如說是太過特別。

 

視線飄向門口兩側併排整齊的恭賀花籃與禮物,無不寫上“恭賀就職彌賽亞第一分隊隊長”與祝賀者斗大的名字,像邀功似的,讓金力燦忍不住輕笑,這個歷任以來最年輕的第一分隊隊長上任,彷彿在黑白業界投下顆震撼彈,為了保全自己組織,許多人不得不前來討好這個年輕小夥子。

 

因為眾人都明白,雖然對外宣稱為彌賽亞組織第一分隊,是所有支隊中階層最高,其隊長位置於組織內更是僅次於首領和顧問,實質是接受許多殘酷訓練過的特殊暗殺部隊,自然對新上任的隊長更不敢輕忽。

 

「不就一群貪生怕死的高官跟一群能力低下的中小組織嗎?」這是那個男人瞟了一眼那些虛偽的祝賀花籃後,毫不避諱與金力燦分享自己的看法。

 

雖然金力燦也是一樣的想法,但還是說了些冠冕堂皇的話:「別這樣,他們只是想跟組織打好關係,好日後合作能更方便些。」

 

想當然耳,之後就是對方一個不屑的咋舌聲,大步大步走進會場接受無聊又形式的任職典禮。

 

金力燦拉回自己的思緒,眼看白色西裝的男人筆直地走來,他曉得要準備離開,這是多年相處培養出來的默契,金力燦二話不說,轉身前往會場後頭的停車場,沒花費太多時間,他便於數十台高檔車中,找到那台BOSS為了恭賀那男人成為一隊隊長的禮物──銀色的法拉利,於午後暖陽照耀下,銀色板金閃閃發光,刺得金力燦忍不住瞇起眼。

 

──好一個能襯托特殊暗殺部隊隊長職務的禮物啊!

 

金力燦按下鑰匙解鎖鍵,二話不多拉開車門鑽了進去,高級柔軟舒適的座椅,還真不枉費這一台要價約一棟透天別墅的轎車,如果自己不是他的左右手,估計到死都沒有機會碰到這百萬車種,畢竟金力燦本身對車子,並不是特別有興趣。

 

金力燦晃了晃頭,現在可不是品味高級車子的時刻,他趕緊發動引擎,大熱天的車內溫度彷彿置身於柏油路上,為了確保等等老大上車是宜人舒適的溫度,伸手調了下空調的冷氣送風角度,每個角落都不能放過。

 

半晌,聽聞後方車門教人開啟又關上,且感受到後方輪胎因人體重量下陷又慣性運動的反彈上來,金力燦抬起眼瞼,透過後照鏡凝視一進來調整好姿勢便索性閉上雙眼,仍沒過多表情,雙手抱著胸的隊長大人。

 

「哎呀呀、Bang......」金力燦無奈地笑了笑,他的老大今天就職為什麼感覺心情比平常更差呢?

 

......去海邊。」用著比一般男性更為低沉粗啞的嗓音說道。

 

「欸?」如此沒頭沒尾,進車內劈頭就說了這句話,還真讓金力燦有些反應不過來,這男人一向活得如此自我中心,還有點孤僻。

 

「嗯?」過了幾秒感覺車子仍停在原點,方容國慵懶地睜開眼,睨了睨駕駛座那張回頭看著自己的蠢臉,不忘提高單字尾音來表達些許的不耐煩。

 

「是、是......」金力燦聳了聳肩,撇回頭,立刻放下手剎車,踩下油門的同時轉動方向盤,倒車時透過照後鏡瞥見後座老神在在的老大,好心提醒:「記得你的安全帶啊!Bang。」

 

不耐煩歸不耐煩,方容國依舊是嘖了一聲,聽從金力燦的話,一手拉過安全帶繫上,看見鏡子裡反射出方容國繫好安全帶又故作泰然的模樣,金力燦唇角不禁自然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左一聲Bang右一聲Bang,金力燦曉得自己就是拿他沒辦法,當初第一次見面時──就是首領將方容國帶回組織──他猶如帶著刺的猛獅,身具銳氣與領導的霸氣,那時一向處世圓滑的金力燦清楚地知道,不能與方容國為敵,可能跟那些無能的中小組織一樣,有點可悲吧?

 

總之,日後兩人經常一同搭檔出任務、透過訓練提升自我能力,且順利通過考驗進入第一分隊,長期相處下,金力燦習慣處處讓著方容國,久而久之,自然而然便總是慣著他。

 

「不過...BOSS不是讓你結束典禮先回本部嗎?」金力燦小心翼翼偷瞄了一眼照後鏡裏頭那位大爺的表情變換。

 

方容國這次直接惡狠狠看向後照鏡,金力燦很識趣地收回視線,臉上的笑容卻沒因此而消失。

 

「海邊。」方容國簡潔的再次強調。

 

「好、好,我又沒說不去。」的確,金力燦始終駕著車是往海的方向去,他只是盡一下提醒義務而已。

 

不過金力燦還真不清楚車上的衛星導航,怎把兩人帶到車程需一個小時的郊區海岸邊,抵達時已近傍晚時分,太陽不再毒辣炙熱,溫和的包容整個穹蒼,橘紅色的天際無限延伸至海平線的消失處。

 

方容國雖然沒有像個孩子般雀躍大喊的奔向大海懷抱,但從他大步流星往浪花襲捲來的方向走去,金力燦感覺得出來他不輕易說出口的開心。

 

俯視跟前沙灘上方容國留下的腳印,金力燦本能地一步步踩踏追隨,原先是本能的想避開這男人,在朝夕相處下卻改變了想法,現在只想留在他身邊,幫他分擔些事情,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此刻只有兩人獨處,金力燦思索能否開口喊他本名,猶豫了許久,最後還是選擇放棄:「噯...Bang......

 

「幹嘛?」聽聞金力燦柔聲的喊道,方容國忽然停下步伐,沒有看向金力燦,反而是偏頭凝望一旁被夕陽染成橘紅色的大海。

 

「如果是別人的話,應該會阻止你,但你如果真的想離開...我不會攔你的。」

 

方容國靜了半晌,忍不住失笑,隨後冷哼了一聲說道:「你白癡啊?」

 

「誰、誰是白癡啊?」金力燦炸毛的反應,著實讓方容國覺得有趣,沒幾秒又冷靜下來,很是認真的說:「我知道你很想離開。」離開這個只有殺戮的地方。

 

「離開...但能去哪呢?」不知為何聽見方容國這句話,再加上看著他被夕陽餘暉照耀的身影,金力燦竟覺得有點惆悵,甚至悲傷。

 

「如果你開口...我就會帶你走。」

 

「哼、白癡!」

 

「呀、幹嘛又罵我?」

 

「我不會說。」方容國轉過身,認真的看著金力燦,眼神透露出沒有絲毫的玩笑。

 

「我也只是說說,要離開這個地方也不是那麼容易。」金力燦故作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口頭上感覺是毫不在乎,左胸口卻莫名地生疼,在聽見方容國不假思索地拒絕後。

 

倏忽,從金力燦口袋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兩人的對話,金力燦傻愣愣瞅著方容國許久,只見對方皺緊眉頭,昂昂下巴示意金力燦趕快接起電話,不然繼續放任吵死人的鈴聲恣意作響,方容國怕在金力燦接起來之前,自己先摔壞他的手機。

 

飛快從口袋掏出手機,一看見手機來電顯示,金力燦鐵青了一張臉,不忘順口小小驚呼:「啊......」不妙啊!是總部的電話。

 

「偷懶被抓包。」方容國很是幸災樂禍。

 

「呀、還不是你!」做賊的喊抓賊,這是什麼情況?

 

方容國翻了個白眼,雙手立索塞進耳朵,一副就是不想聽金力燦嘮叨,這屁孩般的舉動倒是讓金力燦頗驚奇。

 

「容......

 

Chan啊!」

 

聞見方容國喊自己代號後,金力燦似乎清醒了不少,明明規定在外頭是不能喊本名,自己腦子今天怎麼經常短路呢?經常忘記自己與對方的身分。

 

「喔、喔...怎麼了?」

 

「回去了!」方容國且說且轉身面對後方的金力燦,伸出了手,有些凶狠的面孔,在夕陽餘暉照映下顯得柔和許多,當看見方容國唇角兩側勾起淡淡的笑容,金力燦一度以為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Bang......」那個總是給自己看見背影的男人,願意回過身面對自己的次數,似乎是屈指可數。

 

「雖然一起不能離開......」瞧見金力燦亦伸過手緊緊抓牢自己,方容國臉上的笑靨更大了。「......但我們能一起被罵。」

 

「呃.......」金力燦試圖鬆開手,卻被方容國一把捉住。

 

「想幹嘛?」斜睨了金力燦一眼。

 

.......我、我能反悔嗎?」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行!走了!」方容國偏回頭,半拖半拉的強行扯著金力燦走。

 

「呀、呀、走慢點啦!!!」罵歸罵,金力燦嘴角卻失守,目光往下看見方容國那雙修長漂亮的手緊緊扣住自己,雖然不曉得何時會放開,至少現下感受到一股熱流,慢慢流向曾經痛過的胸口。

 

 

 

啊、啊....真討厭。

 

要放開...還真捨不得呢!

 

 

 

 

──END──

 

 

 

 

 

《後記》

 

為什麼會寫出這樣的東西呢?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真的很久沒有寫容燦了,哈哈(被打#

 

這文的設定是去年大概One Shot時期,我寫的一篇國才《彌賽亞》中的設定,基本上是很愛這個設定,但那文好像坑了,哪天想到再去補吧!所以目前也只有鮮網跟百度有發過,好奇的可以去翻一下(不甩連結嗎##

 

然後標題想了很久啊,原本要用法文、義大利文跟日文的離不開,最後還是決定用中文吧(#,真的是標題無能啊!總之,身為方容國左右手的金力燦最後還是離不開他的老大,這樣的設定(?,可能又看太多家教的關係,熱愛這種設定啊!

 

   2014.09.14   0927 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