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之前有一次跟高中老同學們聚餐,某同學說道他對一個新來的女同事一見傾心,想詢問其他人是否有這種經驗,他轉頭問問隔壁一進來就安靜吃著燒烤的鄭澤雲,渴望得到他一絲認同。

 

鄭澤雲沉默不語,同學自然曉得鄭澤雲的答案,互看三秒,撇頭繼續尋求其他人認可,而鄭澤雲對這事兒完全不關心,開開心心吃著自己的烤肉,他不相信怎麼可能會有光見個一面就喜歡上對方,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的都市傳說。

 

如都市傳說般詭異、毫無根據的事情,竟然真真確確發生在鄭澤雲身上。

 

 

那是鄭澤雲剛從外縣市搬回老家,方找到工作沒多久的事兒。

 

某次周六,姐姐拖著一放假就像個沒有骨頭窩在客廳看電視的鄭氏沙發馬鈴薯,說附近有假日花市,不能一放假就犯懶,於是乎,不管弟弟意願如何,管他沉著一張好看的撲克臉,鄭家姐姐還是強制弟弟陪伴出門。

 

假日市集人潮絡繹不絕,小小的通道猶如沙丁魚罐頭般的壅擠,看得鄭澤雲臉色更加發黑,只是遠遠一陣陣清新宜人的花香撲鼻而來,稍微減緩鄭大少爺皺成如川字的眉頭。

 

隨意跟著姐姐來到某一家擺滿各式各樣花兒的攤子──應該說放眼望去除了花還是花的地方,鄭澤雲都覺得自己快失去方向感──而姐姐早已進入花市的三味境界,鄭澤雲無聊的只能自己逛。

 

說真的,鄭澤雲覺得花朵是很美的東西,足以療育疲倦的心情,得宜的擺設更能襯托花兒的美,但身為花種白痴的他,根本分辨不出這朵花跟那朵花有什麼差別。

 

「澤雲啊、你看是風信子。」

「雲啊、你覺得鳶尾花好看嗎?」

「呀、呀、鄭澤雲,這個複色海貝好好看喔!」

 

偏偏姐姐老愛看到什麼種類的花,就會向自己一一詢問,面對於姐姐心花怒放的提問,鄭澤雲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眉宇間又稍稍湊近,他老天的就是看不懂這些花朵哪兒不同啊!要自己怎麼回答?

 

倏忽,與其他花朵相比顯得巨大的花兒,淺綠色又粗壯的花莖上頭,有著大大的花盤,兩旁盛開著如太陽般金黃色耀眼的花瓣,就連花類白癡的鄭澤雲還能知道這花名字──向日葵。

 

鄭澤雲蹲下身,仔細凝視這個放滿黃色向日葵的花盆,不由得讚嘆:「照顧的好漂亮……」

 

「謝謝誇獎。」突然一道略為粗啞的聲音從鄭澤雲身旁接了話,嚇得鄭澤雲趕緊偏過頭望。

 

映入鄭澤雲眼底的是頂著一頭墨黑色髮絲,健康如小麥色的皮膚,臉上漾起媲美眼前向日葵溫暖燦爛笑容的男子,像變魔術似的突然出現在自己身旁,他長長的睫毛如扇子般搧呀搧,心臟咚咚咚劇烈的跳動聲,彷彿於耳畔邊無限放大。

 

鄭澤雲趕緊收回視線,一手摀住左胸前,感受前所未有的悸動,有些緊張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他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你喜歡向日葵嗎?」對方唇角依舊往上勾勒出溫柔的笑,鄭澤雲頓時明白胸口的躁動,看來一時半刻是無法停下了。

 

然而,見鄭澤雲沒有回答,他也不感到生氣,動手整理整理先前被客人弄亂的向日葵,且笑盈盈地說:「向日葵的由來很美喔!想聽聽嗎?」

 

鄭澤雲靜靜的點頭代替回答,對方帶著淺淺的笑容,目光再次回到眼前盛開的向日葵上,開始說起一則淒美的故事。

 

「在希臘神話中,水澤女神──克莉蒂,她愛上了太陽神──阿波羅,可是阿波羅根本就不喜歡她,總是對她不理不睬,克莉蒂為此感到傷心欲絕,整天茶不思飯不想,只不停思念著阿波羅。每天只要太陽一出來,克莉蒂就目不轉睛地盯著太陽,跟著他由東往西轉動,就這樣持續了九天九夜。後來眾神憐憫她,便把她變成一大朵金黃色的向日葵,永遠向著她最愛的太陽,訴說她永遠不變的愛慕。」

 

「其實向日葵還有很多傳說,但這個故事最美,也最適合向日葵的花語,所以我特別喜歡呢!」他轉過頭,直直瞅著鄭澤雲彷彿能體會克莉蒂傷痛的神情,輕柔的掛起一抹笑。

 

「它的花語是什麼?」

 

對於鄭澤雲第一次出聲回應,讓對方有些詫異地瞪大眼,但他很快便收起吃驚的表情,輕輕觸碰眼前如陽光耀眼綻放的向日葵說:「向日葵的花語是沉默的愛。」

 

──沉默…的愛?

鄭澤雲於自己內心裡跟著複誦。

 

「今天我只帶了黃色的向日葵,如果對其他向日葵有興趣,有空可以來我們店裡看看喔!」他且說且站起身,從環住腰際的墨綠色圍裙的口袋,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同樣站直身,比他高出一小截的鄭澤雲面前。

 

鄭澤雲愣愣地眨了眨眼睛,望著眼前那張名片,還在猶豫是否伸手接過,對方搶先一步將名片塞到他手裡,恰巧有其他客人呼喚,他對鄭澤雲投以和善的笑容說道“隨時歡迎光顧喔!”,便頭也不回前去招呼其他客人。

 

鄭澤雲低頭凝視手中用著鵝黃色溫暖色調的名片,正面中央斗大的印上花店名稱,周圍由各式各樣花瓣妝點,鄭澤雲略帶一點期待將名片轉到背面,期許能看見店主人大名,但他的期待在看見花店地址與營業時間,便落空了。

 

鄭澤雲嘆了一個幾不可聞的長氣,搔了搔頭,離去前不忘再多看一眼那個人忙碌的身影,臉上的笑從未消失,燦爛奪目,鄭澤雲不自覺也跟著一同揚起笑容。

 

或許…都市傳說是真的存在吧?

 

後來鄭澤雲才發現,原來對方的花店是在自己每天上班必經的路上,於是乎,他開始每天提早十幾分鐘出門,習慣性地於花店門口駐足,觀賞兩旁擺放的花藝品,即使大半都是鄭澤雲喊不出名的花朵,但花兒被店主人裝飾得十分整齊漂亮,鄭澤雲總會忍不住買個一束,放在自己辦公桌上。

 

身體疲憊不堪、Case處理不順心、遭主管苛責等工作上的種種低潮,他只要望見桌角邊綻放的花朵,彷彿就能看見花店主人露出如這些花兒迷人燦爛的笑靨,對著自己打氣的說“工作加油”,多少能為自己舒緩掉不好的情緒,亦讓自己重新收拾心情,更努力投身於工作中。

 

「哦~這花也太漂亮了吧!」一個如進下水道低沉的嗓音傳進鄭澤雲耳裡,不用回頭他也知道是自己業務上的工作夥伴──金元植。

 

「……」鄭澤雲不予回應,依然盯著電腦螢幕核對客戶資料。

 

「澤雲哥在哪邊買的啊?」金元植早也習慣鄭澤雲惜字如金的寡言個性,自顧自說著,正準備伸手觸碰花朵卻教鄭澤雲一個眼明手快,狠狠地一掌拍在手背上,火辣辣的刺痛。

 

「不要摸。」鄭澤雲轉過椅子,面無表情地對金元植下達禁止觸摸的命令。

 

「啊!哥!很痛耶!」不意外是傳來金元植吃痛的哀嚎,他且晃了晃印上鄭澤雲五根手指頭的手背且說:「不能摸也先說嘛!」

 

鄭澤雲自動忽略金元植後頭無比哀怨的話語,直接換了個話題:「怎麼了?」

 

好好先生如金元植,很快便忘記剛才鄭澤雲是何等粗暴的對待自己,揚起呆傻的純真笑容問:「對啦!我想問哥,星期六有個聯誼,要不要一起去?」

 

鄭澤雲快速回過椅子,再次進入工作模式,來回望著電腦與自己手上的資料認真核對,二話不說的拒絕:「不去。」

 

「蛤?為什麼?」

 

「星期六有事。」

 

「難得的機會耶!搞不好能從此脫離單身啊!會計部的女生很期待你出席耶!」金元植雙手像在打氣般握拳,企圖融化眼前這座公司女職員擅自取名“冰山王子”的心。

 

「不行!」

 

「為什麼不行?為什麼?為什麼?」金元植發動纏功。

 

「星期六要陪姐姐去花市。」思及此,鄭澤雲緊繃的工作情緒,稍稍舒解了些,再次想起他猶如向日葵的笑容與活力,鄭澤雲忍不住勾起一抹淺笑。

 

金元植錯愕的放大眼白,他不是嚇到自己纏功一秒被破解,也不是難過自己根本沒有說服鄭澤雲,而是沒想到一向冷漠不多話的工作夥伴,會因為陪姐姐逛花市而放棄脫魯的機會,更沒想到這位冰山王子竟能露出十分溫情的眼神。

 

「喏!」鄭澤雲回復一如往常的撲克臉,搭著一疊A4紙張的敲打,喚回金元植走神的魂:「這筆資料核對好了!你快去準備出貨。」

 

「喔、好……」金元植愣頭愣腦接過鄭澤雲遞過來的資料,轉身離去還是沒能理解方才自己一瞬間看到的鄭澤雲,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就像個遠足前夕興奮到睡不著的孩子,鄭澤雲殷殷期盼的星期六終於到來,這次不用姐姐的催促,他已準備好等待姐姐一同出門。

 

姐姐仔細打量眼前反戴著白色鴨舌帽,穿了件休閒寬鬆的灰色T-Shirt,搭上最近十分流行刷白破洞的牛仔長褲,明明是很輕便又習以為常的打扮,但姐姐就是覺得好像哪兒不太對勁。

 

「……你出門前洗澡?」啊!就是弟弟身上傳來淡淡的沐浴乳香味。

 

「……沒有。」鄭澤雲不得不佩服自己顏面神經癱瘓的能力,他可以冷靜地否決掉被姐姐一語猜中的事實,要是被極度八卦的姐姐抓到什麼把柄,他只要待在家的時間,耳根子肯定沒辦法清靜。

 

「可是…就覺得你哪裡怪怪的。」姐姐歪著頭,目不轉睛將自家弟弟從頭到腳掃了好幾遍,效仿偵探辦案的強烈執著,想從鄭澤雲身上找出怪異的破綻。

 

「那我就不等你先出門了。」一向很有行動力的鄭澤雲,確實說到做到,雙腳快速的套進運動球鞋,不理會後頭回過神大喊“等等我”的姐姐,推開大門,優雅的漫步於假日清幽的早晨。

 

假日的花市市集仍是人聲鼎沸、人潮川流不息的湧入,好不熱鬧,鄭澤雲不得不感嘆,之前來的時候只覺得很厭煩,沒想到現在雀躍的情緒,大於被接踵摩肩強迫前進的不悅感。

 

等姐姐回過神,發現自己弟弟已經被人潮推到遙遠的前方,只能透過那頂顯眼的白色帽子定位前方那個人是自家弟弟,但姐姐放棄追上他,傳了訊息告知鄭澤雲,晚點在花市門口匯合,大家先各逛各的,想不到竟得到弟弟秒回一字“可”。

 

鄭澤雲隨手關掉手機螢幕,收入口袋,開心著不用跟姐姐一同逛花市,踩踏的步伐更為輕快,朝他期盼已久的攤位穿過人群走去。

 

「啊、澤雲啊!」雙手環抱一個放滿花束的橘色桶子,花束高度超過他的身高有些阻礙視線,車學淵勉強偏過頭於桶子側邊,看見攤位前穿著十分休閒的鄭澤雲。

 

見車學淵走起路來跌跌撞撞,鄭澤雲趕緊三步併成兩步,跨越過許多障礙物走到車學淵跟前,不由分說直接搶過他手中的桶子問:「放哪?」

 

「啊!」車學淵還沒能反應過來,就望見雙手上早已空空如也,直到鄭澤雲再次詢問放置地點才緩過神說:「喔…放那裡就行了!」

 

將橘色桶子並排放好,鄭澤雲挺直了腰,這時才看見桶子裡面全是單束包裝的花朵,有常見但鄭澤雲喊不出名的花類,還有鄭澤雲素日最喜歡的向日葵,他隨手便撈起一束,上下左右仔細的凝視依舊被車學淵照顧得十分漂亮的花兒。

 

「這次要買單束裝?」車學淵走到鄭澤雲身旁,不解的問。

 

「嗯,給我這個,不用外面的包裝紙。」鄭澤雲將單枝向日葵塞到車學淵胸前,臉上沒有過多的神情,讓車學淵亦無法讀出他此刻是什麼心情。

 

車學淵無解的搔搔頭,轉身準備去角落的工作區裝袋,鄭澤雲突然扯開嗓門說了句“再額外給我一整束,平常買的那種。”,車學淵只能愣愣地頷首,這個鄭澤雲講話還真的是言簡意賅。

 

車學淵小心翼翼捧著鄭大少爺命令好的物品,再次回到鄭澤雲身邊,原本彎著腰欣賞不同花品的鄭澤雲,立刻挺直,接過車學淵遞來的向日葵。

 

「我從之前就想問……」車學淵瞧見鄭澤雲開始有了些表情變化,他能解讀出是狐疑的意思,便繼續兀自提問:「為什麼…你這麼喜歡向日葵啊?」

 

「因為……」鄭澤雲直勾勾盯著車學淵渾黑好看的杏仁眼,炯炯有神的目光如星辰殞落於他漆黑的眼眸裡,鄭澤雲不禁輕笑一聲,自己真的病了,光瞅著眼前人兒的雙眸,自己的魂彷彿就被勾走,失去說話的能力。

 

始終等不到下文,車學淵更加困惑了:「……因為?」

 

最後,鄭澤雲搖搖頭,選擇不去回答這個問題,他不想直接告訴車學淵關於他們倆第一次見面的事兒,畢竟他每天面對成千上萬名客人,光他能記住自己的名字與長相,甚至願意多聊幾句,那就足夠。

 

這份邂逅就由自己深深的刻在心板上珍藏就好。

 

「對了……」鄭澤雲將袋子裡頭沒有任何包裝的向日葵拿了出來,提高至車學淵耳窩的上方,像是為他別上這朵向日葵般,漾起心滿意足的笑容說道:「這個、很適合你喔!」

 

「咦?」聽見鄭澤雲真誠的讚美,車學淵瞬間羞紅了一張臉,不曉得該如何回應。

 

「給你。」鄭澤雲拿下花朵,轉而遞至他眼前,臉上的笑靨因車學淵從未消退的彤紅色臉蛋更深,他很滿意車學淵的反應,不知所措的模樣真的十分可愛。

 

「給、給我嗎?」車學淵尚未緩過神,嗑嗑巴巴的說。

 

瞅見車學淵舉棋不定,不曉得要不要收下這朵花時,鄭澤雲略帶催促之意的揚揚手中的黃色花兒,車學淵唯唯諾諾的抬起眼,看見鄭澤雲不曉得何時又再次板下面孔,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收下這朵向日葵。

 

車學淵接下鄭澤雲拿過來的花兒時且說:「謝、謝謝。」因過份害羞而重種垂下頭,不敢與鄭澤雲對視,但發燙的耳根完完全全出賣了他,看得鄭澤雲心情大悅。

 

「不客氣,但是跟人道謝是用頭頂?」

 

車學淵不曉得鄭澤雲什麼時候學會調戲人,聽他極度歡樂的語氣,絕對是再次的明知故問:「沒、沒什麼,在看地上有沒有掉下去的花束。」

 

「應該是沒有。」

 

「是、是這樣嗎?」車學淵好想咬掉不斷結巴的舌頭,這不就擺明告訴對方自己被他剛才那朵小花兒左右情緒了嗎?

 

「小哥啊!這束花賣多少?」倏忽,一名上了年紀的大嬸,用著素日在吵雜市場鍛鍊出來的嘶吼功力,打斷兩人之間甜蜜的氛圍,對此刻的車學淵來說,根本是大海中的浮木啊!要緊抓著不放。

 

鄭澤雲不是個不識趣的人,知道該讓車學淵去忙工作,便不繼續玩弄車學淵,手指了大嬸的方位,示意他趕快過去。

 

「那我先忙了喔!」

 

鄭澤雲靜靜的點頭應允,看著車學淵回過身時,還是忍不住出聲絆住他離去的步伐:「學淵……」

 

車學淵困惑的轉過頭,望見鄭澤雲用十分溫柔的眼神盯著自己,稍稍退去的紅暈,又慢慢爬回自己臉上。

 

「我們明天店裡見。」

 

「喔、好……」

 

目送鄭澤雲背影隱沒於人海之中,車學淵將他這一年份的氣息全吐了出來,他用手在臉蛋兒旁搧搧風,那股羞稔感還不退去,他要怎麼面對其他的客人啊?

 

視線飄到手中緊握的向日葵,原本覺得有些微冷卻的雙頰,霎那間彷彿又被點火熊熊燃燒了起來,車學淵微微皺緊眉頭,一個人咕噥著:「他到底知不知道向日葵另一個涵義啊?」

 

 

 

 

 

而達成目的之後,鄭澤雲沒有多逛其他攤子,直接來到市集入口旁的陰影處等候,準備與姐姐匯合回家。

 

鄭澤雲腦袋瓜裡盤旋的淨是車學淵通紅到不行的雙頰,還有因為害羞而不敢與自己對視的可愛模樣,不由自主地再次張揚起笑容。

 

「澤雲啊、在笑什麼?」鄭澤雲的姐姐提著大包小包戰利品朝鄭澤雲迎面而來,她頗好奇平日沒什麼表現出喜怒哀樂的弟弟,今天只是逛了花市一圈竟能如此樂不可支。

 

「沒什麼。」聲音愉悅的彷彿都能奏成一首輕快的歌曲,一點兒都不像是沒什麼事的人。

 

「不跟姐姐分享喔?」姐姐故作落寞的說道。

 

「要回家。」講話還是如此簡潔有力,且會直接避開對自己不利的話題。

 

「不過我都不知道澤雲喜歡向日葵呢!」姐姐目光落在鄭澤雲懸掛於手腕上裝飾的漂亮花兒上。

 

因為向日葵讓我認識了生命中另一朵向日葵。

 

姐姐停下腳步,皺起好看如新月的眉毛,反覆思索弟弟這句充滿各種涵義的話,還是一頭霧水啊!明明是交了女朋友了,對吧?對吧?

 

鄭澤雲不理會姐姐在自己身後各種咆哮,渴望自己得到一個明確的解答,他兀自從口袋掏出手機,屏幕是他上網搜索“向日葵”其訊息的畫面,意味深長地笑了。

 

 

──向日葵寓意: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END──

 

 

 

 

《後記》

 

答案是“鄭澤雲根本就知道向日葵另一種涵義啊!”,就是知道才要送啊!

 

所以我正文說的埋梗,就是“向日葵”這三個字啊!能把它寫出來真的是感動得快痛哭流涕(浮誇),向日葵其實也是一種能告白用的花喔!除了玫瑰之外,向日葵的愛慕是不管任何形式,同性之間也可以的樣子XDD因為我也不是專業於花朵上,查了很多資料,希望資料沒有出錯才好。

 

原本真的只是心血來潮寫這篇番外,我還揚言要5000+字內寫完,結果完整寫完都5700+,加上正篇根本就是破萬啊!都可以出本了(不是##),因為最近身邊好多朋友都出本了,害我也超想出本的啊!(冷靜#),但我雲淵第一本還是打算用吸血鬼那篇,只是要慢慢填坑了!

 

這種超不適合(?)雲淵的蠢蠢的愛情,希望大家會喜歡啦!就讓這兩個老人家多嘗試一些路線XDDD我還趕在《Hades》完整歌曲出來前寫完,即使爆肝也要收掉這篇文章,不然就怕看了最新MV我可能在也寫不出來了吧!預祝《Hades》大發!我愛謝爾眼罩的鄭雷歐!(不要趁機告白##)

 

   2016.08.09   0219 A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