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設定是以電視改編版的池田恆興跟三郎為主,若無法接受請勿點開 

★此文為《信長協奏曲》電影版衍伸。

★如果喜歡歡迎留言一起討論,因為小懿很少寫日劇同人。

確定以上三點已閱讀,且可接受,再點開喔!

 


 

 

笨重的腳步聲由遠漸近,伴著驚慌失措的大吼“主公”,將安土城寂靜的夜晚劃破,唯一沒被分派至各戰火前線,擁有守護安土城重責大任的池田恆興,皺起好看的眉頭。

 

「主公!」池田家家臣跌跌撞撞奔近大殿,摔得四腳朝天。

 

見狀恆興霸氣的劍眉更加深鎖,語氣略微慍怒的問,「什麼事如此匆忙?」

 

「秀吉軍說、說明智光秀在本能寺、殺、殺害殿下,甚至還要加害歸蝶夫人,盼大家一起聯合討伐逆賊。」家臣尚未緩過氣,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什麼?」恆興猛然站起身,瞠目結舌,沒得來織田眾家臣散布於各地大軍贏來戰勝上杉謙信聯軍的捷報,竟先傳來如此晴天霹靂的厄號。

 

「是、是的,信長大人已死…請……」

 

不等家臣說完話,恆興慌慌張張的說,「不行!不能殺了光秀大人。」

 

──光秀大人的身上可是淌有…織田家…真正的血脈。

 

「傳話下去,我們一定要比秀吉更早找到光秀大人。」

 

「欸……」家臣沒能理解自家主公的話兒,現在不管是柴田家,或是前田家,各個仰慕信長公的家臣正集結一起討伐逆賊──明智光秀,然而,陪伴信長公長大的乳兄弟──恆興大人為何會下達此命令?

 

「別愣在這兒!快去啊!」難得失去素日穩重的恆興破口大吼。

 

「啊…是……」家臣趕緊回過神,立即向恆興行禮後便快步離去。

 

聽聞家臣逐漸遠去的跫音,恆興不安的來回踱步,索性直接走至大殿外頭的長廊,仰望高掛於夜空中皎潔的明月,一股酸楚湧上喉頭,讓人難受,那個代替信長公的影武者,最後竟為信長公死去。

 

「……殿下。」恆興微弱的呢喃教深藍色的夜幕給吞沒。

 

 

 

 

不消半天時間,家臣捎來在高增寺附近找尋到明智光秀的足跡,恆興不理會後頭家臣還說了些什麼要帶多少軍隊出陣的話,大步流星的走到馬舍,家臣雖然緊追在後,恆興俐落地跨上自己的愛馬,一個踢腳驅使馬兒快跑了起來,拋下那些滿頭霧水,沒能緩過神跌坐在馬舍兩側的家臣們離開。

 

身旁的景色如激流般快速流動,亦如同此刻恆興焦急的心情,驅使馬匹的動作從未緩過,達達的馬蹄不斷奔騰過凌亂叢生的野草,快馬加鞭的奔馳只想儘早抵達明智光秀所在之處。

 

正準備衝出鬱鬱蔥蔥的樹林之際,迎面而來的是一匹高速奔馳的馬兒,眼見兩人快撞上,恆興閉上雙眼使勁所有力氣勒緊了韁繩,馬兒高高舉起前肢,發出響徹雲霄的嘶吼聲。

 

恆興修長的睫毛不安的顫抖,以為接下來兩人激烈的碰撞,自己會從高一米多的馬兒身上跌落等等的後續,良久卻沒發生任何事兒,他惴惴的睜開眼,看見對方瞪大雙眼瞅著自己不放。

 

對方詫異的神情不到半晌隨即消逝於眼底,轉而露出與平常無異的傻里傻氣笑容,「小恆?」

 

有太多疑問在看見熟稔的臉龐欲脫口而出,倏忽,卻因他突如其來親暱的呼喚,感到目瞪口呆,會如此喚他的人,翻遍全日本僅有一人,即是他的主上,「……信、信長大人?」

 

「為什麼小恆會在這裡?」

 

「這句話是我想問的,信長大人不是在本能寺……」恆興揪緊了眉宇,即便他早已知曉信長公與明智光秀是擁有同一張如雙生的面容,但歷日曠久的相處,恆興確信自己能清楚的分辨出兩人,明明從家臣口中得知死訊的是殿下,而眼前的明智光秀也是殿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本能寺死去的是小光……」他幽幽的說道。

 

恆興不想去追究那一晚發生的細節,揭開別人瘡疤的事兒不是他的行事作風,對於光秀大人離去,最難過的莫過於殿下,從他蒼白如紙的面色、凌亂不堪的髮絲、還有髒亂汙穢的衣物,恆興多少能猜到,他究竟是過著什麼樣逃亡生活,心板彷彿教人扎入一根根針般的發疼著。

 

生於弱肉強食的戰亂世代,以為自己對於生死離別早已麻木不仁,沒想到能再次與他見面,恆興是感到悲喜參半,欣喜活著的是他誓言效忠一輩子的君主,悲傷真正的信長殿下撒手人寰。

 

只是現在沒有太多時間讓恆興沉浸於自己五味雜陳的情緒中,「殿下…您現下是要去哪兒?」

 

他深深吸一口氣,彷彿下定了決心,堅決的說,「……要去找猴子君。」

 

「殿下!」一瞬間恆興以為又回到以前,兩人待在尾張小小的主殿,嚴厲制止老是天馬行空、做著有勇無謀,被笑稱為“尾張第一大呆瓜”坐於上座織田家家主的他,「殿下!這是送命的行為!請您跟我一同回攝津避避風頭吧!」

 

兩人四目相交,恆興能清楚的看見他澄澈的眼眸深處閃爍著堅毅,沒由來的憶起那年與他在尾張城外榕樹下的邂逅,那時的他身著不合這時代的奇裝異服、拿著會發出奇怪聲響的四方形物體、老說些眾人聽不懂的天方夜譚、一察覺情況危險便會頭也不回的逃走。

 

恆興多希望眼前的他,能跟那時候一樣,為了保命選擇逃跑,就算拋棄家臣、所有人民百姓、就算被笑說是膽小鬼也無妨,只要殿下能繼續活著,他別無所求,教會他生命是如斯重要,不就是眼前的大人嗎?

 

「當初說著要我活下來的是殿下,那為什麼您明知道現在情況惡劣,仍領著明智軍去敵人陣營?」恆興語氣悲切的詢問。

 

「吶、小恆……」他徐徐昂首望著無雲點綴、湛藍色的穹蒼,恆興不解的凝視著他的側顏,他自顧自繼續說了下去,「你還記得那次去本願寺營救小光後,你跟我說過的話嗎?」

 

恆興沉默了一會兒,他是說那次兩人在柔和的暮色中,一同看著夕陽西下的那天吧,明明是不久前的事情,現在回憶起竟然覺得是好久以前,彷彿是遙不可及的存在,「……記得。」

 

「你說…把我看過的世界也讓你看看,對吧?」他俯下視線,對著恆興抿起一字淺笑說。

 

「是。」

 

「所以為了讓你能看見那樣的世界,我必須去找猴子君。」沒有慷慨就義激昂的語調,緊握韁繩的手輕輕發顫,知道這是一場不可能贏的戰役,即便如此,他還是選擇面對,前往那個可能成為葬身之處的地方。

 

「但…光秀大人救了您並不是要您這樣去送命啊!殿下!」即使明白自己無法改變他已下決定的想法,恆興還是想嘗試看看能否說服。

 

看著恆興皺成如川字,愁著一張好看迷人的臉蛋,他從容的笑意曾未退去,不曉得是為了安撫恆興,還是在這個戰國時代磨練出來的圓滑,「織田信長已經在本能寺死去了,現在的我是『明智光秀』。」

 

「殿下!!!」

 

「抱歉吶、小恆,我必須去結束這一切。」只要“明智光秀”仍活著的一天,羽柴秀吉絕對會不擇手段將他揪出,要迎接沒有任何戰爭的時代,不得不由他親手去作個了斷。

 

恆興重重的低下頭,緊緊咬住的下唇發顫,他曉得自己真的無法阻止眼前固執己見的人。

 

霍地響起馬蹄規律地達達聲,恆興知道他準備離去,連目送他離開的勇氣也沒有,就怕擒在眼角不捨的淚光被察覺。

 

與恆興擦肩而過的同時,他像想起什麼的突然讓馬兒停下步伐,偏頭望向一旁沉默不語的恆興說,「對了,小恆……」

 

他接二連三的呼喚,勉強才讓恆興願意抬起頭,不適合恆興哭喪的臉,看了他長吁一口氣。

 

他總是說著要創造出沒有任何戰爭的和平世代,恆興跟在他身邊數十年了,還是弄不明白他腦中勾畫了些什麼景色,也不懂他眼中看見的到底是什麼樣世界。

 

「雖然已經不是信長了,但讓我下最後一道命令,可以嗎?」

 

恆興躊躇了半晌,「……請說。」

 

「活下去、活在沒有任何戰爭的時代吧!那就是我所看見的世界。」

 

隨著他語落,早已發酸發熱的眼眶不敵淚水的重量,狠狠滑過恆興的臉蛋兒,他也只回以一抹溫柔的莞爾,接著頭也不回,領著大批明智軍朝恆興前來的方向走去。

 

恆興一人呆然的杵在原地良久,猛然回首已不見最後殿軍的部隊。

 

他再次於自己面前離去,而自己依舊沒能留住他。

 

 

 

柔和的夕陽將天空渲染成溫柔的粉色,難以想像稍早前這兒是一線戰場,兵器冰冷的鏗鏘聲刺耳的響徹天際、士兵激昂的嘶吼相殺、火槍砲火接連不斷,早已將黃土染成紅河。

 

即使得知死期將近的殿下,不顧可能喪命的危險,仍前來本願寺營救明智光秀,明明擊退了增兵,殿下臉上卻沒有勝者的餘韻,只有鬱鬱寡歡的愁容,恆興希望不曉得何時會死去的殿下,能不忘他的夢想,繼續前進。

 

“我並不曉得那縷夕陽會落於何處?如果沒有遇見殿下,我並不會去思考這件事情,也不會與殿下一起看著夕陽西落。”

 

“……小恆。”

 

“殿下教了我很多不合常理的事情,包括總有一天沒有戰爭的日子,所以…請把殿下看過的世界,也讓我們看看吧!”

 

 

沒想過這樣的世界必須是犧牲殿下的性命才能換來,如果能事先知曉的話,或許就不會鼓勵殿下完成“織田信長”的天命。

 

若你眼中的世界是沒有你,那我也不願看見啊!殿下。」

 

發自內心引頸期盼的願望,最終只有家臣捎來一句“明智光秀已被羽柴秀吉處決”的信息。

 

 

──END──

 

 

 

《後記》

 

我想寫的跟我寫出來的東西,完、全、不、一、樣(靜默#

想交代的事情其實很多,像三郎的名字、回到平成的三郎生活、還有三郎的內心一些心情,可是我這篇卻是用小恆恆的視角去寫XDD讓我不好帶到三郎(捶地

 

如果有機會應該會繼續以電視劇的人設去寫,因為電視的三郎比較像個人(?,漫畫中的三郎個性不冷不淡,不管怎樣都很有自信,也沒有迷惘,感覺就是神人,也不見他說喪氣話,所以電視人性化的三郎,我個人覺得同人比較好各種發揮(?

 

為了怕自己坑了,我還停止漫畫追的進度QQ不然我怕到時候出現的不是恆三,而是光三(抹臉#,漫畫的光秀反而打死我臉,真的溫柔的好哥哥,我真的很好奇光秀怎麼謀反啊!可是已經沒看到漫畫有漢化了QQ

 

九月第一篇文竟然就獻給了《信長協奏曲》,我也要趕快把斗龍那篇《夏日的終曲》寫一寫,預定夏天結束前要寫完啊!默默地都要秋天了!然後歷史不分就不要太跟我計較了啊~(#,最近很會寫到戰爭啊、到底是怎樣(抹臉#)

 

   2016.09.01   0417 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