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希冀  沒有願望

倦怠襲來  只期待著死亡

這汙濁了的憂傷之中

 

汙濁了的憂傷之中

過著毫無目標的每一天

 

節自 中原中也 詩作《汙濁了的憂傷之中》。

 

 

 

 

 

中原中也很討厭太宰治,極度討厭。

 

討厭總能快速分析事情,想出應對方案的聰明腦袋;討厭能言善道又不知羞恥為何物,老是臉不紅氣不喘說出甜言蜜語的嘴;討厭時不時掛著可以迷倒一群女人,卻唯獨自己感到作噁的笑容;討厭他漆黑深邃的眼眸,見不著眼底深處究竟懷抱著什麼思想,猶如個行屍走肉的活死人,靜靜地等待死亡的到來的態度。

 

反正,只要關於太宰任何一切事物,中也就是無敵討厭,甚至可說是“厭惡”。

 

偏偏上頭來了個要人命的指示,要自己跟太宰出任務,這好比曾遭太宰恥笑過無數次挑帽子的品味,赤裸裸的生厭。

 

先不管太宰是因為能幹,還是由黑手黨首領──森鷗外──一手拉拔培養的人,才能年紀輕輕,便當上港口黑手黨歷代最年少的幹部……而是,下達這道命令的人,就是黑手黨首領,即使有成千上萬個不願意,中也也只好認了。

 

認是認了……但那股悶在胸口的怒氣,還是需要發洩。

 

「為什麼又要讓『雙黑』出動?」中也憤恨恨的將手中任務單,一把甩到辦公桌上,單薄的紙張如天女散花飛落,嚇得中也周圍的部下們,強烈地感受到上司熊熊怒火,各個交頭接耳圍觀在側,不敢恣意靠近。

 

乍時,辦公室大門“咿呀”一聲教人推開,全身幾乎快被雪白繃帶纏繞成木乃伊的太宰治,領著他的部下些許人馬,慢悠悠地晃了進來。

 

「你以為我也願意嗎?」身後傳來慵懶的聲調,聽得中也全身竄起一股惡寒的輕顫,他鐵青了一張無法在更黑的臉,撇過頭看著佇立於門口處的討厭鬼。

 

「咦?中也呢?」太宰困惑的眨了眨眼,仔細環顧一圈辦公室,納悶的向其他人詢問:「吶、你們有看到中也在哪裡嗎?」

 

猛然一個強而有勁的拉扯,硬生生扯過太宰的衣領,強迫他直視中也浮上好幾個青筋的面容,中也咬牙切齒的說:「你、這、渾、蛋!我、在、這、裡。

 

「喔!原來你在這啊!」太宰一臉恍然大悟,帶著濃濃的笑意說道。

 

正當中也一個拳頭準備朝太宰臉上揮過去時,倏忽,一道不似普通刀刃的黑色刀尖,從地板冒了出來,極具攻擊性的鎖定中也,朝他直撲而來。

 

中也察覺到對自己抱著強烈殺意的黑影利刃,機警的鬆開揪住太宰衣領的手,且敏捷的往後退了好幾步,抬眼望見安靜待在太宰身後那個渾身如死神般一席黑色打扮的人影。

 

太宰斜睨了後頭一副要跟中也打起架的芥川龍之介,趕緊伸過手擋在他身前阻止:「芥川,住手。」

 

「呦、什麼時候帶了一隻這麼忠心的黑狗?」中也扯歪一邊唇角,壞笑的問。

 

太宰無視中也的疑問,用著一點兒悔過之意都沒有,輕浮到讓人生厭的口吻說:「啊啊、抱歉,忘記中也太矮了,沒有看到小黑人就在我面前。」

 

忘了補充,連太宰治比自己高三十公分這件事情,中也也十分悔恨,恨太早跟紅葉學習體術,練了滿身結實的肌肉,導致生長板早早闔上,停在一百六十公分在也沒有長高。

 

「這次任務還是只有我們兩個嗎?」太宰目光追尋著將自己當成空氣般,從身旁快步經過的中也問。

 

「拜託你認真看一下任務單上面的註解。」中也不耐煩的瞪了一眼仍舊笑瞇瞇的太宰,自然是忽略太宰一旁快把自己大卸八塊的憤怒眼神,那隻忠犬脾氣還真不是普通的暴躁。

 

太宰優雅的踏著每一步,跟上中也的背影,瞧芥川準備追上,太宰低聲咕噥了句“別跟”,制止了芥川邁開的步伐,身後的部下也隨芥川停下腳步,各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只能目送太宰跟中也的身影消失於走廊盡頭。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正準備踏出組織大門時,一個頂著惹眼酒紅色頭髮,臉上尚有未整理乾淨的鬍渣,身材高大的男人踩著明顯與他們倆成天壤之別的緩慢步伐,迎面而來。

 

「噢!太宰。」不意外是個低沉粗啞的嗓音,喚了一聲與自己擦肩而過的人。

 

「哦~織田作?」

 

太宰停下腳步的同時,前方的中也一同止步,回頭看了看兩個男人四目相交的不舒服場面,太宰唇角難得勾起一抹真誠的笑,轉瞬即逝的畫面,確確實實烙印於中也的眼底。

 

「剛出任務回來?」太宰率先寒暄。

 

「嗯。」織田簡潔的應答,撇頭望向不遠處對自己行注目禮許久的中也,禮貌地輕輕點頭,中也自然本能的頷首回應:「換你要出任務了吧?」畢竟看到猶如磁鐵南北極互相排斥的兩人會兜在一塊兒,大概也只有“雙黑”出動時才能見著。

 

「是啊!」

 

「小心點。」織田鼓勵似的拍拍太宰的肩頭後,便瀟灑地離去。

 

直到中也出聲喊了幾次太宰,他才勉強回過神,怔怔的給予回應。中也不曉得太宰於織田身上看到什麼,但他好像是第一次看見太宰隱藏於笑臉背後,真正純粹乾淨的模樣。

 

 

 

 

橫濱灣邊廢棄許久的工廠,數以百發震耳欲聾的槍聲劃破萬籟俱寂的夜晚,倒映著皎潔明月的海水,承受響徹雲霄的音波衝擊,輕輕地拍打著岸邊的消波塊,不時漾起小小的浪花。

 

工廠內遭人恣意破壞且大肆翻箱倒櫃的凌亂不堪,地上趴著一群早已無力反抗,奄奄一息的男人們,與在這兒大鬧一場過後,毫髮無傷的兇手──中也和太宰──成了強烈對比。

 

中也靜靜的站在一旁凝望那個發明出黑手黨嚴刑峻法般拷問的太宰,他優雅的朝跪趴於地上的敵對組織人員──他們僅留的活口──的肚子,猛烈的踢上一腳。

 

「你們的武器究竟是從哪拿來的呢?」語調如素日般溫和輕盈,臉上始終掛著沒有改變的笑,不曉得為什麼收在中也眼底,他不是很開心的微微蹙眉。

 

挨揍的男子彷彿要將肺給咳出來,好不容易順了氣,揚起邪佞的笑容,十分有骨氣的反抗:「誰、誰會告訴你們港口黑手黨?」

 

「哦~~意外的挺有骨氣嘛!不錯、不錯。」語氣歡愉的讚嘆,太宰饒富興味的俯視跟前趴倒於地的男子:「如果…手指頭一節一節被切下來,你嘴巴還能這麼緊嗎?」

 

男子仰望太宰沒有一絲變化,依舊笑盈盈的臉,好像即使面前突然有個人被大卸八塊、血脈噴張,這個男人也能不為所動,可以說他冷靜,亦稱他冷血更為恰當。

 

「是一、節、一、節喔!」太宰笑瞇瞇地從胸前口袋抽出隨身攜帶的小刀,一面蹲下身子一面強調的說道。

 

頓時,男子對太宰感到畏懼,急促呼吸的聲響於空無一物的廢棄工廠顯得嘹亮,周遭的空氣降至冰點,額頭沁出一層薄汗,一陣令人發顫的惡寒從腳底慢慢竄上脊梁,他開始懂得什麼是“恐懼”。

 

男子縮小的瞳孔劇烈震動,啞然地牢牢盯著太宰逐漸高舉的手,被恐怖支配而僵直的身子,無法動彈。

 

驀地,中也一把捉住太宰擒刀準備劃下的手腕,不知何時已緊皺的眉心,用著比素日還要沙啞的嗓音道:「夠了!太宰。」

 

一秒即逝的詫異,消失於太宰眼底,他嘴角噙著不變的笑嘲諷:「哦、中也,你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

 

「剩下就交給拷問班吧!」

 

太宰凝視瑟瑟發抖的男子,意興闌珊的回答:「……好吧!」且將手中小刀準確的插進那名男子的雙指縫隙間:「那就由中也負責帶他回去囉!」

 

中也不悅的嘖舌,不耐煩的搔了搔頭,經過仍乖巧蹲在地上的太宰,忽略那名男人還驚魂未定的模樣,先是一個俐落的手刀落在他頸項,讓他短暫享受沒有恐懼的天堂,中也則彎下腰,彷彿像在撿拾掉落於地上的鉛筆般,輕鬆的一肩扛起一名成年男子。

 

「真不虧是操控重力的中也,這種能力真好用。」太宰帶著老頭子特有的“嘿逗咻”語助詞,徐徐站起身,惹來中也鄙夷的目光掃射。

 

中也兀自走在前頭,沒多久便聽見太宰跟上的腳步,沉默了一會兒說:「喂、渾蛋太宰。」

 

「嗯?」太宰漫不經心的回應。

 

「你覺得自己適合在港口黑手黨嗎?」

 

太宰直勾勾盯著中也的背影,不清楚中也心血來潮問這個目的為何,狐疑地反問:「幹嘛問這個?」

 

「沒什麼。」中也依舊筆直的前進,不同以往老跟太宰你一言我一句的爭吵,他很是真摯的回答:「覺得你似乎不喜歡做黑手黨骯髒污穢的事。」

 

太宰靜默了幾秒,像是有認真咀嚼中也話中之意:「嗯…沒說不喜歡,但也稱不上喜歡。」

 

「什麼啊?」對於太宰模稜兩可的答案,中也感到哭笑不得。

 

若是要更仔細描繪太宰,大概就是個骨子裡淌著如黑手黨行事作為般烏黑的血液,彷若感受不到一絲情感的殺戮機器人,說他適合待在港口黑手黨也不為過。

 

中也跟太宰相識甚久,從年幼時期兩人便跟在前任港口黑手黨首領左右手身旁,總是用繃帶遮住右眼,空泛憂傷的眼眸中,彷彿渴求著一絲耀眼的光芒,如同太宰凝視著織田作之助,那道赤裸裸又純真無助的眼神。

 

「與其那樣說,不如說感覺你是沒有一個目標,漫無目的地活著罷了!」這是中也將對太宰的感受勉勉強強濃縮成最言簡意賅的話。

 

不意外得來後頭太宰治誇張到快把廢棄工廠屋頂給掀了的捧腹大笑。

 

「渾蛋太宰,你笑的太誇張了!」中也惱羞成怒地破口大罵,試圖遮掩早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的羞恥。

 

太宰笑到岔氣,努力平順著氣息說:「誰、誰讓中也說這種與你不相襯的話?」

 

「但也不用笑成這樣吧?」中也不用回頭大概都能清楚想像,那個渾蛋太宰眼角泛著淚光的可恨模樣,即使背對著太宰他看不見,中也還是情不自禁翻了大大的白眼。

 

半晌,吞噬一切聲響的夜晚寂靜再次降臨,不知何時渾蛋太宰刺耳又惹人不開心的笑聲,早已停歇,只剩兩人一前一後,沒有默契的跫音,嘹亮的迴盪。

 

中也嘎然停下步伐,太宰亦是跟著駐足──估計怕撞上小黑矮人──中也不解地回過頭看向太宰,他臉上掛著一抹淺笑,不似平常調兒啷噹的輕浮放蕩,而是柔和純淨的笑顏。

 

彷彿在對深刻了解他的自己……說“謝謝”

 

雖然太宰反應有些出乎預料,中也一向準確的第六感,告訴他別去深究,所以他們跟平常一樣,將情報活口丟給拷問班處置,而兩人一同向首領彙報細節,與任務後續處理的流程結束,便各自散夥。

 

然而,中也沒想過這是他們“雙黑”最後一次的出勤。

 

之後,中也被首領指派至橫濱西邊,鎮壓反港口黑手黨逐漸擴大的勢力,他這一離開便半個年頭過去,當他完成任務再次回到據點時,發現所有人如熱鍋上的螞蟻,忙碌地四處奔竄。

 

見狀,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湧上心頭,盤旋不散。

 

「唉呀、中也,你回來啦!」撐著一把鮮豔紅色的和傘,唇角漾起一抹淡淡笑容的紅葉,站在據點大門迎接凱旋歸來的中也。

 

「紅葉姐…這是?」中也納悶的左顧右盼,經過身旁的港口黑手黨成員們,忙得連跟自己打聲招呼的時間都沒有。

 

「你剛回來不清楚,組織內剛處理完一個特務組派來的間諜,還有與國外傭兵組織Mimic對戰完……」紅葉輕描淡寫的說,她頓了頓,猶豫是否該繼續說下去。

 

一向敏銳機靈的中也,明白紅葉尚有未說出口的話,一語不發的靜候。

 

紅葉先是嘆了一口幾不可聞的氣:「以及……太宰治逃離組織。」

 

中也沒有失控的大吼著要把太宰治抓回,或是氣憤地嚷著要把太宰治大卸八塊,他的反應不如紅葉預料,是安安靜靜地接受了這個訊息,而臉上沒有張揚任何情緒,格外的平靜。

 

紅葉知道中也與太宰雖然表面上吵吵鬧鬧,但實際上彼此又是最知曉彼此,否則他們倆亦不會成為黑暗組合最兇惡的二人組。

 

因此,紅葉曉得自己沒有立場,更無法說些冠冕堂皇的話,來為太宰的不告而別圓場,她只流露無奈的一抹笑靨,便轉身離去。

 

中也盯著逐漸遠去的紅色和傘,良久才獨自喃喃的說:「……是嗎?」

 

 

或許…那灘如泥濘般汙濁不堪的人,也終於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吧?

 

 

中也不會說,雖然為自己討厭的傢伙感到一丁點兒開心,但更多的是心臟彷彿被人無情的刨掉一塊肉,隱隱作痛。

 

還有…打死他都不會願意承認的…落寞與難過

 

 

 

 

 

後日談

 

就在組織內喧騰著太宰消失,全部人員為了即將舉行的五大幹部高層會議,而忙得不可開交的那天,中也彷彿置身事外──他早已放棄去追究太宰做出叛逃舉動的真正用意──即使他多多少少能猜到,是與Mimic作戰中不幸逝去的織田作之助有關。

 

中也哼著不成調的曲子,拿著自己珍藏許久的柏圖斯──要價不斐的高級葡萄酒──除了慶祝『雙黑』從此成了絕響,不用跟討厭的人一起出任務,更開心不用再看見那張死無生氣的臉孔。

 

中也踏著輕盈的步伐,來到組織據點後方的停車場,當他心情輕飄飄到快飛起來時,眼前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奪走中也的目光,四周塵土飛揚,一陣強風將漆黑的紳士帽吹落於地。

 

隨之,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球,映入因過度吃驚而不安震動的中也眼底。

 

好不容易釐清眼前可能是被黑手黨仇敵報復,因而破壞港口黑手黨的相關資產,在車子裏頭安裝了炸彈,中也雖然瞠目結舌的說不出半句話,但好險的是懷中的美酒,沒因過於震驚而掉落到地上。

 

只是,殘酷的現實是…那團火球……是中也方買來沒多久的進口轎車啊!

 

中也頓時覺得自己好像是從天堂,被人拌了一腳,狠狠跌入地獄深淵,重點是…他還有好幾個月車貸還沒繳。

 

這件事情在中也心底埋下很深很深的陰影。

 

直到最近首領下令去救回被海外組織──Guild──綁架的Q,中也終於得知,那一天炸壞自己愛車的兇手,不是什麼曾受港口黑手黨消滅的敵人,更不是找黑手黨報仇的中小型組織。

 

──而是…自己恨之入骨的太、宰、治

 

中也為曾對於太宰離開感到一絲寂寞的自己,覺得無比的羞恥與懊悔。

 

收回前言,就算太宰治離開了港口黑手黨,中原中也沒有一天不想親手殺死他。

 

 

 

──END──

 

 

 

《後記》

 

嗯…這其實是我動手寫的第一篇雙黑,然後拖到現在才寫好,而且我發現我寫的雙黑…多半是中也單戀(?)的情節居多啊…()

 

那時候看著動畫的太宰黑暗時期,雖然織田作很帥,但我很想說也給給中也一個鏡頭吧、他們不是已經有雙黑了嗎?QAQQQQ雙黑狗也想吃糖啊(#),所以才產生這篇文的念頭。雖然織田作影響太宰很深,但我覺得最懂太宰的中也應該也勉強作為他難得的朋友,只是朋友這樣不告而別,也難怪中也再次見到太宰會想殺了他。

 

基本上,在寫什麼我真的不知道了…我大概寫有兩個月,只是我去翻中也原作的詩篇,看著《汙濁了的憂傷之中》的文句,我根本覺得是在描寫太宰治無誤啊!

 

整篇其實我最愛的是…前面的中也詩作與後日談(正色(##))

 

總之,亂七八糟寫了一堆,5000+的文字,想描述的雙黑好像沒有很多互動(?),吵架倒是不少,如果能有人一起來討論更好(?),不然我腦袋中的雙黑都要消失不見了QAQQQ

 

11月唯一一篇文獻給雙黑,不要12月也唯一一篇文啊!給自己的默默期許,希望下次跟大家見面的是賢燦小段子(喂,不要突然跳去韓國#)

 

   2016.12.07   0559 PM

文章標籤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