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妝整齊的包頭,乾淨的妝容襯托出更加清秀的鵝蛋臉,窕窈修長的身材將深色連身套裝制服襯得更為典雅,整齊劃一的拖拉黑色行李箱,踩踏著優雅的步伐,空服員在一般民眾眼中,總是隨時散發自信的光芒。

 

登機前,由座艙長領頭,空服員們兩人一排,且拉著行李箱魚貫前進且自顧自的談笑風生,而撇除旅客們猶如觀看柵欄內動物的驚奇眼光,更多打量目光皆集中在隊伍最後端,於銀鈴般笑聲裡顯得十分格格不入的男性空服員。

 

Newt不是很喜歡旅客們對男性空服員投以衡量的視線,令人感到十分不舒服的歧視。

 

雪上加霜的是今天又是Newt第一次飛國際航線,他胃不受控制得像根針反覆扎著他感覺神經,疼得難受,但他仍需故作鎮定。

 

 

倏忽,一名身著與自己相同深色制服的男性,他那張在西方國家十分引人注目的亞洲面孔,Newt不禁多看幾眼,而他也注意到對方墨色制服領口,袖上代表著他身分的三條白線,而他一樣拉著黑色小行李箱,宛若一陣風般於Newt身邊呼嘯而過,走到隊伍最前排的座艙長旁並排。

 

HeyTeresa!」爽朗的呼喊一聲,讓最前排的座艙長撇過頭看,突然在自己身旁冒出來的男人,長腿橫跨出的步伐是女空服員需以小碎步追趕才能跟上,但座艙長並沒有要配合他的意思。

 

「有何貴事?副機長。」Teresa冷冷的看著那一張總是散發Funny氣息的蠢蛋面孔問。

 

What?副機長?Who are you?」Teresa無聲的用嘴型罵了“What the fuck”,副機長不痛不癢的聳了聳肩,隨即話鋒一轉:「這次竟然跟你同一班機,想到要在密閉空間跟你飛遠程,就覺得想吐。」

 

「是啊、因為你的餐點上我放了瀉藥。」

 

副機長皺起那漆黑濃密的雙眉,不虧是少數能跟自己攻守來回嘴砲的人,不忘順便嘖嘖兩聲:「最毒婦人心啊!你想讓我哪個口吐?」

 

Teresa白了一眼那個放慢速度與自己並肩走得男人,他似乎還想講些什麼,然而Teresa一臉“看你這狗嘴敢還想吐什麼,老娘就把狗屎塞回你嘴巴”的流氓表情,洗耳恭聽那個臭男人準備要說什麼話。

 

對方傾過上半身,壓低音量在Teresa耳邊說道:「你男朋友知道你這麼嗆辣嗎?」

 

Yes,他還愛得很。」Teresa不假思索的回應,再加上她自信滿滿的瞪了他一眼,惹來他同情憐憫的關愛神情,不忘在胸前畫個十字架說句“God bless him”。

 

突然間,他眼角餘光掃到於一群女性中鶴立雞群的人影,饒富趣味的問:「哦~有新面孔?」他沒有刻意控制音量,因此Newt能清清楚楚聽見他正把話題轉到自己身上。

 

「是啊!第一天飛國際線,還請副機長多關照。」代替Newt回話的是急迫想句點煩人副機長的Teresa

 

HeyGreenieWhat's your name?」他在隊伍前排大聲嚷嚷,無視周圍還有眾多旅客在場,應做什麼航空公司的形象管理。

 

Newt。」還是Teresa代替Newt回覆,省得Newt需在隊伍最後方喊話回答。

 

Greenie,第一天還可以吧?」就算得知名字,他也沒有要喊的意願,Newt真不懂為何副機長還要問他名字。

 

「飛機都還沒登上,哪來的第一天心得?」礙於身穿公司制服,Teresa實在不方便再賞那白癡一個華麗的白眼。

 

「也是。」他很快接受Teresa的解釋:「第一天加油啊!Greenie。」

 

不等Newt給予回應,Teres忍無可忍的直接下了逐客令:「HeyMinho,你不需要跟機長匯合嗎?」

 

Vince先去吸菸區,在長途飛行前他的習慣。」Minho泰然自若的回答:「Oh、我看到Vince了!Bye!」語罷,自顧自加快腳步拋下其他機組人員離開。

 

Newt困惑的眨了眨眼,眼睜睜看著連名字都很東方色彩的副機長像龍捲風般消失在面前,來得快、去得快,好個我行我素的人。

 

Newt,別理他。」Teresa頭也沒回,淡然的說道,對於副機長看心情做事的行為早已見慣司空。

 

「……是。」Newt愣頭愣腦的應了一聲。

 

不過,拜那位旋風式來訪的副機長,成功轉移了他的注意力,那頻繁刺痛的胃,總算緩和了不少。也許,只是他自己繃緊的神經,稍稍放鬆的關係罷了。

 

 

 

 

結束了12小時關在機艙的長途飛行,當雙腳著著實實踩踏於異國土地上,Newt沒忍住的停下腳步,好好地多吸幾口新鮮空氣,周遭的旅客望見不禁交頭接耳的竊笑,Newt才回了神發覺自己身上還穿著公司制服,快速低下頭,他感受到雙頰有些發燙,趕緊拖曳著行李箱快步跟上隊伍。

 

空服員會依據飛行地點而有不同的班表,有當日來回、過夜航班等等,而Newt第一次飛國際線就是六天班──因為能在當地逗留教長的時間,可以趁機逛逛街、吃美食,當個觀光客,是不少空服員爭先恐後想要飛行的航班──十分的幸運。

 

所有機組人員搭乘了一個多小時的巴士,拖著疲憊的身軀,總算抵達與公司長期配合,位於市中心的高級飯店。Newt連進食補充熱量的動力都沒了,他只想儘快把自己甩在軟綿綿的大床上,所以當Newt再次回神,已經是隔日的午後。

 

Newt奮力坐起身,搔了搔睡到東捲西翹的金黃色髮絲,窗外黃澄澄的陽光透過單薄的簾子灑進屋內,Newt一面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一面跌跌撞撞走到浴室洗漱。

 

盥洗完畢後,總算是打起了些精神,如果問當空服員最不喜歡的地方,Newt絕對會不假思索的回應,適應時差。

 

是肚子裡的蟲發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吼叫,才讓打算以繼續調整時差為由睡回籠覺的Newt乖乖踏出房門。

 

Newt隨手抓了一件丹寧牛仔襯衫當作外套,批在黑色素面T-Shirt外頭,刷破的深色牛仔褲搭上深褐色的高統靴,襯得這雙細長的腿更為修長,即便是一身簡潔的套裝式打扮,五官挺立且深邃的西方面孔,不禁讓周圍的人們多看一眼。

 

對於過多的注目禮,自小他出眾的外貌總是得來旁人過份的側目與關心,因此Newt習慣性地將所有目光給無視,兀自走出飯店──他可沒宅到連飯店大門都不願意踏出──原本盼望能遇見幾個自己小組的同事──一個也好──能一起在這個充滿著漢字的國家逛逛,但天總是不從人願。

 

Newt只能摸摸鼻子,拿出手機開起定位搜尋附近美食,來到許多部落客或者背包客激推的拉麵店,第一次使用自動販賣機點餐,一人一格的獨立座位,Newt感到格外新奇。

 

好好的飽足一餐後,Newt心滿意足地開啟了“觀光客”模式,享受一下假期的輕鬆與悠閒,還有這個和自己故鄉與眾不同氛圍的大城市。

 

踩踏著悠悠哉哉的步伐,慢條斯理的閒逛,與老是匆匆忙忙和自己擦身而過的人成了強烈的對比。

 

正當Newt被滿街漢字和英文交錯的招牌,弄到眼花撩亂之際,突然被後方的人捉住了手腕,他困惑的回頭,對上一張笑臉迎人的陌生臉孔,嘴巴不斷開闔著說些Newt壓根都聽不懂的話。

 

Sorry, 我聽不懂、聽不懂。」Newt且說且試圖甩開對方的手,沒想到不僅甩不掉,反而教對方更用力的捉住,還強行拉著他往對街走去。

 

HeyHey!你要帶我去哪?」Newt皺緊眉頭,慌張地想趕緊掙脫對方異常有力氣的禁錮。

 

HeyGreenieWhat are you doing here?」

 

Newt趕緊回頭望,他記得是那位嘴巴得理不饒人的副機長,他只單單穿了件灰白色幾何拼貼的T-Shirt和一條黑色牛仔褲,極度休閒打扮,如果不是說得一口標準口音的英文,Newt還覺得他完全融入這個東方國家。

 

Uh……」一時之間Newt也不曉得怎麼解釋這個詭譎的畫面──自己被一個西裝筆挺的東方男子牢牢拽住手腕。

 

Minho毫不留情地奮力打掉陌生男子的手,Newt隱隱約約能看見對方有些紅腫的手背:「Greenie,不是說好晚點要一起逛逛嗎?」

 

Oh…對、對……」Newt有些愣頭愣腦的附和。

 

「欸?等、等……」男子只能用簡單到不行的英文單字,試圖阻止他們離去,他如此鍥而不捨的精神,著實讓人敬佩。

 

「算了,滿口英文估計他們也聽不懂。」Minho聳了聳肩,猛然揪住Newt的手,不顧後頭仍支支吾吾不甘願放走他們的男子,邁開他的長腿,學著空服員優雅的步伐離開。

 

一路上行人不免多看他們一眼,估計是覺得一個頂著西方臉孔的男人被拉扯踉蹌地行走,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Uh……Sir……」Newt覺得自己驚嚇的情緒撫平了不少,但那緊扣自己手腕的手,炙熱的溫度燙得Newt彷彿被此溫熱渲染,雙頰不自覺有些發燙,這大概也是他們倍受注目的關鍵。

 

What?」Minho總算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見Newt略有難色的面孔,且時不時飄向手腕方向的視線,Minho機警地鬆開手:「你可以直接叫我Minho就好。」

 

Okay, Thank you, Minho。」Newt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腦袋裡快速兜轉了幾百句話,他只想趕快轉換個話題,看能否減少間彼此的沉默:「剛才那個是什麼啊?」

 

瞧見Newt目光左右不斷飄移的緊張模式,Minho忍不住噗哧地笑出聲來:「你不用怕,我又不會吃掉你。」

 

NewtMinho的笑聲感染,不禁跟著他笑出來:「……也是。」Newt發現Minho笑起來,眼睛會如月牙般彎起,兩頰有些許皺摺堆疊,與老是扳起臉面無表情嘴砲的模樣,大逕相挺,意外地可愛。

 

Minho抿了一字唇,仍不忘為Newt解釋方才的情況:「剛那些是皮條客,畢竟你傻到闖進他們的紅燈區了!」

 

What?」

 

「雖然在市中心,但這裡真的一不注意就會跑到他們紅燈區。」Minho泰然自若的說道。

 

「所以他纏著我不放……」Newt無法想像要是Minho沒有出現順勢幫他一把,自己大概早被狠狠敲了一回竹槓,當了冤大頭。

 

「是啊!要你花錢喝酒消災啊!」Minho彷彿見慣司空般,用著平淡的語氣說道:「要是你一開始講一堆英文他們早就嚇跑了,還哪來勇氣跟一個外國人拉拉扯扯呢?」

 

Minho的話讓Newt百口莫辯,他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下頭道歉:「……Sorry。」

 

It doesn't matter。」Minho隨興的擺擺手,他並沒有任何責備之意,而且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喜歡嘴砲的他竟然這樣輕易放過了Newt:「HeyGreenie,要不要一起逛逛?我可以勉為其難當你一次免費地陪。」

 

What?」對於Minho突然自告奮勇當地陪的話,Newt一時之間還反應不來。

 

「要吃拉麵?還是逛電器用品?還是去看看宅男文化?」Minho對於Newt詫異的驚呼置若罔聞,自顧自的問。

 

兩人大眼瞪小眼,半見Newt還沒給予一個回覆,Minho再次兀自說道:「那就去見識一下宅男文化了!我會很細心為你講解。」

 

望見Minho信心滿滿的拍了拍胸脯說道,瞬間喚回Newt遊走的魂魄:

NONONONO!」

 

Uh?那是要吃拉麵?」

 

「我剛吃飽!我們去逛逛電器,OKOK?」Newt趕緊拽住那看起來沒人能阻擋,準備要奔去大啖拉麵美食的精壯手臂。

 

Deal。」Minho停下前進的步伐,他像極了一隻偷腥成功的貓,微微傾過頭,對Newt露出一抹得逞般勝利的微笑。

 

 

 

──END──

 

 

 

 

 

《後記》

 

這是一篇我打了一季的文章,從《死亡解藥》二刷(?)後,我開始慢慢慢慢…真的很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片段片段的碼,結果…竟然還能寫了快四千字!!(抹臉)

 

靈感是很想寫MinhoNewt為“Greenie”的衝動下,突然就覺得“副機長&空少”的設定好像很不錯,雖然韓團那篇“空少&地勤”的故事還在難產中(),我還是寫了(甩髮)

 

其實這篇主要想表達的意義不明(?),因為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寫了什麼鬼東西,但偶爾還是能產出沒有玻璃渣的Minewt,自己覺得感動(#)總覺得Minewt這對CP沒有虐真對不起自己

 

最近文章靈感很枯竭,但偶爾被靈感大嬸找上門寫個片段之類的話,我也會努力督促自己來寫文,不然都讓大家看了些什麼傷眼的東西

 

因為最近沉迷於吃雞遊戲,閒暇時間不是看動漫、追漫畫,就是追實況主DE的影片啊XDDDD可惡!!!這裡有沒有DE粉可以跟我聊啊?(#

 

以上越來越荒廢寫文的小懿,提醒大家要注意目珠~啾咪(這句話不要放在文章最後啊!)

 

   2018.05.04   0226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