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育誌前言

 

金聖圭(飼主)×張東雨(動物)

 

※這文是現實背景,是某懿經常腦殘歪歪圭雨的互動下產物。

 

※沒有長短篇,更沒有完結這種東西,理由很簡單,某懿會一直歪歪下去。

 

※這文別名《日常圭雨歪歪日誌》,如同別名,日常歪歪皆會在此更新。

 

“想到什麼寫什麼”,這就是某懿的忍道

 

※以上幾點明白,確認無誤,就請小心食用,動物容易暴走不受控制,自身小心,某懿一概不負責。

 

         

          01. 模範動作

 

練習完INFINITE-H的舞後,張東雨跟李浩沅被MV導演招集於公司的會議室,討論了一下幾天後MV要拍攝的內容。

 

這次MV女主角請來一位名模來出演,一開始聽到張東雨很興奮,可以認識不同領域的人無償不是一件好事?但聽著導演接下去說的話,張東雨臉上大大的笑容逐漸淡去。

 

要跟女模有親密接觸,就像情人一樣的互動,張東雨聽完臉都僵了。

 

他默默看向一旁的李浩沅,臉色好像比自己還要鐵青,自己成為練習生之前還有跟舞蹈班的姊姊交往過,而浩沅為了完成跳舞的夢想放棄高中來到首爾打拼練習,即使有時活動會遇到女子組合,但實際接觸可是少之又少,有時候張東雨不免會想,李浩沅是不是得了女生恐懼症?

 

現在也不是擔心李浩沅的時候,自己好像也沒好到哪?成為練習生後幾乎都是跟一群男人生活,要怎麼表現出戀愛甜蜜的親暱舉動,還真的有點懊惱。

 

結束會議後,兩人直接回宿舍。

 

脫下鞋子,兩人一踏進客廳又是看見金聖圭側躺於沙發上,電視依舊撥放著,只是他們不曉得他們聖圭哥是在看電視?還是最近宣傳太累睡著了?

 

張東雨走進了點,確定金聖圭眼皮是闔上的,一個轉頭將食指抵在自己唇上,另一隻手指了指圭哥,給李浩沅暗示說圭哥睡著要他放輕腳步小聲點,李浩沅靜靜的點點頭,二話不說直接走回自己房間。

 

練習了一整天,衣服早已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汗水好像還殘留在皮膚上有點不舒服,張東雨決定先去洗澡好了!

 

當他這麼決定轉身,躡手躡腳要回房間拿換洗衣物之際,身後傳來濃厚的鼻音:「呀,張東雨!」如此自然的話語,就像“呀李成鐘”都快變他的第二個名字了!

 

「啊啊!圭哥你醒啦!」雖然自己沒有做壞事,但現在的氛圍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壞事被抓包一樣的尷尬。

 

「嗯過來!」隊長一個司令下,張東雨也不敢說不,乖巧地走了回去。

 

「哥,怎麼了?」勉強於金聖圭側躺佔去整個沙發中找到了一絲空位坐下。

 

「今天練習的怎樣?」

 

自從INFINITE-H開始練習後,金聖圭不管自己是不是還有專輯要宣傳,每每下了練習或者下了通告,一定都會等到兩人回家才肯乖乖回房休息,張東雨跟李浩沅不是沒有規勸那個身體不太好的哥,他們沒問題叫他早點休息,固執如金聖圭,根本把那些話當成耳邊風沒在聽。

 

「今天導演找我們去開會討論MV拍攝……」張東雨習慣的開始報備今天發生的大小事,就差沒早午晚餐吃了什麼,幾點去上廁所之類的雜事。

 

「然後?」圭大人眼皮好像很沉,不知道是張開還是閉上,反正就是在聆聽張東雨的話。

 

「這次MV找了女模特兒來拍攝。」這話一出,張東雨很明確看到金聖圭的眼睛瞪大的瞬間。

 

「然後呢?」金聖圭居然放棄最舒服最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躺姿,坐了起身。

 

「導演說要演出情人親暱的戲碼但我真的不太知道該怎麼演?」莫名地把金聖圭當成演技老師訴苦,雖然說金聖圭也不是沒演過戲,小小客串過戲劇應該也算演戲吧?

 

「那我當你練習對象讓你練習?」此話一出,張東雨從不知道他們隊長人這麼好。

 

「哥要當女生嗎?」不知道為什麼張東雨這話有些雀躍的語氣讓金聖圭有點不爽。

 

「當然是你當女生,我示範給你看!」果然,還是隊長大人聰明,不會讓自己吃虧。

 

「不能我先示範嗎?」張東雨難得有反抗精神。

 

「好啊!」金聖圭也難得有讓步的意願。

 

「模特兒是姊姊,所以一定要撒嬌嘛!」張東雨雙手握拳,然後使勁全力往金聖圭身上蹭過去。

 

「呀呀呀呀呀!!!!!」面對突然失控的小動物,金聖圭皺著一張臉阻止他繼續磨蹭。「這是哪門子撒嬌啊!」

 

被金聖圭推開的小動物好哀怨地盯著他:「不然哥你說啊該怎麼辦?」

 

「首先,握住她的手。」金聖圭強勢的拉過張東雨的一隻手,在強勢的掰開每個指頭,然後自己手指順著空隙滑進去,扣住,這是第一步。

 

「然後深情地看著她……」金聖圭伸出另一隻手,拇指跟食指扳過張東雨的下巴,強行讓他與自己相互對望。

 

「在然後……

 

「哥……」張東雨出聲打斷金老師的教學。

 

……幹嘛?」金老師在心中不小心的罵了一句髒話,這不知死活的動物竟然敢打斷自己。

 

「我看不到你的眼睛!」是無比真摯無害的臉龐。

 

「靠!」這次嘴巴沒守住,髒話就華麗麗的從嘴邊溜出來,一氣之下,金聖圭連最後的解講都不爽說,直接準確地向前含住張東雨豐厚紅潤的唇。

 

離開張東雨唇瓣時,金聖圭忍不住用粉舌輕輕舔舐了會兒,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眼前這隻動物可知道這些日子他忙著練習,自己也忙著宣傳,根本沒什麼時間好好親熱,有多痛苦嗎?

 

「所以我最後也要這樣親姊姊嗎?」

 

金聖圭眉毛抽了一下,放開扣住張東雨下顎的手,鬆手兩人十指交扣的另一手,冷靜地說道:「……你要親也可以。」

 

「哦~真的嗎?」眼神裡閃爍著雀躍,讓金聖圭看了後悔自己MV沒讓導演找女演員來幫忙。

 

「反正我剛才做的都是模範動作。」

 

丟下這句話,金聖圭便起身走回房間,看著金聖圭的背影,張東雨摸了摸方才被親吻的唇,嗤嗤的偷笑。

 

好像早就料到金聖圭會親自己,更料到自己會得到的回答是什麼。

 

 

 

所以張東雨到底是天才?還是笨蛋?

 

 

 

可能是最蠢的天才吧!

 

 

 

 

這是金聖圭認識他這麼久得到的結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