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理想型

 

張東雨覺得很奇怪,不知道是自己的眼光不同於世俗,還是自己不太懂欣賞女人性感妖艷的美,當金聖圭跟李成烈歡天喜地談論著泫雅時,自己竟然一點話都插不上,只能反常安靜的坐在那兒。

 

 

「那東雨哥呢?」李成烈突然把問題丟到張東雨身上,讓走神的他一時無法法應。

 

「什麼東西?」

 

「理想型啊!」李成烈聲音十分雀躍。

 

「噢這個嘛!」張東雨左右轉動眼珠子思考了一下:「以音樂才能方面,是Ailee。」

 

Ailee姐姐,也挺不錯的!身材也挺棒的!」此話一出,李成烈猛然看見金聖圭黑了一張臉,自己眼前也多了一層陰影,他有點不安的打了哆嗦,機械式的轉過頭,看見金明洙已經夠面癱的臉更無表情。

 

「明、明洙啊……」李成烈弱弱的喊道,現在這氣氛就像被捉姦在床的丈夫與怒氣衝天妻子對視的樣子,只是那妻子沒有盛怒的表情。

 

「幹嘛?」依舊是與平常無異的語調,李成烈聽起來格外毛骨悚然。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啊?」李成烈臉上掛起尷尬的笑,讓金聖圭差點憋不住的大笑出來。

 

「忘了……」擺明不想回答,一個轉身打算走回房間,見狀,李成烈也趕緊從地板上彈起來,小狗般地跟在金明洙身後,一面說著“Aliee姐姐也沒你棒”、“泫雅性感也沒比你在床上性感”云云充滿著性騷擾語言的話,然後又惹來金明洙不容易解讀冷眼一枚,再來就是大大的關門聲。

 

金聖圭默默的在心中為李成烈默哀,只是瞬間靈光一閃,眼神飄向那個雙手環抱曲起膝蓋的張東雨。

 

「噯東雨……

 

「怎麼了?」

 

「你你不生氣?」金聖圭試探性的問。

 

「生氣什麼?」小動物的腦袋瓜果然沒有考慮太多,也對,他也很認真跟著金聖圭一起討論理想型了!

 

「沒事。」金聖圭臉上突然揚起淡淡的笑靨,果然還是他家的小動物最乖最好哄了,不會像金什麼明什麼洙什麼的,容易突然使起性子要花精力安撫。

 

「哥,明洙是不是在生氣啊?」張東雨突然講起金聖圭心中腹誹的某人,瞬間心驚,還以為張東雨懂讀心術。

 

「啊、啊!沒有啦!不要理他,成烈會好好處理的。」至於怎麼處理,是他們家的事。

 

「會不會上次欠他們炸雞不開心啊?」善良如天使的張東雨,日子都過了這麼多天,還惦記著他們玩什麼人體疊疊樂的處罰,那天被金聖圭拖進房間再也沒出來過,更不用說買炸雞這回事。

 

我想,應該不是。」金聖圭滿頭黑線的回答。

 

「我還是去買個炸雞好了……」張東雨快速起身,回房間隨便撈了件外套出來,便看見金聖圭已經著裝好在大門口等著他,張東雨從不知道平常喜歡拖拖拉拉的金聖圭能這麼快速。

 

「圭哥,你也要出門?」

 

「你卡不是沒錢,得用我的刷吧!」其實只是彆扭的不直說想陪你去。

 

「嘿嘿~那我們走吧!」張東雨當然曉得金聖圭那張老愛心口不一的嘴,拉起彼此外套拉鍊,牽起金聖圭藤在半空中的手,開開心心的出了門。

 

其實張東雨會這麼突然想買炸雞,一半的原因是希望買回來給明洙吃後,他心情能好些,雖然不太懂他怎麼突然在生氣,在一半就是他好歹也是個男子漢,願賭要服輸啊!

 

兩人去宿舍附近某個前輩代言的炸雞店,金聖圭努力浪費幾次吞口水的機會,叮嚀張東雨,“你只輸了一盒炸雞”,可是張東雨卻給他一個沒有智商的笑容說“可是都來買了,就多買一些回去嘛!”。

 

 

──馬的,卡裡面的錢是我的啊!!!!

 

 

「糖醋醬蜂蜜芥末辣味該買哪個?」張東雨很猶豫地看著櫃檯上的菜單,默默給一旁的金聖圭使了一個眼神。

 

「糖醋好了。」金聖圭真心給意見,然後張東雨給他一個大大的點頭轉向對店員開始點餐。

 

「糖醋、蜂蜜芥末、辣味、原味各一。」

 

 

──我靠…………邊走,那問我是問心酸的嗎?

 

而且……

 

 

「你買這麼多,他們吃得完嗎?」金聖圭瞇著已經不大的眼,一面為自己卡裡面即將快速消失的韓圜默哀。

 

「哥跟明洙不是很愛吃炸雞嗎?就多吃點,還有經紀人哥可以吃。」

 

「是沒錯啦……」明明就不是自己輸了遊戲,金聖圭卻覺得自己輸得五體投地,外加心不斷淌血,那些可是自己熬夜練習錄製,還一個人站在舞台上唱錯詞,且被那些無良的成員狠狠恥笑的幾個月,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啊!

 

「那就買這些吧!」小動物很快從主人身上找出信用卡,快速結帳,金聖圭撇開頭不忍看那個正在替自己簽名的某動物。

 

 

 

嗚嗚再見了我感冒還努力上節目宣傳,用生命換來的錢……

 

就這麼短短的60秒,我的錢,再見了……

 

 

 

張東雨笑得滿面春風走出炸雞店,金聖圭覺得世界末日怎麼又來到,黑著一張臉雙手各提著某人拿自己卡去刷買來的香噴噴炸雞。

 

「哥,一袋給我吧!」張東雨還是笑得如此陽光青春,不顧金聖圭一臉錯愕還不想交出袋子,一把搶了過來拎在左手,右手想當然而直接握住空了的那隻手。

 

……你。」金聖圭表示頭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雖然張東雨是自己無敵腦殘飯,經常不分場合騷擾自己,但他還真少這樣主動的牽起自己的手。

 

「嘿嘿~~」依舊是那個呆傻呆傻到讓人分辨不出來是真沒智商還是假沒智商的笑靨。

 

在韓國這個國家,男生與男生搭肩牽手於街頭上走著,沒什麼怪異,若是換坐於國外可能要被大肆宣揚,甚至性向質疑,在這兒說了句“是兄弟”大家也不會說什麼,只要不是什麼越矩的舉動被拍下不好解釋就好。

 

而且金聖圭還挺喜歡張東雨主動一點的感覺,雖然張東雨得了“沒跟人有肌膚接觸會死得病”,但他的觸碰跟金聖圭伸進衣服內毛手毛腳完全是不一樣的事,老是自己對張東雨上下其手,有時候金聖圭會懷疑,是不是只有自己付出單向的感情,而那隻小動物就是用無辜呆腦的表情,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掌心傳來張東雨略燙的溫度,雖然有些出手汗,但金聖圭就是捨不得放開,而且有些路人會對兩人行注目禮,金聖圭猜想應該是擅長打扮的時尚王吸引大家注目吧?雖然那傢伙明明沒有很認真的裝扮,還能這麼帥,就是這樣才有罪啊!

 

 

「聖圭哥……

 

金聖圭還在陷入牽自家帥氣又可愛的寵物上街得意中,猛然被拉回神。

 

「欸?怎、怎麼了?」兩人總算走回宿舍大樓,經過警衛室還很有禮貌的點頭搭聲招呼,金聖圭且按下電梯向上按鈕且回答。

 

「我不好嗎?」張東雨抬起頭愣愣瞅著紅色數字不斷遞減直到一,電梯發出清脆的聲響。

 

「你不好什麼?」金聖圭默默盯著緩慢敞開無人的銀灰色大門,兩人同步一起擠進電梯裡,金聖圭順手的按下宿舍樓層,靜等電梯關上。

 

……我比泫雅。」張東雨稍稍想收回自己的手,卻教金聖圭更用力地握住。

 

 

──我再靠……邊走。

 

 

金聖圭原本踏出宿舍前,還在慶幸張東雨跟金明洙的思考迴路不太像,其實根本就是一模一樣啊!

 

「相信我,你比泫雅好。」這樣聽起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畢竟有人上節目開口閉口都在宣傳自己對泫雅的崇拜。

 

……是這樣嗎?」雖然平常總是樂觀開朗的張東雨,很難得對自己這麼沒自信。

 

「對、對啊……

 

「可是你不是都喜歡性感的嗎?」

 

「泫雅性感也沒比你在床上性感啊!」語末,金聖圭立馬閉上嘴。

 

 

──等等,這對話好耳熟。

 

 

這不是不久前李成烈在安撫金明洙說的所有話嗎?

 

金聖圭撇頭看著張東雨一直縮頭躲在外套中,忍不住嘆口氣,看著電梯抵達的樓層,就快到了,一個使勁將張東雨往電梯一邊角落拉。

 

抬起頭望著正上方的攝影機,這個角度恰巧是死角,肯定拍不到,真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再低頭看看被自己雙手困於角落的小動物,又是那該死的無辜眼神,眨巴眨巴盯著自己。

 

鬆開牽著的手,食指跟拇指直接扣住張東雨下顎,快狠準,強行將他頭抬起,然後目標只有一個,3.2公分的紅潤厚唇。

 

電梯再次響起清脆的“叮”一聲,表示抵達的樓層到了。

 

金聖圭完全不拖泥帶水,乾脆地放開臉紅得跟煮熟蝦子一樣的張東雨,再度拉著有些失神的張東雨走出電梯。

 

「你覺得我會對泫雅做這些嗎?」金聖圭按壓宿舍的大門密碼且問身旁的呆子。

 

……不會。」

 

「那就對啦!」

 

……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金聖圭不懂張東雨這句話的意思,原本要扭轉門把的手頓了頓,困惑的偏頭看他:「跟你說什麼?」

 

「泫雅啊!」又回到很有活力的野生動物模式。

 

「誰知道你很介意我老說泫雅。」

 

「跟我說的話,炸雞我就會少買一盒。」

 

兩人乾瞪眼幾秒,甚至乾笑好幾聲,半晌靜默後,張東雨二話不說推開金聖圭,飛快轉動大門門把,腳底抹油般的快速衝回宿舍避難。

 

金聖圭反應了好幾秒,總算知道某隻動物小心眼到家的報復,氣得直接甩開宿舍大門,邊怒吼著動物的名字,邊思考該怎麼好好教養他一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