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因為最近看了些圭哥的東西,想起好多事情...

突然就很想寫這些,把自己對圭哥的想法通通寫了進去...

我的養育誌什麼時候這麼溫馨了?它不是以輕鬆白癡為主嗎?(欸#

總之,現實生活我還是會繼續歪下去

KTR什麼太高調,還是平常自己發光很閃,就送這兩個老人一句話,談戀愛了不起啊!

哈哈,以下點開正文,抱歉我廢話太多了

 

--------------------------------

 

05.你的溫柔

 

時隔十個月的時間,七個人再度合體,以帶點春天氣息的戀愛歌曲回歸歌謠界。

 

回歸方一周便橫掃每個音樂節目,說真的,完全沒想過,所以好幾次當主持人宣布第一名是“INFINITE”時,大家總是恍神,更多是不相信,包括平時冷靜沉著的隊長。

 

「聖圭哥?呦吼~圭哥?」張東雨看著那個當完美雕刻男,對著獎盃行注目禮的金聖圭喊了喊。

 

「嗯?幹嘛?」很鎮定地回了神,更冷靜地轉頭看向張東雨。

 

「我們要走了!」張東雨指了指待機室的大門口,裏頭清的一點兒也不剩,不管是表演服裝,還是飯送來的禮物,全都被搬回停車場的保姆車內,成員們也走得差不多,就只剩金聖圭還恍著神。

 

「喔!好!」金聖圭立馬站起身,一手掇起自己的背包,順手撈走對自己這次音樂表現肯定的一位獎盃,跟著張東雨的步伐走出待機室。

 

兩人漫步走去停車場,肩併著肩,難得張東雨沒有失控的情緒高漲鬼吼鬼叫,其實金聖圭都懂,張東雨是個很會看人臉色的傢伙,傻愣愣笑容下,個性很細膩又貼心。

 

不過多半的時候張東雨又經常人來瘋,完全失去控制,所以對於張東雨是天才還是笨蛋這個難題,實在很難解開。

 

「哥……

 

「嗯?」金聖圭睨了一眼身旁的張東雨,看著因走動而前後搖擺的手,自動伸過手拉過來。

 

「拿了第一不開心嗎?」

 

金聖圭愣了愣,帶著淡淡的笑容反問:「天底下有人拿了第一會不開心嗎?」

 

「不然哥……

 

「沒有,只是覺得不太真實。」對於水漲船高的人氣、對於自己付出的努力被肯定、對於以前的種種回憶,每次拿到第一名的時候,那種不真實感總是特別強烈。

 

不過,掌心傳來張東雨燙人的溫度,金聖圭便覺得這就是現實,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這些以前當練習生曾沒想過的未來。

 

「哥,別想那麼多嘛!等等要吃大餐,快樂點!」張東雨嘻嘻笑著,自身樂觀又開朗的他,有時候讓金聖圭特別羨慕,明明他為了跳舞也付出了許多努力,也犧牲了不少事情。

 

「嗯。」張東雨笑容特有的魅力,金聖圭跟著一起笑了。

 

金聖圭遠遠看見早已在停車場等候的弟弟們,對他們倆瘋狂招手,偏頭與張東雨互望了幾秒,一面調侃著“他們肚子肯定餓昏了”云云的話,一面拉著仰天大笑的張東雨快速朝他們保母車的位置跑去。

 

經紀人哥帶著大夥來到附近一家很有名的烤肉店,外頭早就等滿粉絲,可能哪兒放了風聲讓他們知道INFINITE要來這兒吃東西,一群人下車不忘形象管理跟粉絲禮貌性打打招呼,然後快步走進店裡已經預訂好最角落又隱密的位置。

 

自從開始打歌宣傳以來,三餐總是不按時間吃,因為日程滿根本不能準時吃,有時候一天只能吃一餐,之後都是買買零食隨便果腹,這次不曉得社長大人怎麼了,突然約了七個人跟經紀人哥們一同吃飯。

 

除了張東雨,其他人跟社長都很熟稔,金聖圭不需要特別坐於社長隔壁,他選擇陪陪那個離社長位置最遙遠的張東雨對面,算是就近照顧。

 

開飯前社長大人不外乎就是稱讚這次大家表現得不錯,要繼續保持,曉得孩子們都餓的前胸貼後背,話自然不敢再多,趕緊結束,讓大家動筷吃飯。

 

將五花肉放置鐵板燒上滋滋聲響更讓人食指大動,每個人好像餓死鬼上身瘋狂嗑食,金聖圭看了實在忍不住出聲要弟弟們別吃太快,要是等等噎著,還要多費一個去醫院的功夫啊!

 

烤了一陣子,服務生過來說要換炭火,金聖圭只是愜意抬起頭看了下,有些背光看不太清楚服務生臉上有什麼表情,卻清楚望見他細長的眼裡泛了些許淚光,折射了燒烤店內橘色光芒,有些晶亮。

 

經訓過的更換炭火,動作一氣呵成又乾淨俐落,更換過後,其他人又重回烤肉吃肉的迴圈中。

 

金聖圭瞟著拿起地上放置方替換下炭火鐵箱的服務生,突然對出了個聲。

 

「那個……

 

「是。」服務生停下準備離去的動作,準備聆聽金聖圭有什麼需要服務。

 

「呃……加油。」金聖圭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說道,服務生亦呆愣了許久,勾起一抹淺笑跟金聖圭道謝,便逕自忙去。

 

張東雨悄悄抬起頭看對面,那個故作鎮定繼續吃肉的金聖圭,竊竊的偷笑。

 

因為是社長買單,大夥毫無顧忌的點菜吃肉,待所有吃飽回宿舍也是三四個小時後的事。

 

經紀人哥於宿舍門口先停車,讓七個人先下車,他一人再將車子開往地下室停好。

 

張東雨走在隊伍最後頭,突然對前方不遠的金聖圭如此說道:「嘿嘿~哥果然很溫柔呢!」他相信金聖圭一定會聽到。

 

「幹嘛?」金聖圭不解的停下腳步回頭。

 

「剛剛在烤肉店啊!哥真的很溫柔啊!」

 

金聖圭轉了轉眼珠子,猛然了解張東雨的話,臉頰泛起些微彤紅,有些不好意思:「他應該也是來首爾追尋夢想,碰到了些瓶頸,正需要人家的一聲加油鼓勵吧?」

 

張東雨臉上勾起淺淺的笑,徐徐走到金聖圭面前,繼續聆聽他說話。

 

「覺得那個服務生跟當初來到首爾的我很像。」看到一群人聚在一起吃飯,估計想起遠在地方的家人了吧?

 

就跟當時的自己一樣。

 

為了夢想不顧一切,對自己太過有自信卻也因此踢到鐵板,年少輕狂的日子誰沒有過?

 

金聖圭倒是很慶幸自己經歷過那些日子,將自己的菱角磨光,傲人的芒刺因此收歛,明白社會上如何做人處事,更了解社會的殘酷現實,因為如此讓他更加努力,一步步完成自己的夢想。

 

「所以我才說哥溫柔啊!」張東雨雙手覆到金聖圭大腿旁略微冰冷的手,還是那麼溫暖,就像金聖圭一樣。

 

「大概只有你會這樣說我。」空著的那手輕撫張東雨腦袋瓜,亦掛起淡然的微笑。

 

「不是的,其實大家都知道喔!」張東雨唇角的高度越勾越高,咯咯笑了起來。

 

總是愛鬧彆扭、總是毒舌成員、總是很愛記仇,可是往往公司高層給的壓力他是一個人承擔、成員單獨出節目會熬夜觀看然後指導、成員們發生什麼大小事第一個想到的都是這個哥,其實他的細心、他的溫柔,不是看不見,而是不容易看見。

 

「是、是這樣嗎?」金聖圭感到些許詫異,他覺得自己已盡可能將這些瑣碎的事不掛嘴邊,安靜的攬下所有事情,只是希望弟弟們為了夢想能快樂的完成,不要有任何不愉快的回憶,不開心的事情就讓自己一個人承擔就好。

 

「是啊!」

 

其實你的溫柔,我們都知道,只是不忍拆穿你的高自尊。

 

你的溫柔,很彆扭也很小心眼。

 

 

……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哥。」張東雨兀自開心的講完轉身繼續走回宿舍,留金聖圭一人呆傻了好幾秒。

 

望著張東雨逐漸變小的背影,快步追了上去,一個胳臂勾住小動物的頸肩,衝擊痛得張東雨望天哀嚎,金聖圭不搭理,打鬧追問著被看穿的真相。

 

有時候佯裝已久的面具被拆穿又如何?不就是需要那個一個人懂面具下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嗎?

 

謝謝你喜歡這麼彆扭又小心眼的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