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指南☆

瀏覽文章前請閱讀守則Q&A
部落格文章已整頓完畢,歡迎尋寶喔

留言一直都是寫文的最大動力喔

 ★此文建議搭配同名歌曲為BGM觀看

 

   

 

一切來的太措手不及,彷彿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卻連呼吸吐氣的方式都給忘了。

  

耳畔邊傳來抖著濃濃鼻音哭腔的女聲,帶來斷斷續續的話語,一字一字傳進大腦裡,但李珍基覺得自己突突跳動的心臟,似乎也跟著驟停,無法呼吸,甚至連語言組織的能力都喪失了,那緊緊握著手機的手不由自主的發顫──是恐懼。

 

「珍基啊、怎麼辦?怎麼辦?我們鐘鉉怎麼辦?」

 

那從腳底爬上脊椎的寒冷,他無法動彈、無所適從,更何況是罷工已久的腦袋,他強迫自己好幾次,必須趕快給金鐘鉉姐姐一個安慰的話語,或者根本就是想安慰自己的話。

 

久久李珍基還是說不出口。

 

即便電話一端只剩斷訊後的長音,李珍基還是覺得大腦像是壞掉了的電視機,充斥的黑白交雜的畫面與刺耳高亢的雜音,那是強烈的排斥反應,一瞬間李珍基感受一股酸澀的感覺沖回喉頭,他趕緊衝進洗手間乾嘔。

 

“溫流哥,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我一直在想著要怎麼跟世界告別?”

“傻啦?沒頭沒尾想這什麼事呢?”

“我啊…我會跟平常一樣,笑著跟你說Good bye,還有Don't cry喔!”

“呵呵、那我該說什麼呢?”

“哥呢…只要對我露出你那傻不嚨咚的笑容就足夠了!”

“什麼啊?真是。”

 

那股快把自己吞噬掉的噁心感,始終無法退去,明明如此的不真實,但不斷奪出眼眶的淚水似乎代替主人先有了反應,一一打落在陶製的洗手台上。

 

一時間要李珍基怎麼相信,前幾天還笑著與自己通電話的人,如今病危躺在加護病房?

 

但他還是勉強打起精神,知道自己得儘快奔去他身邊,李珍基忘了自己是怎麼抵達醫院,病房外是哭得老淚縱橫的金鐘鉉母親,艱難攙扶著母親的姐姐,臉頰上兩行淚簌簌的落下,而早自己一步抵達的珉豪在另一旁撐住金鐘鉉母親哭到發軟的身子不向後跌坐。

 

「珍基哥。」抬頭望見傻愣愣站在走廊一端的李珍基,崔珉豪喚了一聲。

 

李珍基躊躇著步伐,猶豫是否前進,他很趕快想看金鐘鉉的模樣,確定他的平安,卻也害怕往前會聽到自己最不願接受的消息。

 

偏偏他被金鐘鉉恥笑萬年不準的第六感,這次卻靈驗了。

 

金鐘鉉的母親一看到李珍基,情緒更是潰堤的嘶吼,想說些什麼偏偏卻無法完整的說出來:「珍基啊!鐘鉉他!他!」

 

見狀,李珍基趕緊上前與崔珉豪換手攙扶,老母親反手抓著李珍基的衣袖仰天放聲痛哭。

 

李珍基扶住金鐘鉉母親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默默地往老母親不斷嘶吼哭泣的地方看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床孤零零地置放於偌大的病房中,而床上的人兒被純潔的白色給溫柔的包覆住,無法望見面容。

 

李珍基呼吸倏忽失去原本的節奏,變得有些急促,他還是強迫自己要冷靜,深深的吸氣,他不可以倒下,絕對不可以。

 

「……是什麼時候?」這是李珍基嚥下無數個口水,乍聽下很冷靜,些微顫抖的聲音仍老老實實的出賣了他。

 

「就在剛不久前…醫生說大腦缺氧太久,體內一氧化碳濃度過高……」金鐘鉉的姐姐說著說著又開始哽咽啜泣。

 

李珍基搖搖晃晃站起身子,見狀,崔珉豪想上前扶住他一日一日漸消瘦的身子,卻被他一個揮手甩開,他兀自的走進病房內,從接到消息到這一刻止,未消歇地顫抖的手,徐徐掀開白色的布簾,是慘無血色卻有些浮腫的熟悉面容,而指尖輕觸到的肌膚,跟今日窗外飄下的雪花一樣的冰冷,沒有一絲溫度。

 

現實殘酷地為他最後一絲的期盼,宣讀了死刑。

 

接下來的所有事情,李珍基記不太得了,只看著許多不認識的面孔,他們穿著白袍或是黑色西裝不斷進出病房,最後將金鐘鉉從自己的面前推走。

 

不消幾個小時的時間,那個寫上“故金鐘鉉”的靈堂已佈滿五顏六色的鮮花,鐘鉉姐姐選了他生前笑得十分燦爛的照片,高掛在靈堂正中央,李珍基呆然佇立於角落望著前來弔唁所有金鐘鉉的前輩、後輩、同事跟朋友。

 

李珍基聽見不遠處公司為粉絲設置的靈堂,傳來歌迷們齊唱他們的出道曲,原是一首輕快的曲子,此時聽來卻是格外淒涼。

 

而原本在葡萄牙的基范也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人未到卻先聽到他的哭聲,李珍基知道崔珉豪忙著替鐘鉉家人招呼所有來弔唁的人,他則前去將跪哭於靈堂外的基范攙扶進來。

 

沒意外的金基范哭得泣不成聲,李珍基很是心疼,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將發酸了的眼眶淚水硬生生吞回去。

 

三天的時間太短暫,也太急促,連獨自一人可以好好思念金鐘鉉的時間都沒有,李珍基只能跟著葬儀社人員安排好的既定流程走,別上了“喪主”的胸章,也別上象徵血溶於水兄弟情的臂章,終於將那個以前總吵著醫院晚上會鬧鬼很可怕的金鐘鉉帶離開他不喜歡的地方。

 

醫院外頭的黑色靈車,像是恭候多時的敞開後車廂,那個蓋上白色布條的棺木,被靜靜地推送進去,李珍基漸漸感受到金鐘鉉一步一步地遠離,是他怎麼追趕都到達不了的地方。

 

倏忽,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重量落在背上,李珍基不需要回頭也知道是金基范,他緩緩轉過身,一把拉過基范,讓他能牢牢靠在自己肩膀哭泣。

 

金鐘鉉啊、金鐘鉉,你這局布得太過嚴謹了。

 

你說過就算自己不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希望給需要的人一些幫助,所以跑去填寫了器官捐贈;你說過就算自己不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希望家人過得無虞,所以你把名下的財產偷偷轉贈給姐姐;你說過就算自己不在這個世界上,即便最後被那名為「黑狗」的疾病吞噬,你還是選擇將陪伴自己長大的憂鬱症公諸於世,所以你請好友將遺書公開,給所有愛自己的歌迷最後的交待。

 

那連自己都從未舉辦過的個人演唱會,你當成自己與歌迷最後告別的舞台。

 

看著你努力照顧好身邊的人在離開,相信你不是臨時起意。固執如你,從以前活動開始就是如此,當你執意要去做任何一件事情,是沒人能阻止,你選擇離開不曉得是與自己掙扎多久,最後你做出了決定,你選擇今年將所有成員的生日都度過後的那一日。

 

那天如你所言,你一如往常光明正大地沒有任何喬裝就去便利商店買了盒菸,回到自己在外出租的套房,隨意的點了最後一根菸,環視了這個陪伴自己最後一刻有著家庭式溫暖的房間,眼神流露一絲歉意,但不後悔這個決定,這個已經布置好隨時要送走自己的房間,你憶起那些獨自度過無數個苦悶煎熬的日子,彷若都能聽見你那輕輕一嘆,卻是沉重的呼吸。

 

金鐘鉉啊、你辛苦了!」李珍基喃喃說道,彷彿那一天金鐘鉉在將火種投入黑炭前也喃喃對自己訴說的一句話。

 

李珍基好像看見金鐘鉉盯著逐漸蔓延開來的炭火露出許久不見的燦爛笑容,是如釋重負

 

那綻開的如花般好看的笑靨,就如同框在冷冰冰石碑裡的照片一樣。

 

終於陪伴金鐘鉉來到最後長眠的地方,即使其他人都已經打道回府,李珍基還是不願意離開這裡,像是金鐘鉉就真的站在眼前,與他癡癡對望。

 

「對不起…對不起啊…鐘鉉啊……」李珍基再也克制不了壓抑許久的情緒,整個人低頭屈膝緊緊抱著雙臂。「我最後…最後還是沒能幫上你…也不能照你要求的笑著送你……」

 

「我甚至自私的想要你活在這麼痛苦的地方……」李珍基雖然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但止不住的嗚咽不斷從抿緊的唇齒間流瀉而出。

 

不過,你終於不用活在別人的期待,你終於能不再受別人控制的生活,即使沒人能理解你那重重的嘆息,沒關係,最後你終於能衷由自己一次。

 

「鐘鉉啊…你真的辛苦了……」

 

 

 

“噯噯、溫流哥,最近電視又再重播『太陽的後裔』,難道你跟我一起好好唱歌很難嗎?”

 

“珍基哥、別生氣好不好?我只是開玩笑說說,你的『李醫生』演得很棒,真的!”

 

“珍基啊、你一定要開開心心的活著,好嗎?”

 

 

 

李珍基抬起頭望如水洗過湛藍的天空,這幾天來都見不著的太陽,今日卻異常的探出頭,十分熱情燦爛,宛如連上天也為金鐘鉉祝福。

 

在弟弟們面前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有關金鐘鉉的事情,他抽空了情緒,不間斷的深呼吸提醒著自己,扮演起久違的「大哥」,可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總會像現在一樣,腦海不受控制地想起任何關於金鐘鉉的事兒,就算是些芝麻綠豆蒜的小事兒。

 

可淚水沒有隨著李珍基高高昂起的臉龐停歇,反而更加不受控制的如雨下,像是把這幾天強行硬吞回肚子的所有分量,一次宣洩出來。

 

 

 

“珍啊、我愛你,你知道嗎?”

 

 

──我知道啊…

 

 

只是這份愛情太短,而遺忘卻太長。

 

 

 

──END──

 

《後記》

 

2017.12.18初得知消息的時候,我是不能相信,因為我前一天剛重看硬碟裡面以前SHINee的影片,Lucifer的表演。初入KPOP圈時,SHINee剛出道,也是我第一個去追星的團體,用著一張《Amigo》的台壓專輯入場擊掌,很遙遠,但又覺得歷歷在目。

 

在官方發表聲明得當下,逼得我不能不認真的去面對,金鐘鉉真的離開了

 

他曾落淚的說過“沒人在乎過真正的他是什麼樣子”,內心的孤寂與無法尋求到真正快樂的“黑狗”才是將他從大家身邊帶走的元兇,但不會怪他離去。

 

我總是透過消息東拼西湊,他最後那一刻的身影與行為,他曾在廣播說過“他會跟平常一樣跟世界道別”,他做到了,當日沒有任何異狀的離開。可第一現場的救護人員說房間內煙霧瀰漫,桌上放著些許炭,而地上有嘔吐物,當煙霧消散後才能發現倒在地上的鐘鉉,很心疼,最後讓這麼善良的人離開得這麼苦痛,原本想把這一段寫進文裡,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謝謝這段時間金鐘鉉帶來的歌曲,你辛苦過了,也很辛苦,你終於能向自己招手真正的自己過去,留下最美好的給所有思念你、愛你的人。

 

晚安、金鐘鉉,你辛苦了,再見。接下來你就好好休息吧!

 

文筆已大不如前,但還是努力邊哭邊打出來,原預計要在21日出殯那天發文,但敵不過上班與上了年紀(?)不好的體力,最後拖到今天寫完。

 

最後的題外話,有空會把以前在閃耀星球混的時期,寫得極度中二且黑暗時代的SHINee文章搬過來,那個時期的我可是初入腐。

 

   2017.12.23   2358 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te
  • 我不敢仔細閱讀,就怕又痛一次。

    即使他離開的時候那麼痛苦
    但他現在已經沒事了不是嗎?
    即使他離開了大家
    我們還要繼續生活不是嗎?

    人的一生就像花火一樣,他耀眼的綻放過了,他不會後會的。
    現在他也放下了,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 沒關係,我覺得我自己也沒有勇氣再次閱讀
    感覺好像就想起來他好像真的離開了一樣

    現在我只要看到影片還有他,就覺得他好像還在
    在做他喜歡的事情、唱喜歡的歌
    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可以快樂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QAQ
    那篇鉉Key我大概會難產了吧QQ

    yamapi790220 於 2018/01/02 23: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