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抽菸一點都不足為奇,但對於一個有偶像包袱要顧的人,抽菸的確會給年紀輕輕的小粉絲一個重棒打擊,於是乎,形象管理還有克制菸癮發作,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對於金力燦。

 

 

「戒菸聽說吃口香糖可以轉移注意力可是一直嚼臉會變方正吧……」金力燦窩在客廳沙發上,滑著手機,嘴裡念念有詞:「除了嚼口香糖應該還有其他的方法吧……

 

「你查那個幹嘛?」正大賢冷靜地看著電視,順便拿了幾片手中那袋家庭號洋芋片塞到嘴哩,不以為意地問。

 

金力燦完全沒有注意到正大賢連哥都沒有喊,自然到不行的半語消失於金力燦耳裡,他一如往常地回答:「戒菸啊!」

 

這不是廢話嗎?

 

「你要戒菸?」依舊沒有敬稱。

 

「我才沒有癮。」還是沒察覺,而且也沒否認抽菸這件事情。

 

「不然你看這個幹嘛?」

 

「最近看到有人一直在咳嗽……」金力燦的手指依舊於手機屏幕上滑動。

 

「是喔……」正大賢亦依舊沒有任何關心之意,又丟了幾片洋芋片到嘴裡,喀哧喀哧的作響。

 

「對了,大賢啊……」好像突然想起什麼的,金力燦猛然收回盯著手機的目光,抬頭看向一旁仍在吃東西的某黑吃貨。

 

「幹嘛?」正大賢是感受到金力燦的視線,卻懶得偏頭看。

 

「你跟永才都是主唱,菸少抽點。」這時才是那位老愛嘮叨的金媽媽。

 

「我已經好一陣子不抽了,最近在陽台抽菸的是劉永才。」正大賢極度冷靜的抖出劉姓青年的不完美犯罪。

 

「嗓子還在痛?」金力燦擰了擰眉,擔心的語氣總算換來正大賢的一個側頭凝望。

 

只有兩人的客廳,說尷尬也不全然是,但周旋著一絲弔詭的氣氛,與金力燦對視許久,正大賢緩緩勾勒起唇角,無聲地用口型說了兩個字“廢話”。

 

正大賢知道就算自己不管是因為嗓子痛咳嗽,還是單純只是因為抽菸關係而咳嗽,金力燦都會擔心的問,但這份關懷只限於隊友與隊友。

 

正大賢深知讓金力燦上心的人,不是他,所以正大賢學乖了,慢慢地連菸都不想碰了,那個能於極度心情不好,暫時麻醉自己的東西,就像要戒掉金力燦的關心。

 

「準烘還沒成年,抽菸盡量別讓他看到,菸味也盡量別帶到客廳或者準烘他們房間,知道嗎?」

 

正大賢輕挑的“哦~”了一聲,慢悠悠地轉回頭繼續看電視,默默補了一句:「我會幫你轉告劉永才那個小胖子。」

 

「記得叮嚀他別抽太多。」

 

「你只是看個戒菸,怎麼能衍生這麼多東西啊?」正大賢實在哭笑不得,金力燦那種像媽媽個性四處碎念事情。

 

「還不是關心你們!」

 

「你自己也會抽啊!」正大賢忍不住回嘴。

 

金力燦愣了愣,自知自己辯不過,趕緊起身逃走,不忘回頭又補上一句:「吵死了!而且我、是、哥!」

 

望著金力燦逃出客廳的身影,正大賢又無奈了笑了笑,只有吵架吵不贏、叨唸唸不停時才會一直強調自己的年齡。

 

「好好好你是哥你是哥……」絕對是敷衍的語氣。

 

正大賢仍偷偷瞄了一眼金力燦去向,他知道其實有菸癮的不是金力燦,而是金力燦現在要跑去吵鬧,老把自己關在房間創作的那位。

 

 

金力燦想也沒多想,連敲門這種禮貌都不必,一股作氣推開房門,撲鼻而來卻是濃濃的菸草味,薰的連平常都會多少抽一根菸的金力燦,也忍不住輕咳。

 

金力燦且咳嗽且趕快走到窗邊,將關得密不透風的窗戶全數打開,讓房間空氣得以流通,不然這樣房內灰濛濛,還烏煙瘴氣的,別人會以為宿舍發生了火災。

 

待味道不再這麼濃厚,金力燦在窗口外多吸幾口新鮮氧氣才收回頭。

 

一回頭望見差點讓自己沒被嗆死的兇手,又勾起金力燦說唱的本能:「呀,方容國,你太誇張了吧?才閉關不到幾個小時,菸抽成這樣,連窗戶都不打開,站起來開個窗有這麼難嗎?還是你是要搞到讓火災警報器響起?」

 

「還沒響呢!」方容國沒有瞟金力燦任何一眼,繼續忙碌地在桌上寫寫塗塗。

 

「響了還得了!」金力燦華麗的翻了個白眼,只可惜方容國還是沒看到。

 

方容國沒有繼續接話,原本就話不多的方容國,在創作的時候根本就是惜字如金,與其浪費寶貴的時間在說話上,不如好好研究歌詞或旋律哪兒需要修改,這些習慣金力燦也知道。

 

他默默走回後頭沙發上,拿起老是陪伴方容國創作的跳跳虎娃娃,下巴抵著思索該怎樣吵方容國、怎樣吸引他注意,諸如此類的惡作劇念頭。

 

霍地,聞見輕輕的兩聲咳嗽,金力燦好像不再怎麼去想如何玩弄方容國,猛然想起他來這兒的目的。

 

「噯方容國……

 

…………幹嘛?」反應慢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你有沒有考慮戒菸?」

 

「沒有。」不假思索的直接回答,大概是金力燦認識方容國這麼多年,在創作期間回覆最快的一次。

 

「你已經是上癮了,之後還要唱歌,這樣會影響到肺活量,不太好而且你不怕準烘他有樣學樣……

 

「金力燦……」方容國在金力燦發表長篇大論之前,硬是打斷金歌手的饒舌,放下手中的筆,轉過椅子與身後的金力燦對望。

 

「幹嘛?」若是平常能成功中斷方容國創作,金力燦樂得都想灑花,但現在對上他屎到不能再屎的臉,金力燦吞了吞口水,耳邊是自己吞嚥的聲音,嗯可以說有些害怕。

 

「過來一下。」

 

沒頭沒尾就叫人過去,真當我金力燦是小狗?

 

金力燦猶豫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還是起身朝方容國筆直地走過去,順便在腦中罵自己的沒堅持,仍故作驕傲的睨了一眼:「幹嘛?」

 

方容國稍稍揚起頭凝視金力燦深邃的狐狸眼,一把將他往自己身上拉,金力燦順勢跨坐到方容國身上,一氣呵成的動作還讓金力燦傻愣愣,下一秒,方容國伸出左手,拇指與食指強行扣住金力燦下巴,一個抬頭,唇狠狠含住金力燦兩片溫暖。

 

金力燦一動也不動,任憑方容國不斷吸吮著下唇,偶爾發出的嘖嘖聲,在幽靜的房內聽起來格外情色,但金力燦知道創作中的方容國是不太會發情的基本上。

 

「力燦……」離開金力燦柔嫩好吃的紅唇,方容國啞著比平常更低沉的聲音輕輕地喊道。

 

「又幹嘛?」

 

「你好好吃……」晶亮的雙眼傳達出的訊息只有四個字,欲求不滿。

 

──Fuck,收回前言,創作中的方容國,依舊發情。

 

金力燦氣結,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回應好像也不是,絕對會玩出火,不回應又覺得自己被吃得死死的,到底該怎麼做實在很糾結。

 

「好了,你乖,我要寫詞,先別吵我!」方容國輕拍了拍金力燦略為炸起的毛,將他從身上拉起的同時不忘在臉頰偷香一下。

 

金力燦看著方容國再度轉過椅子,進入自己世界,他覺得無語,有種被騙的感覺。

 

方才的話題好像被一個吻通通塞回去了。

 

金力燦嘖了一個舌音,吸引了方容國注意,他還是習慣埋首於創作的問:「怎麼?還想要?」

 

「沒、有!!!」答得斬釘截鐵,走回沙發上一屁股狠狠坐下,再次拿起一旁的跳跳虎娃娃,將其當成方容國好好蹂躪了一番發洩後,才爽快了不少。

 

直勾勾盯著方容國的背影,金力燦忽然覺得自己挺矛盾的。

 

明明希望方容國可以把尼古丁的依賴降低,畢竟抽菸這種事情,就算暫時能麻痺大腦減輕壓力,或者可以驅趕瞌睡從,但藝人身體往往都在日夜顛倒、三餐不準時甚至睡眠長期缺乏中變壞,不能再因為抽菸的關係讓身體更糟。

 

可偏偏金力燦的惡趣味,好愛方容國左手上沾染的煙草香味,就像方容國的香水散發著泡麵的味道一樣,那是專屬方容國的味道,還是金力燦自己發現這不一樣的地方,宛如一個不能告人的小秘密。

 

方容國也不是隨時隨地都抽菸,只是創作的時候菸癮比較大,金力燦是不怎麼介意吸要命的二手菸,他則發覺方容國有一個小習慣,都是用左手抽菸。

 

當然知道右手是提筆書寫東西,不太可能用右手抽菸,只是金力燦曾納悶的問過方容國怎麼不用右手抽,面對這個話題,方容國亦傻愣了眼數秒,才用著下水道聲音正色地說了句“我用右手不會抽”。

 

思及此,金力燦看著方容國左手擰扁空掉的菸盒,又重新拆了一包全新的,菸盒角熟稔的輕敲桌腳,原本平穩排列的香菸,因撞擊而讓一根菸的菸尾突起,方容國快速偏頭咬住。

 

「噯方容國……

 

「嗯?」嘴巴叼著一根尚未點燃的菸,手握著的鉛筆依舊圈圈畫畫。

 

「菸還是少抽點吧!」為了所有人身體健康,金力燦決定,他還是繼續擔任方容國的戒菸大使吧!

 

──END──

 

 

 

 

《後記》

 

我幾百年沒有寫這一對90line(你自己也知道#,也應該說我幾百年沒認真完成一篇文了?(正色#

 

最近對於抽菸有各種萌點,雖然抽菸真的對身體很不好,菸給別人抽就好,我們乖乖地萌就好,別輕易嘗試(不對喔###

 

也跟很多人討論兔子裡面誰會抽菸,多數一致認為都有方容國,於是乎,我也覺得他是老菸槍,阿燦有人說他討厭菸味,我這邊是讓他也屬於會抽菸那型,主唱們我隨緣,忙內們我更不可能讓他們抽(?,於是變成這樣(?!,我還是覺得抽菸跟方容國最搭!(大拇指

 

雖然是以現實衍生,請無視什麼分房的、雖然是以現實衍生,請無視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的賢燦(##、雖然是以現實衍生,這次文風怎麼跟之前差那麼多?(大吼##,我知道之前都是走清新溫馨派的,我也不知道這次到底是怎樣?

 

然後標題竄改了團體歌名(?,哈哈~猶豫很久要用Man、還是Boy,出來的結果,還是用Boy年輕一點好了XDDDD

 

這三天,忍著女人痛,在颱風天把昨天還沒寫完的碼完,有誰要出來摸摸我的頭σ(o'ω'o) (不是##

 

然後秋天的腳步好像到了……

 

   2013.08.30   0926 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