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指南☆

瀏覽文章前請閱讀守則Q&A
部落格文章已整頓完畢,歡迎尋寶喔

留言一直都是寫文的最大動力喔

 

年末時節,大小事總是接踵而來。

 

為了宣傳第二張正規專輯,跑遍韓國各大市區的簽售會,不只平常固定的音樂節目,以及各種年度盛事特別演出的練習與準備,全攪和在一團兒,待回過神來,緊繃又忙碌的生活,早已告一段落。

 

從官司結束,再次回到這個歌謠界闖蕩,其實也剛過滿一年。脫離如地獄般勞累辛苦的12月,平平安安來到新的一年,對於曾經歷最苦痛日子的他們來說,沒有比斯更幸福的事兒──至少跟去年茫然未來何去何從相比,能在忙碌中充實的度過…真的太好了!

 

 

充實歸充實,一整年度還是有發生了些小插曲──即是隊長方容國因病暫時離隊休息──粉絲們擔心之餘,更多的體恤,著實讓團員們感到欣慰,畢竟方容國的病痛並不單單是長年的工作疲勞,還有人們總說最難解的心魔。

 

金力燦單手托著飲食控制搭配運動而日益消瘦的臉頰,轉了轉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繼續思索,若要說去年最辛苦的,大概身分由“隊內媽媽兼總務組長”,搖身一變成了“臨時隊長”吧?

 

早就知道“隊長”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實際當過一回,金力燦還真想把底下四個弟弟抓起來毒打一頓──大概是覺得自己沒有方容國那種威嚴和魄力──甚至還想採抽籤制,在真正的隊長回來前,大家輪流當一次看看,就能體當會隊長是多不易。

 

不過這個方法,想當然而,被底下那群鬼靈精怪的臭屁孩們以“我們早就知道當隊長很辛苦啊!”、“力燦哥現在是大哥耶!”這之類的話給倘塞過去。

 

尤其是那個文什麼鐘什麼業的,完全就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說出:「最讓容國哥頭痛的,不就是力燦哥嗎?」

 

金力燦瞬間安靜了下來,確實,自己老以“同齡”這件事情當籌碼,根本不把那個方容國的話放進眼裡──雖然金力燦是會看眼色使出這種賴皮伎倆。

 

只是面對弟弟們一個接著一個的開始附和,說著“對啊、力燦哥才是容國哥壓力來源。”云云,金力燦被說得啞口無言,完全還不了嘴──因為事實勝於雄辯,而且他根本沒有爭辯的餘地。

 

所以,金力燦不得不更加佩服對自己耐心有加,除了“隊長”還要身兼“B.A.P音樂製作人”的方容國。

 

這兩個壓力極大的職位,金力燦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方容國會義不容辭的攬下?

 

──嗯……大概就是對音樂有過人的執著與熱忱。

 

「……或是有自虐傾向吧?」金力燦自我認同的點點頭。

 

「誰有自虐傾向啊?」那個自己最愛模仿的低沉聲線,打破金力燦自我思緒,他隨著聲音來源處看去,輕浮的舉起手,打招呼的說了聲“呦”。

 

方容國帶著濃濃鄙夷意味的眼神,來回掃射金力燦全身好幾次:「呦什麼呦?」

 

金力燦望著方容國逕自走到對面的空位,一把扯開椅子坐下,熟練的拿過桌角的菜單觀看:「想說好久不見啊!」

 

「哪裡好久不見?」方容國再次鄙視金力燦一眼,接著舉起手喚來服務生,點了杯萬年不變的拿鐵,金力燦還真不曉得他剛剛花那麼點時間盯著菜單看的意義在哪兒?

 

聽聞方容國的話,金力燦掐了掐手指算下,距離上次見面的日子…確實沒過很久──大概一周前,還是六個人一起年末聚餐。

 

不過這麼頻繁見面……

 

金力燦抬眼看向點完餐便從口袋掏出手機,當起低頭族滑滑滑的方容國,這會兒換金力燦鄙視起前方座位的大叔:「呀、你這是叫我來看你滑手機嗎?

 

「沒有啊!」話是這麼說,但明顯感受到對面大叔的心還是停留在手機上頭。

 

「那你到底叫我出來幹嘛?」

 

「沒幹嘛,想看看你就叫你出來啦!」方容國手指忙碌的比畫著,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少來!一定是要我報告一下團體近況。」

 

「知道了還不先說。」不曉得是手機用到告一段落,或是服務員將熱騰騰的咖啡送上桌,總之,方容國將手機擱到一旁,很是認真地盯著金力燦看。

 

金力燦翻了個方容國最擅長的白眼,明明是休息期,老掛心著團體大小事,是誰說自己是隊內媽媽的?眼前這個操心過度的人,才比自己更像媽媽吧?

 

「大家還是老樣子欺負我啊!」

 

聽聞金力燦的話,方容國猛然瞇起眼,一副“你他媽的在講什麼鬼話”,害的金力燦很是心虛,乾咳了好幾聲掩飾一下。

 

「呀、呀!你那是什麼臉?」有些底氣不足的駁斥。

 

「你說呢?」方容國扯歪一邊唇角,訕訕的笑著反問。

 

「好啦……」金力燦摸摸鼻子,最後還是乖巧的回:「大夥還是一樣啦!」即便金力燦這個回答,有說跟沒說是一樣的。

 

「準烘呢?有沒有乖乖上學?」

 

金力燦稍稍抬了抬眼珠子,耐著性子回:「有。」

 

「永才呢?期末課業還跟得上吧?」

 

「他可是劉永才耶!」

 

「鄭大賢呢?菸還抽很兇嗎?」

 

這次金力燦毫不留情翻了一個雪白不見黑眼珠的白眼:「你現在是警察在審問嗎?我要不要拿一個檯燈給你照照?」

 

「沒有啊!關心一下大家啊!」

 

「那你不關心一下我嗎?」金力燦高高噘起嘴,滿腹委屈的說。

 

「喔、那你呢?」絲毫感受不到一丁點發自內心的關懷。

 

「去你的方容國。」金力燦大暴走,管他是什麼偶像,管他什麼形象,國際性通用的不雅手勢,長長的一根中指,筆直的豎立在方容國眼前。

 

金力燦大炸毛的行為,倒是逗方容國笑得合不攏嘴,邊安撫邊笑著說:「好啦、好啦!別生氣!」

 

「你都不知道那群死小鬼有多難管嗎?」

 

「知道啊!」方容國單手撐著臉頰,一派輕鬆的說:「我那時候還要多管一個叫『金力燦』的。」

 

金力燦靜下來三秒鐘,見他因隱忍而微微顫抖著雙肩的模樣,方容國笑意更加濃厚。

 

「怎麼了嗎?」很明知,且是很白目的故問。

 

果然不出所料,忍的了三秒鐘,還是忍不了半分鐘,頭頂像是火山頭噴發出陣陣白煙,嘴巴像是機關槍滔滔不絕的抱怨起那些死屁孩各種無視代理隊長、對團裡二哥無禮的行徑。

 

明明淨是弟弟們無厘頭的各種惡整,讓人好氣又好笑的事兒,從金力燦口中溜出來卻變成趣味十足的故事,聽得方容國臉上笑容從未消失。

 

明明隔不到一個禮拜,金力燦仍有一堆趣事──對於方容國來說是趣事──可以分享,倒也是件神奇的事兒。

 

似乎是怨言講到一個段落,金力燦跳躍式的思維莫名迸出這些話:「好好喔、有人下禮拜就要去東南亞避冬了!」金力燦故作畏寒的縮起脖子,拉緊了外套。

 

「你可以一起去啊!躲我行李箱。」一丁點可行度都沒有的幹話,又是讓金力燦翻起華麗的白眼。

 

「去你媽的方容國!!!」完美的髒話再次從金力燦口中飆出:「你出國那天要去錄偶像運動大會啦!」

 

「是喔!好可惜喔!」雖然語氣裡完全感受不到一絲惋惜。

 

雖然不曉得方容國到底傳染到誰的白目,金力燦見他還能如此開懷笑著的模樣,心裡也是放心了不少。

 

「出國就好好放鬆啊!隊、長。」

 

方容國且啜飲咖啡且挑起單邊眉:「呦、狗嘴終於吐出象牙了!」

 

「當然,我現在可是成熟的『代理隊長』。」金力燦鼻子驕傲地翹得老高。

 

方容國嘴角失守,身體越過桌子,伸長了手,輕輕的捏了捏金力燦的鼻子:「我會多拍些照片給你。」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方容國的這個動作,金力燦竟覺得有些心跳加速。

 

但為了自己身為男人的尊嚴,他還是趕緊拍掉方容國的手,卻像極了一個小媳婦百般委屈地怒瞪,更逗得方容國笑得樂不可支。

 

金力燦最終也忍不住跟著一起笑了。

 

果不其然,金力燦跟其他弟弟奮鬥著不分日夜錄製偶像運動大會的過程中,時不時便收到方容國傳來的

 

金力燦看著SNS上方容國傳來的照片,那抹燦爛耀眼的粉絲取名為括弧的笑靨,不禁跟著一起微笑。

 

他手指輕盈的在螢幕上來回敲打,心滿意足地將訊息稍給大冬天跑去東南亞避寒的方容國。

 

──Chanchanieeeeee:噯、阿加西,鬍子該刮了!

 

 

──END──

 

 

 

 

 

 

 

《後記》

 

時間設定是去年二輯方容國休息的時候,這篇文章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寫的,對!我、就、是、寫、這、麼、久。(不要理直氣壯#),而且不是應該要拍拍我,我能把這個坑填好發出來,就很棒了!(完全討打#)

 

起因在去年方容國休息期間跑去東南亞旅行被拍到,一臉鬍子有點小小胖的阿嘉溪模樣,看了真的很開心呢!乾癟癟的阿邦終於胖了的感動!(抹淚),所以才生出這篇文,只是沒想到這樣一生,又迎接新的一年了(XDDD

 

原本打算用這篇文來End 2017,但世事難料,寫了閃尼文章之後又開始年底忙碌生活,結果這篇打算拿來壓底的,變成新年第一篇文章

 

2017年發生很多事情,換了工作、換了新環境,經歷了不少事情,很謝謝現在依舊陪在身邊的朋友,很開心有你們才有我,也謝謝願意再來這個已經雜草叢生的部落格裏面翻翻文章留言給我的所有人,雖然我回覆速度堪稱比烏龜還要慢,但每一個留言我都會看過,希望可以多看到留言,老話一句,留言永遠是我寫文的動力,2018年也請大家多多關照囉!大家真的Long time no see了~還有Happy New Year

 

   2018.01.02   1035 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歐比親媽
  • 90最近好甜啊啊啊啊
    代理隊長辛苦了 弟弟嘴巴很毒
  • 雖然現在90很難合體,但我想要讓他們繼續甜下去啊啊啊

    yamapi790220 於 2018/09/01 2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