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黃色的光芒透過葉子縫隙灑落,一圈圈的光點隨風左右搖曳,一陣青草芳香竄進鼻腔,沐浴在午後溫暖的陽光下,遠處的交談嬉戲聲,感到乎近乎遠,耳畔邊傳來得是自己大大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

 

寧靜且舒適讓人發睏的午後,細數心臟跳動的次數更加的催眠。

 

Hey、副領導大人在偷懶?」踩踏草地的沙沙聲響打擾了光明正大偷懶的迷宮幽地副領導──Newt,但真正破壞他情緒是用著好聽迷人聲線講出尖酸刻薄話語的飛毛腿─Minho

 

 

Newt徐徐的睜開眼,一瞬間太陽光穿透嫩綠的葉子直射他眼眸,他趕緊坐起身,眨了眨眼適應一下耀眼的光芒,操著他濃厚的英式口音反擊:「偷懶的是你,飛毛腿小隊長。」

 

好歹也算是前任飛毛腿一員,反應神經不慢,快速的接下忽然從天而降的一根香蕉,Newt偏頭直勾勾盯著一屁股在自己身旁坐下的人:「去你的!你偷我菜園的水果!」

 

「我剛從迷宮回來,需要補充體力。」無視職業果農的抗議,Minho高高鼓起的腮幫子早已告訴Newt,他已經光速的將食物啃得只剩孤伶伶的黃色外皮,且咀嚼且理直氣壯的回嘴。

 

待他將最後一口嚥下肚,對上Newt不甚友善的眼神,但看在Minho眼裡根本就是賭氣的可愛模樣,一向火爆脾氣的他卻一點都不生氣的打哈哈:「怎麼?才一天就想念我帥氣的臉啦?」

 

對於Minho自我誇讚的美言,Newt選擇直接無視:「我在想等等怎麼跟Alby解釋,被你這瞎卡頭亂丟的黃色果皮。」眼前這位帶著濃厚勝利意味的痞子笑容,Newt沒由來的很想一拳直接揮到他臉上。

 

「你想那個遜客幹嘛?不是應該要想我嗎?」

 

「想你幹嘛?」Newt黑了一張俊秀的臉龐問。

 

倏忽,Minho一把拉過Newt的右手,Newt尚未回過神,只見他拉過自己的手擺到左胸前,規律的跳動滲透過那單薄的襯衫布料。

 

噗通!噗通!

 

「我每天可是從迷宮九死一生回來。」

 

Newt抬起眼望見他不知何時收斂起笑容,意外真摯的神情,悄悄渲染了Newt的情緒。

 

其實Newt明白在每日一大清早,那圍住所有人彷彿快碰觸到天際的高牆會緩慢開啟,然後當大部分的人還在睡夢中時,飛毛腿們必須準備就緒,進去那個每天都會變化的迷宮中探詢離開的道路。

 

除了不知道吃掉多少個飛毛腿的鬼火獸外,迷宮裡還有許多未被探知的危險因素,而那些總是義無反顧衝進迷宮的飛毛腿,不曉得今天會不會自己最後一天,能平安返回幽地生活,都是他們最簡單的宿願。

 

心臟律動的聲音,是活著的證明。

 

Minho感受到胸前自己捉住的手些微的顫抖,用著不常見的溫柔語氣輕聲呼喚:「Newt?」

 

Newt深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Nothing。」

 

他靜默了半晌,見Newt顫抖的手沒有停歇,一個使勁拉過Newt,俯首含住Newt的唇瓣,既溫熱又柔軟。

 

隨即,不等Newt回應,他直接將Newt攬進懷裡,像是要把Newt緊緊嵌入心板上,交疊的胸膛感受到確切的律動聲,他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Newt埋首於他胸前,雙手攀上他後背,悄悄拽住雖然充斥著汗臭味看起來髒亂不堪的衣服,卻實質的感到安心,用他聽不見的音量悶著聲小小說道:「Welcome back……」

 

「你說什麼?」彷彿好像聽見Newt如蚊子趁翅般的呢喃,Minho不禁詢問,但換來的只有Newt無聲搖頭。

 

他們相處的時間久到連初次見面的記憶都變得有些模糊,日積月累下的默契讓他明白自己無法逼問出什麼,最終也只在那如同午後陽光耀眼的金黃色髮絲,落下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高掛酷熱毒辣的太陽與待在幽地時一樣,依舊無情地照耀每個地方,包刮那個落腳在一堆斷涯殘壁中的高樓大廈──WICKED總部。

 

凝視著不受大腦控制而發顫的手,原本青色的血管慢慢浮上手臂且逐漸染黑,Newt曉得這絕對不是一個很好的徵兆。

 

Newt獨自一人坐在Gally他們這些反抗軍中心的頂樓,抬起眼就能望見好比迷宮幽地高聳的城牆,更加高峻挺拔的大樓。

 

曾以為幽地就是全世界,因此幽地鬥士們認份的在那兒被圍繞住的柵欄裡工作、生活、打鬧、受傷、殘死,直到Thomas來到,打破了他們種種不可理喻的公約。

 

以前的他從沒想過,那可笑冰冷的牆壁外頭的世界,有杳無人機的荒漠焦土,甚至還有高樓林立、生活機能方便的大城市──最後之城。

 

能如此大開眼界,或許也不枉他經歷焦土的試煉後,離開Right Arm安排好的安全區,賠上自己的命也要義無反顧,來見那個極度思念的人。

 

就像Thomas之於Teresa的依賴與情誼,他之於Minho也是如此。

 

左胸口這顆仍舊跳動的心臟,他希望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裡,可以為Minho而活,現在他生存的原因,就只是單單為了將MinhoWICKED拯救出來。

 

為此他跟Thomas大吵一架,更正確的說法,是他單方面發了好大一個脾氣,嚇傻了在場的所有人,連Newt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他的脾氣算是僅次於Frypan的溫和及冷靜。

 

可是,看見ThomasTeresa再次相遇變得畏畏縮縮,當初揚言不管如何都要帶回Minho的氣魄都煙消雲散,Newt沒由來心煩,他明白自己繼續暴露在危險的空氣中,高度傳染的病毒,對於不是免疫者的自己,完全轉化成狂客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忽然,聽見了很輕很輕的腳步聲,Newt察覺到身後有人到來,聰明如他自然曉得來的人,就是方才算是被自己半遷怒大罵的人。

 

I'm so sorry,Tommy……」Newt將仰望大城市的目光收回,左手偷偷捲下外套袖口,想要蓋住爬上白皙肌膚的黑色血管,但機靈的Thomas早也注意到Newt的小動作。

 

Thomas搖了搖頭:「It doesn't matter, bro.

 

Newt回過頭與身後的Thomas對望:「應該隱埋不了了吧?」他再次掀開外套的右手袖口,那象徵感染的症狀映入Thomas眼簾,見狀他的眉頭皺得更緊。

 

「在Winston感染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不是所有人都是免疫者。」Newt慘澹的笑了笑,默默的將外套袖子拉回:「你還記得我以前說過,我不適合當領導者,適合帶領大家前進的是你,Tommy。」

 

Thomas沉默不語,只是安靜的頷首。

 

Newt視線收了回來,駐足於眼前這一大片彷彿被WICKED大堡無情轟炸過的斷崖殘壁:「雖然我在幽地是副領導,但那都是Alby給曾經失去活下意志的我一點點後路。」

 

What?」Thomas有些不明所以Newt的話。

 

「以前的我曾經跟Minho一樣是個Runner,那是一個優秀的幽地鬥士才能擔任的職務。」Newt注視著主動於自己身旁坐下的Thomas說道,交會的眼神默契的告訴他“你懂得”。

 

「是在我在迷宮第一次遇到鬼火獸,那可怕的怪物吃掉一個幽地鬥士的那天,我回到幽地後爬到瞭望台上,想著從那個高度跳下來,就算不能摔死,至少也可以不用再當個Runner。」Newt深深吸了一口氣,靜默了半刻,似乎需要再一些時間醞釀勇氣,好讓這個被死守住的秘密公諸於世:「帶著這樣瞎卡頭想法的我,縱身而躍,但如你所見我沒死成,只單單摔斷了一條腿。」

 

Newt伸手撫摸不時隱隱作痛的右腿,露出一抹艱澀的苦笑,Thomas眉頭不自覺更加湊近。

 

Tommy你知道嗎?第一時間發現我,趕緊為我急救的不是別人,就是Minho。」Newt彷彿看見當時Minho一面咒罵一面為自己心肺復甦急救,意識朦朧卻又能清楚看見他泫然欲泣的表情,不禁陰鬱了一張好看的面容,Newt再次回頭望向Thomas說道:「強迫這懦弱又膽小的遜客活下來,給予這遜客第二次的生命,都是Minho。」

 

Minho就是Newt的全部,這話不用說出口,Thomas也能曉得,他們倆堅不可摧的羈絆。

 

因此,當他們假扮警衛義無反顧衝進WICKED總部,著實的大鬧了一場,於千鈞一髮之際,Minho無意間幫助了他們倆人,NewtThomas一步飛奔上去,緊緊摟住了那個臉頰削瘦,不曉得在WICKED總部被做了什麼人體試驗的Minho

 

Newt真切感受到令人安心的炙熱溫度,彷彿能透過布料跟著血液一同流向跳動的心臟。

 

Minho啊…Minho……」“我想你”的話語,最終還是隱沒於舌後,沒說出口。

 

不只埋頭於自己頸肩上的Newt,連Thomas也淚眼汪汪的飛撲而來,Minho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HeyHeyWhat the hell are you guys doing?」

 

Minho,幸好你沒事。」Thomas奮力的拍了拍Minho依舊健壯的後背,稍稍鬆了一口氣說。

 

沒多久Janson領著一群黑衣警衛再次出現他們面前,Minho才緩過神,推開死死摟住他的兩人:「看來想問問你們細節,只能晚點再好好告訴我。」

 

Minho飛毛腿的習性讓他總是站在所有人前面,Thomas看了一眼Minho的背影,偷偷瞥了身旁比剛進總部時又虛弱不少的Newt一眼,他或多或少能理解些Newt的想法與作為──雖然大半部的都只是自我滿足罷了

 

他們勉強從戒備森嚴的WICKED總部死裡逃生,伴著反抗軍的叛亂與無差別攻擊,爆炸聲與槍擊聲此起彼落,四處竄起的火舌將夜晚照亮的猶如白晝。

 

儘管躲藏處後頭是WICKED與反抗軍互相雙方正對峙,Minho根本無心理會,他在意的是Newt白皙肌膚爬滿黑色的血管,嘴角漸漸流出墨色的血液,誰都曉得這是一個遭到不行的情況:「誰能告訴我,這瞎卡頭情況是怎麼回事?」

 

Thomas與之後趁亂與他們匯合的Gally,兩人面面相覷,沒人有勇氣回答怒火中燒的Minho,仿若又是那個在幽地中脾氣暴躁的飛毛腿小隊長。

 

What the fuck!到底是……」Minho急躁的怒吼,硬生生教Newt伸手拽住他臂膀而打斷。

 

MinMinho…咳咳咳……」隨著劇烈的咳嗽,墨黑色的血液更是飛濺而出,Minho勉強按奈下焦急的情緒,等待他繼續說下去:「……是我、是我執意要跟來,不要怪他們。」

 

「你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可笑的鬼樣子嗎?」雖然是不好聽的話,卻與他驚慌失措的神情成了強烈的對比,Newt不禁輕扯了一邊唇角笑了笑。

 

凝視眼前朝思暮想的臉龐,Newt收起了笑顏,百般正色的說:「丟下我吧!」

 

「不可能。」Minho不假思索的反駁。

 

「把我丟下!!!」倏忽,簡短的嗚咽一聲,Newt牢牢抓住Minho手臂的手,指甲深陷入其中,泛白的指甲彷彿把病毒入侵的痛苦以這種方式告訴他人,極具侵略性浮現的黑色血管,不知不覺已攀上頸項,他咬緊牙關不願漏出半點苦痛的呻吟,唯有“忍耐”這件事情是Newt不輸任何人。

 

Brenda有解藥!只要跟Brenda匯合就可以拿到解藥。」Thomas一句話十足吸引了Minho的目光,總算是肯回過頭望向他,Thomas堅毅且真摯的說道:「Minho只有你做得到,因為你腳程是我們裡面最快的。」

 

聽聞Thomas的提議,Minho再次看向面前緊閉雙眼,呼吸變得十分紊亂的Newt,他眉宇緊皺。

 

HeyHeyNewt!」Minho輕拍了拍Newt的臉頰呼喚,見他微微睜開眼眸給予回應,Minho語氣有著平常不易見的慌亂:「你一定要撐住,答應我!好嗎?好嗎?」

 

「嗯……」

 

聽聞Newt虛弱的回應,Minho下定決心站起身,見狀,熟知如何從最後之城返回反抗軍營路線的Gally說句“我也跟去”,一同起身,徐徐走至Minho身邊。

 

離去前Minho念念不忘的再次回頭,與半瞇著眼斜睨自己的Newt眼神交會,即使他身體已被閃焰症病毒侵蝕,他棕色的眼眸散發的眼波,仍是如潺潺溪流般清澈明亮,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任何人都清楚Newt現在如風中殘燭般的危及,Minho再次強調“我很快就回來”,便頭也不回的衝進一片混亂的戰場。

 

瀰漫不散的煙硝,MinhoGally最後的身影隱沒於濃煙深處,直到再也看不清,Newt且不適的咳了好幾聲且收回了視線。

 

Newt,你還站得起來嗎?」Thomas避免被敵人發現,彎低了身子,小跑步來到攤坐於地的Newt身邊。

 

Newt伸手往後想抓個東西支撐身體重量,偏偏滑了手,一絲力氣都使不上,Thomas趕緊拉過他左手繞過自己後頸,一手抱著他纖細不長肉的腰際,奮力將Newt從地上拉起。

 

Thomas笨重拖行著前進的Newt,嘆了一聲幾不可聞的氣息,Newt比誰都清楚自己身體的變化,他已經快抵抗不了病毒的侵略,甚至開始產生幻覺,還有跟那些可笑的狂客一樣對於“人類”的渴望。

 

Newt勉強用僅剩的一絲理性,全力推開Thomas,而自己也因後作用力,往反方向跌坐一地。

 

炙熱的紅色火種在夜空中飛散,原是最安全的最後之城,也淪陷於烽火之中。

 

閉上眼,冰冷的水泥地板,彷彿變成柔軟芬芳的青草地,而那些槍砲彈火的轟炸聲,彷彿是變成那群幽地鬥士的嬉鬧笑聲。

 

「瞎卡頭!!!」Minho憤怒的咆哮,傳入Newt耳裡,但他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給予回應。

 

無法告訴Minho,再次與他見面真的很開心;無法告訴他,很抱歉用了可笑至極的一把刀子插入自己胸膛;無法告訴他,我很愛你,但再也無法愛你

 

原本應陪伴NewtThomas早已不見蹤影,但現在Minho根本也顧不上太多,他飛快的在Newt身旁重重的跪下,想為他急救,猶如那一年在迷宮幽地發現昏迷的Newt

 

但當Minho雙手交疊放至Newt胸前,卻絲毫感受不到那顆心臟應有的律動,彷彿早已驟然停止,再也無法跳動。

 

──END──

 

 

 

《後記》

 

這篇文章我足足寫了一個星期,就在我於電影首周上映的周末看完之後,偷用上班時間默默地寫出來。雖然是電影延伸,但我還是喜歡小說Minho火爆嘴賤的個性,所以還是有稍稍修改。

 

標題“Cardiac Arrest”就是心臟驟停的意思,想琢磨於心臟跳動,但我詞窮沒有寫得很好,請大大們見諒。

 

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十足感受到球導對Minewt粉的照顧(?),但美麗的天使跟著小說一樣離開了大家,而且最催淚的信,我好希望他也有給Minho一封,腦補成Minho擅自打開項鍊,有一封信是給他,一封給Thomas,然後MinhoNewt將名字刻在石碑上,就像ThomasTeresa刻上一樣,腦補結束(?),如果可以再努力看能不能再延伸,但機率不大就是。

 

但其實我也好想嘗試寫Minewt的甜文,但這一對苦命鴛鴦讓我根本寫不出來啊!而且這種衍伸刀子,莫名寫了4500+,我其實最近都不怎麼寫文了,結果還是唰的寫了一堆QAQ誰能給我Minewt甜文靈感?(嘶吼)

 

等了這麼久的《死亡解藥》評價有好有壞,但在我這腦殘粉裡面都是好的(?),雖然很多沒交代,但我眼裡只要有ThomasNewtMinho就夠了(#),想到日後DylanThomasKihong名字很難兜在一塊兒,還是難免會落寞。五年的陪伴,大家都有了成長,希望之後還能在其他電影看到他們合作。

 

後記其實有好多電影感想想寫,但又不知道從何寫起,我會努力趁這次Minewt魂回來時,多寫幾篇,很久沒寫歐美文,希望不會傷到大家眼睛,謝謝觀看,

最後請讓我大喊,我最愛豪湯特大三角了!!!(#)

 

下次我們用湯特見面囉!(住口)

 

   2018.02.04   1131P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mapi790220 的頭像
yamapi790220

當天使戀上浮雲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