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在大家眼裡金力燦是標準的媽媽形象,比較細心,比較會管東管西,比較會碎碎念,但金力燦實在很想為自己申明,也許自己真的有點像個老媽子雞婆,宿舍裏頭卻有一個人比自己更像老媽子。

 

 

「呀,金力燦!」從廚房傳出來一陣咆哮聲,金力燦反射性地摀住自己的耳朵,他知道真正的老媽子要出來開唸了!

 

「我不是說從冰箱拿完食物要關好門嗎?」劉永才氣沖沖地從廚房走出來,手上還拿了瓶牛奶說道:「牛奶喝完也放回冰箱,放在餐桌上退冰後會壞掉,要我講幾次?」

 

「我這杯喝完還想喝,放到冰箱又要開一次,好麻煩……」金力燦舉高自己手上的粉色馬克杯,慣性噘嘴回答。

 

「你一坐在電視面前就不會動了!那杯喝完你肯定就不會再喝了!」劉永才百般篤定的說道,金力燦心一驚,還真的被劉永才說中了!

 

「我、我一定還會再喝一杯的!」

 

「你不會。」百分之百肯定,沒有任何質疑。

 

……那至少準烘還會。」扯到一旁趴在方容國腿上的最準烘,他錯愕的彈起來。

 

「哥,你們的戰爭不要把我拖下水!」

 

不理會金力燦無謂的辯解,劉永才繼續叨唸:「還有,離開廚房不會再進來就關燈,不要浪費電!!!」

 

…………噯,劉永才,我是哥。」金力燦那嘴翹得更加老高,現在這情況根本就是輩分顛倒了!

 

「所以呢?」劉永才轉身走回廚房收拾金力燦弄得亂七八糟的慘況。

 

「所以不要對我在東唸西唸……」這句話金力燦自然是沒膽讓劉永才聽到。

 

「金力燦你真的很膽小。」方容國忍不住睨了一眼獨自咕噥的金力燦。

 

「怎麼?方容國,你不是喜歡有道德的人嗎?這個不就剛好是你的菜?」

 

「不了,他名草有主。」方容國擺擺手直接拒絕,金利燦翻了好大一個白眼,完全可媲美Warrior舞台表演可怕的神情,格外討打,方容國回頭瞥一眼努力幫金力燦善後的劉永才,如果此刻被他看到,相信金力燦絕對會吃不完兜著走。

 

金力燦乖乖喝著自己的牛奶,雖然眼睛是盯著電視螢幕,心裡卻祈禱著就算只有一天,不,幾個小時也好,別再聽見劉永才對自己唸東唸西該有多好。

 

可能上天同情可憐的金力燦,他昨晚祈求的願望,就在隔天實現了!

 

最近忙著回歸練習,半夜時分總容易鬧肚子餓,金力燦決定回宿舍前去路邊攤買個辣炒年糕、魚板、米腸、紫菜包飯來當個宵夜,反正看到食物孩子們也會衝上來分食,金力燦於是就多買了幾份。

 

不出金力燦所料,食物一拿回去,吃貨正大賢是第一個聞香靠過來,再來就是正值發育期的準烘與鐘業,方容國一回宿舍先洗澡,洗完澡出來看到大家仿佛過節氣氛聚在一起吃東西,也趕緊摻一腳,看著大家吃得很香的模樣,金力燦媽媽心態覺得特別滿足,但好像少了什麼。

 

買回來的東西幾乎都快被嗑光的時候,金力燦咬了一口魚板,才猛然察覺那份詭異感。

 

「啊!!!!!」金力燦像被雷擊中的鬼吼一聲。

 

「哥怎麼了?」文鐘業啃了一口辣炒年糕,溫和的問道。

 

「劉永才呢?」

 

「你現在才發現?」方容國突然好想為劉永才默哀,他怎會喜歡這麼後知後覺的人?

 

……嗯。」金力燦將剩下的魚板一次塞進嘴裡,且咀嚼且點頭。

 

……永才哥好可憐。」幫方容國說出心聲的是正在吃紫菜包飯的最準烘,話一出就惹來金力燦狠狠的一瞪。

 

「所以劉永才跑去哪了?」金力燦端起有些涼掉的湯,小小啜飲了一口問。

 

「明天是永才他哥哥的生日,所以他回家一趟。」回答的是搶了最準烘面前最後的一個紫菜包飯大口吃下肚的正大賢。

 

「喔!」金力燦滿不以為意隨便應了一聲,似乎也沒將劉永才沒有告訴他要回家這件事放在心上。

 

「你不在意嗎?」方容國搶走文鐘業手上那杯湯,喝了一口問。

 

「反正等一下他就會打電話來。」睡覺前總會來通晚安電話吧?

 

大夥吃完宵夜,大夥都洗完澡準備就寢,金力燦忍不住留戀的再看一次手機,沒有半通未接電話,連封訊息都沒有。

 

金力燦安慰自己,現在已經凌晨三點,劉永才也可能是練習很累,一躺下去就睡著了,所以忘記打電話給自己,不斷如此催眠自己,沒消幾秒鐘時間,金力燦也被周公招喚,沉沉的睡去。

 

隔天不用練習的日子,金力燦安穩的睡到太陽曬屁股,緩緩的睜開眼睛,第一個動作先檢查手機有沒有人打電話來,半瞇著眼看,跟昨晚睡前一樣的狀態,金力燦有些不開心的將手機丟回原來的位置。

 

金力燦有點想念每次醒來環在腰際上那份溫暖,稍稍往後躺應該還有個人可以給自己依靠,他總是比自己先醒來,雖然會壞心的叨唸“睡那麼久小心變得更笨”,但他從沒把金力燦叫醒過,總會等他自己醒來。

 

金力燦個性比較丟三落四,做什麼也都很粗枝大葉,他身後總會有一個人先罵自己一頓,在去收拾自己闖出來的慘況,沒有一次是叫金力燦自己去收拾。

 

想著想著,金力燦突然好想他好想那個每天都在自己耳邊嘮叨的劉永才。

 

金力燦懶懶得起床,這時間大概只剩方容國還沒起床,客廳早就有兩個朝氣十足的老么正在玩足球遊戲,而正大賢是一面吃著姜室長買回來的便當一面觀戰。

 

「喔!力燦哥,你醒啦?」正大賢臉頰塞滿著食物,宛如一隻松鼠,且咀嚼且問。

 

「嗯永才呢?」金力燦環顧一下四周,還是沒看見劉永才的影子。

 

「他還沒回來。」眼睛盯著電視螢幕,手忙碌的來回按壓遙控器的文鐘業回答。

 

「那他有跟你們聯絡嗎?」

 

「沒、沒有!啊啊啊啊!」最準烘簡潔的回答後,是換來淒厲的慘叫聲,金力燦不用看電視螢幕也知道他一定是輸了才會鬼吼鬼叫,無奈地搖搖頭,走進浴室盥洗去。

 

金力燦渾渾噩噩了過了一整個下午,每次總期待宿舍大門敞開的瞬間,期待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落空,第一次是姜室長從外面跟女朋友約會結束,第二次是最準烘輸了遊戲幫文鐘業、正大賢跑腿,第三次就是睡到下午才醒來的方容國,自己出門覓食後回來。

 

……幹嘛看著我?」待在玄關遠遠就能望見那個從客廳飄過來的視線,方容國用著低沉的嗓音問。

 

……沒有。」金力燦故作沒事的收回視線,繼續看電視上無聊乏味的肥皂劇。

 

……我不是劉永才。」方容國提著午餐嗯,下午茶走了過來,一屁股在金力燦隔壁的空位坐下。

 

「吵死了!」

 

就在方容國剛坐下沒多久,宿舍大門又傳來逼逼得按壓密碼的聲音,金力燦又忍不住的死命盯著門口,這次總算是讓他等到人,劉永才皺著一張臉,慢吞吞的脫掉鞋子,在用龜速緩慢走到客廳放下手中一大袋塑膠袋。

 

聞到食物的味道,正大賢從沙發上彈了起來,好奇的問:「這什麼?」

 

「我媽做的菜,叫我拿回來跟大家吃。」劉永才轉動一下肩膀,這些菜的份量可不是普通的多啊!

 

金力燦稍稍瞟了一眼劉永才,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一肚子火,什麼話也不說,直接站起身回房間,搞得劉永才一頭霧水,方容國別有意味的“哦”了一聲,劉永才盯著被金力燦關上的房門,默默地嘆了口氣,囑咐正大賢跟兩個眼睛正在發光的小孩不准偷吃,不管三個小屁孩很有默契的一同哀號,他兀自走去金力燦房間。

 

劉永才禮貌性地敲了敲門,不等金力燦回應,說了句“哥,我進去囉!”,便開了門走進來。

 

金力燦坐在電腦前,左手撐著臉,右手滑動滑鼠,顧自瀏覽網頁,不搭理那個坐在自己隔壁椅子上的劉永才,即使他明顯感受到劉永才炙熱的盯著自己的眼神。

 

「力燦哥……

 

……幹嘛?」

 

「你是不是在等我電話?」

 

……沒有。」賭氣的回答。

 

「我手機沒電,忘了帶充電器回家,所以沒辦法打電話給你對不起……」劉永才伸手覆住金力燦點按滑鼠的右手,帶著滿滿的歉意說道。

 

金力燦偷偷的看了一眼劉永才,他都帶著真摯的表情道歉了,自己在不原諒他那就是自己小心眼了,金力燦嘆了一口氣說道:「……知道了!」

 

聽見金力燦接受自己道歉,劉永才總算安心地露出瞇瞇眼笑容,傾身輕輕的吻了金力燦的臉頰一口,但這時金力燦猛然想起一件事,開始算帳。

 

「等等,如果你手機沒電,沒帶充電器我可以諒解,那為什麼你回家沒跟我說?」

 

「練習結束我趕著回去,我有跟大賢說啊!」

 

「你跟正大賢說等於跟我說嗎?那我成了什麼?」

 

「欸,哥,你不是原諒我了嗎?」

 

「奇怪,我不能反悔嗎?況且我是原諒你手機沒電沒帶充電器,並沒有原諒你沒告訴我要回家這件事情,你!給我交代清楚,不然你今晚休想進我房間!」沒有換口氣完美的連環珠炮轟炸劉永才的耳朵,劉永才覺得金力燦完全可以媲美最準烘LTE式的RAP

 

…………」劉永才完全無言以對。

 

「說!給我一個理由!」

 

劉永才覺得腦子好疼,昨晚回到家弄一弄凌晨快四點才睡,今天又一早起床幫哥哥慶生,他實在累得半死,現在金力燦又發揮他碎碎念的功力,他霍地站起身。

 

「呀,劉永才,你要去哪?」

 

……讓我睡一會兒,一個小時後叫醒我。」劉永才倒頭直接躺在金力燦柔軟的床上,死命的閉緊眼睛。

 

「呀,劉永才!!!」

 

劉永才故作沒聽見裝死,金力燦不滿的噘起嘴,狠狠瞪著躺在床上的屍體,見他沒有要理自己的意思,金力燦不滿的轉身繼續玩自己的電腦,腦袋開始盤旋一個小時後要怎麼逼問這個自稱是B.A.P大腦的劉永才之各種方法。

 

 

 

──END──

 

 

《後記》

非常好,我在湊ALL燦文,現在只剩一篇賢燦,剩下我都寫過了XDDD

 

原本以為最難寫的會是才燦,沒想到我就這麼的寫出來了XDD主要是洗澡的時候在想題材就想到某篇訪問,劉永才自稱自己是團內的媽媽,只有他自己這麼認為,又想起TA-DAH,每次金力燦提出計畫都會被劉永才唸,所以就寫出這麼一篇了XDDD

 

結局我寫得很模稜兩可,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受到背後的寓意(#

雖然標題下的“嘮叨”是在指劉永才,最後也是想指其實金力燦也很嘮叨的意思他們兩個根本就是互克吧?哈哈~

 

就像有人跟我說,感覺才燦,金力燦會被吃得死死的其實那時候已經在寫了,經他這麼一說真的是這樣沒錯,哈哈~

 

好啦!就說短篇很快樂,不用擔心是坑,又能高產~賢燦有機會寫就會寫了!給我多一點靈感吧!嘿嘿~

 

   12.10.19   0934 PM

文章標籤

BAP 才燦

全站熱搜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