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老師?」身穿一襲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嚴謹的繫上領結,夏目皺起不似高中時期稚嫩的面皮兒,他在貓咪老師最可能出沒的廚房翻箱倒櫃,就為了找尋那隻總被誤認成白色小胖豬的妖怪:「喂~貓~咪~老~師~」

 

夏目步出廚房拉長了音呼喚,一面左顧右盼尋找一樓有無熟悉的身影:「老師~你在哪裡?」

 

「貴志君,在找貓咪?」塔子太太捧著剛洗好的衣物,停在不遠處詢問。

 

 

「是啊!塔子阿姨有看到他嗎?」

 

「沒有耶、早餐吃完後就不見蹤影了。」塔子太太輕輕地笑道:「會不會是出去散步了呢?」

 

夏目向塔子太太道謝後,眼珠子兜了兜,轉身慢慢尋回二樓,獨自呢喃:「出去散步啊?」

 

最後夏目連自己房間內的矮桌底下都仔細的巡了遍,連貓咪老師肥嘟嘟的影子都沒見著。

 

夏目挺直了身子,困惑地搔了搔頭且低聲嘟嚷:「昨天明明交代過,今天是多軌結婚的日子不能亂跑,不會一早就跑去跟中級他們喝酒了吧?」

 

「夏目!!!」一道柔和穩重的嗓音從窗外響起,夏目趕緊快步走至窗邊,望見一同穿著正式服裝,臉上漾起淡淡笑靨的田沼要朝自己揮了揮手。

 

夏目推開窗子有些困擾的說:「田沼,我找不到貓咪老師。」

 

「但時間快到了!再拖延下去會遲到的。」

 

夏目猶豫了半晌,不願在多軌最重要的日子遲到,放棄帶上多軌最愛的貓咪老師,隨手拿起幾個簡單的物品放入隨身包,向塔子太太報告一聲後出門,大步大步朝於門口等候多時的田沼跑了過去。

 

「抱歉,久等了!」

 

「不會,別放心上。」田沼且說且朝夏目伸出偌大的手掌:「我們走吧!」

 

夏目盯著田沼攤平的手掌良久,田沼看得出他的躊躇,不讓夏目有多餘的時間思考,兀自牽起他的手,自然換來夏目特有的驚呼聲抗議著他的霸道。

 

即便如此,田沼笑笑地不以為意,他目光餘角早已看見夏目因害羞而通紅的耳根子,看來人家說“身體總是最誠實”的話兒,於夏目身上可以得到最確切的驗證。

 

夏目自然沒有甩開田沼不牢固的手,掌心傳來另一個熾熱的溫度,讓人貪戀,夏目不經意地悄悄反握。

 

這些細微到難以察覺的動作,沒能逃過臥趴於藤原家屋頂──夏目方才找尋許久──斑的眼底。

 

直到兩人消失於街口轉角,斑才慵懶的坐挺了身子,盤算著是否該去八原森林,,找找那群妖怪發洩一下悶在胸口的煩躁情緒。

 

乍時,一股嗆鼻薰人的菸草味直直噴灑在斑的臉上,讓嗅覺一向敏銳的他,不甚開心的揪緊五官。

 

「呦、斑,你幹嘛一臉快把人吃了的可怕模樣?」最後不忘咯咯的笑了幾聲,好確信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是來落井下石。

 

「丙,若是來笑話我,趁我還沒想吃人的時候快走。」斑斜睨了在自己身旁毫不客氣,一屁股坐下的丙,壓抑著隨時都可能傾洩而出的怒火道。

 

「矮額~你這副快吃人的模樣,的確不能讓夏目看見呢!」丙沒有半點畏懼,伸長手輕撫上斑如雪白柔順的獸毛。

 

斑詫異神情轉瞬即逝,消失在他眼底深處,哼了大大的鼻息,憋扭的撇開了頭,不忘咋舌表示不滿。

 

「剛剛夏目不就在找你,自己不出現還生悶氣做什麼呢你?」

 

一向伶牙俐齒的斑一時間語塞,反駁不了半句話,沉默半晌,才鐵青著一張毫無生氣的面容問:「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就在?」

 

丙笑笑不予正面回應,一副看好戲的口吻說:「我想看看夏目跟那個叫田沼的小鬼互動,會讓你有什麼反應?」

 

斑半瞇著黃橙色的眼珠子,狠狠掃了丙全身好幾次,瞧她不痛不癢自在地抽著煙管,斑最後還是繳械投降,他不是一個喜歡將煩惱傾訴讓別人知道,然而,丙是他長久認識以來,算是心腹之交的一位朋友。

 

斑重重的盱了一口氣,幽然的對著空氣喃喃說道:「如果現在要劃分清楚,似乎慢了吧?」

 

丙隨著呼吸的頻率,把乳白色的煙霧吐出,不是很明白斑隨口問問的話:「劃分什麼?」

 

斑昂首望向一片如水洗過清澈無痕的穹蒼回答:「……人類與妖怪。」

 

聰明如丙,她怎會沒察覺到總是冷漠看待人類,甚至極度厭惡人類的斑,在遇見溫柔的夏目後,他也會溫柔的對待一個人,也學會怎麼去愛一個人了吧?

 

丙隨著斑的目光望去,低聲的咕噥:「你…產生了感情了,對吧?」

 

斑一語不發,頓時憶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兒,那是夏目剛搬到這個小鎮生活,數以百計的中小型妖怪不是來找夏目討回被玲子奪走的名字,就是想霸佔夏目的妖力與其擁有的友人帳。

 

偏偏夏目這個爛好人心腸,對於妖怪的委託總不會推辭,老淌了不少渾水,要不是自己出手相救,他估計那條小命也活不到現在大學畢業工作,但這些也都是題外話。

 

看在夏目這個性上,一個妖怪心懷不軌假要回名字接近夏目,企圖以夏目作為誘餌參加妖怪盛典,讓所有妖怪吃了他,進而坐享漁翁之利,佔有友人帳,而斑識破了妖怪的詭計,適時出面阻止夏目。

 

而那名妖怪對斑說了一句話,直到現在仍時不時縈繞在斑耳畔,揮之不散

 

 

“斑,難不成你對人類產生感情了?真是可恥。”

 

 

斑聽得出來,這妖怪話裡充滿著濃濃的鄙夷及嘲諷。

 

如果沒認識夏目玲子、如果沒成為玲子之孫──夏目貴志的保鑣、如果沒有跟人類有這麼多交集,或許自己也跟那名妖怪一樣,對於“人類”這種低等生物,依舊嗤之以鼻。

 

然而,當時強烈的否認的話,梗在喉頭說不出口,斑只能大聲嘶吼對方閉嘴,來掩飾被一語說中而浮動的情緒。

 

 

人類與妖怪,原本就是殊途,若不曾彼此接觸過,又怎麼會產生留戀?

 

人的一生會遇見許多人,與只相遇一次便銘記在心的妖怪不同。

 

 

「人類的一生在妖怪漫長的歲月中,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丙略帶哽咽的聲音拉回斑沉浸於回憶的思緒:「就算像曇花一現出現在我們生命裡,我還是不會忘記,不管是玲子,還是夏目。」

 

斑瞥了因想起玲子而感傷的丙一眼,斑早已記不得自己接觸過多少人類,除了當年封印自己的除妖人外,就數夏目玲子讓他印象深刻,或許也因此對玲子之孫,初認識便有一種說不上的情感,更不用說朝夕相處下湧現的感情。

 

斑其實明白夏目之於自己的情感為“依賴”,與夏目之於田沼的“喜歡”是迥然不同,有時候斑挺羨慕能與夏目並肩而行的田沼小鬼。

 

自己能長伴於夏目身邊不到一步的距離,看看這逗趣的人類小鬼愛管閒事而感傷,適時保護老是闖禍卻堅毅不拔的瘦弱身子。

 

但斑深刻的明白,打從一開始,自己與夏目的時間沙漏,以不同的速度悄然流逝。

 

 

明明近在咫尺,人與妖的距離卻遙不可及。

 

 

 

 

“老師最後也會對我產生感情吧?”

 

 

 

──你說呢?

 

 

 

──END──

 

 

《後記》

 

最近夏目伍開播,我也連續兩周追直播,第二集的“惡作劇之雨”完完全全戳到我心深處,所以把裏頭一些對話拿來用,第五季的第一集有田夏,所以決定讓田夏來客串,稍稍虐一下斑吧!(#

 

其實很喜歡人妖不同時空的設定,但想來想去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寫,如果這麼凌亂的一篇文可以讓大家有感覺就好,最後能陪夏目一起老去的也還是只有人類啊(斑怒#)

 

默默用快兩個小時撸出出乎意料的斑夏,有機會再跟大家見面~之前說的《進擊的巨人》完全沒有動工啊!腦中想寫得太多,但實際寫出來的東西又很少,誰可以來幫我戰勝我的懶癌啊?

 

   2016.10.15   0427 PM

文章標籤

yamapi790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